《28天》今年的清明不一样

Wednesday, April 8, 2020

0 comments

清明节就那样过去了 

今年的四月开始得有点荒凉 感觉本来情绪就难捉摸的气候脾气更坏了



现在我的世界只有家里的平方 对于难得拥有屋子的我来说

很满足很满足的常常跟孩子说 我们已经拥有豪宅了 起码在我心里是那么想的

不介意人家说我小家 见识少 也不觉得自己特别卑微

大家立场不同 我还真的还有很多需要学习的

这些日子 逼迫自己追随新闻 说是带着逼迫因为对于国际新闻兴趣欠缺

再没有兴趣都需要知道外面的世界 那种就是必须要知道而避免自己再次变成井底之蛙

世界之大变化无常 大家不就是在那么毫无预警的情况下

不断的恶性循环 突显人性的恶也表扬了人性至善

当然对于所有的一切都不待我发表任何意见 

发言权这回事如果只是止于键盘上 实际行动的意兴阑珊 

也许很多人觉得我很懦弱的选择相信我们的国家 

或许 选择不相信的失落会让心情比较好过吗


四月 看起来隔离了很多事情 相信很多情感比较丰富像我的就会有很多感怀

趁着这个时候好好的给自己内心也来场隔离 

洗涤自己内心跟念想 回想自己过去不纠结当下

先人被隔离了 为了活着的我们也持续隔离

可是每每看到很多因为违法管制令条例而被逮捕的人数

超人因为工作关系临时去开紧急会议 回来的路上顺便去购买一些食品

他说的超市人潮是我无法相信自己隔离世界的另一个世界 

不断询问 确定我们在同一个地点 同一个世界执行管制令吗

很多时候 爱的教育 爱左边 爱右边 爱这个字被泛滥使用

看到这些违法的可爱人儿 管不住自己内心 管不住自己双脚 少了自律

泛滥爱 没有节制实行爱的教育 不给予适当的惩罚 忽视了事情的严重性

这不应该归咎于我们教育理念吗

很多时候 看到那些违反 感受到执法不严

我们这些循规蹈矩守法的人 有时候看起来挺笨的

在我情绪也跟着波动的时候 看着孩子 那些未来会承接我们年龄的孩子

我愿循规蹈矩 只为了让孩子清楚明白并严谨

守规则 情理本难存 唯有遵守法规 我们才有受保障的权益

-人必自重 然后人恒重之-

今年的清明不一样 期望这个不一样会给我们带来比较好的不一样 

《28天》复制妈妈的菜式

Monday, April 6, 2020

0 comments

 管制令期间让我觉得大大收益的就是烹饪跟时间管理

感谢这段时间自己不至于醉心予烹饪 可是却认真学习简易菜式

看到脸书大家上传的美食照片 悄悄的自叹不如也实在鞭策自己应该更加努力的决心

下厨无难事 只怕我无心 

说真的 上班期间因为不削跟时间较劲 (说穿了根本不是时间的对手)

倒不觉得孩子可怜 只是生活本应该共同承担生活责任义务

孩子从小接收我的黑暗教育 对我的简单而且不断的重复的料理 毫无怨言

鸡汤 炒饭 煎鸡蛋 鸭汤 炒饭 没有煎鸭蛋 填饱肚子就好

在这段时间里才有丝丝遗憾自己竟然不会做蛋糕 糕点

这使得我的亲子活动当作没有玩面粉系列 

加上认真的去研究 结果面粉家族里面的 高筋 中间 低筋 

难不成面粉也那么市侩的阶级之分(脑袋当机中。。。)

再来就是 糯米粉 玉米粉 木薯粉(是吗) 搞不清楚的一大堆粉

完全就是外星文的看不懂 脑袋线路已经不发达还打了一大堆结

何必呢 面包机也不便宜 小美机也不便宜 那么多机器都不便宜

还是认真的搞好自己的热食好了 反正我只是想有个玩面粉的画面而已


认真的下厨 我觉得自己还是有几把刷子 只是不好意思上传脸书

在这里只当是自己烹饪的成长记录罢了

平时忙碌之于没有多少时间好好的想念妈妈的菜

这段时间 虽然天天打电话好像远洋处理 可是忽然间很想念她的菜

其实这是一种附属思念的方式 只是不知道如何表达像孩子一样

我想妈妈了 真的

后来想起来 我应该保持某些菜式 让孩子以后想念我的时候

也通过烹饪来找到我对我的思念

看来这个管制令改变了我的心态 我竟然连孩子想念的方式都预想了

我真的不是那种可以把自己活得很轻松的人


兴化米粉是孩子时期 过年才有的菜式

虽然后来每逢过年过节都有 倒是没有觉得有什么那么特别

后来因为把自己嫁掉了 妈妈会特地在我回娘家的时候

这是特定为我煮的 那句我爱吃的 从她嘴里说出来

对我来说很好听 我很喜欢听 像孩子的感觉 还真的是只有妈妈给得到

后来回家的时间变少 多数是她来我这儿 好像很久很久没有吃到这道菜

慢慢的把所有的步骤慢慢的记起来 一次一次的 

慢慢的 慢慢的 只为了接近她的味道

只是为了更加接近我对她的想念 


麻油鸡汤 麻油四溅 不断翻炒着鸡肉 呛着鼻子的麻油香

还记得妈妈说 这是一道需要抹整个厨房的鸡汤

孩子的时候觉得这道菜的姜呛鼻 是道很成熟的菜 

果然应验我自己那时候的说法 这道菜成了我现在很想念的一道料理

是孩子吃了睁大眼睛带着夸张的语气不断说好吃 很好吃

当妈的我从来都不觉得自己很差劲 倒是料理这一方面

经过这段时间 玉不琢不成器 

我倒也是一块还不错的石头 还可以烹饪出可以喂饱孩子三餐的妈妈

看着孩子吃的津津有味的小脸 

她让我看到我妈妈常看着我吃饭说

我吃饭真香 那是因为妈妈的饭菜除了暖胃

还暖了心 热了情 

复制了妈妈的菜式 延续了下一代 学会了持续爱 

《28天》网上购买食材

Saturday, April 4, 2020

0 comments

真心感谢除了在前线毫不松懈的医护人员 国家警卫团队

还有就是这些不断提供网上食材以及食物的热血人儿

不在乎她们是为了维持生计还是真心服务人民 

两者兼顾并没有冲突的情况下 我还是心怀感激

让我们可以没有后顾之忧的宅在家里响应国情当前

因为我相信这时候是人类命运共同时刻 除了携手共度 

多一句除了感谢 感恩 剩下的就交给沉默提升自我修养


大家很有默契的彼此进行消毒 网上付费彼此认同

这何尝不是互相照应的一种共识 隔着大门声音洪亮的交代跟道谢

其实互相尊重真的一点儿也不难


之后默默的收拾那些菜 花了不少时间 是因为没有赶时间的必要

抱着感恩 在这个特别艰难时刻 我们说是沉重却也轻松的活着

在收拾打理这些食材的时候 该干处理 该洗好处理

在慢慢处理的过程 也顺便厘清自己看起来好像没有什么却又带点忧虑的心情

有多少人跟我是一样的

几曾何时我以为会很向往外面的食物 出去了会很想吃什么啊 做什么啊

我是不是把自己沉淀得足够融入这个抗疫情怀里

自问自己在什么都帮不上忙的情况下 坚决安定自己也顺便鉴定孩子不出门的决心

希望吃下的每一口饭都对得起自己此生教育的责任感

不贪图享受 只为了长相厮守 为了生活的意义 而不是为了寻找意义而活着

《28天》跟自己相处

Friday, April 3, 2020

0 comments

对于我的足不出户 很多人是见怪不怪却又无法理解

大家对我的印象就是特别极端 可是我自己解读为适应环境

可以很宅好像消失那样 也可以热情话不断 

从来知道迁就不好 可是迁就环境不代表将就自己

对我来说将就也可以是讲究

 只是很多人还是打着自我的招牌却无法理解自我的意义

从来我都相信族群 愿意迁就可是止于工作合作范围

宁缺毋滥的坚定让我拥有不少愿意理解我却不需要我的随从

只有真正让我安心的才可以让我不开心的时候也不需要挂着面具陪笑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让我相信唯有不断改进才可以融入这个愿意收容人类的社会

真心感恩这段时间让我可以不用化妆备战

这么多年来都过着生活很紧凑的步调 其实不是放松不了是不放过自己

总是觉得差一点却又不愿意承认自己的完美主义

如果我承认自己的完美主义那么差一点的意识会让我活得很痛苦的

所以我很少给人看起来很轻松的一面

也许因为这样我自身散发着一种难以靠近的气息 请止步的意思

从来都不以裸妆处理 全妆处理是需要时间

而且是以不影响作息的时间 从容不迫是自我要求

只有同路人才知道 多少的从容不迫都是背后的迫切接近逼死自己的锻炼程度

这就是为什么家婆从来不觉得化妆影响了我的日常

因为从来没有因为化妆影响了任何作息的时间

家婆对我最赞赏的就是我的时间分配吧

她说只要跟我说好时间 我就会提前五分钟就等候

所以懂我的人知道需要提起让我知道 

前一个晚上就会在那边把第二天需要的东西全部准备好

也因为这样潜移默化 孩子总是可以主动的收拾打理自己的书包

几乎所有事物大小我都需要提起准备复习 这就是为什么 

我很少把自己睡好 睡得少 因为潜意识就是个紧致大师



为了活得精致 我把自己的曝露在一个很粗糙的局面

也许不是也许 我可以活得不那么累 

这是这段日子的体会 原来我从来没有好好的跟自己相处

安于现状 安逸是需要安心辅助的 

对我来说 偷来的安逸 是偶然发现的小确幸

《28天》第一度延长:四月第一天

Wednesday, April 1, 2020

0 comments

因为性格缘故 基本上好像没有印象有人敢跟我乱开玩笑

如果我不觉得好笑 或是过度的话 

开我玩笑的人基本上自己都会因为某种不安而说明是玩笑

所以我都不会记得愚人节这个日子 没有作弄人更没有被作弄的情怀

认真回头想想倒也不是噢 

只喜欢作弄我喜欢的人 可是好几次看到自己喜欢的人被作弄了

笑不出来的样子 我就开始发现开玩笑很多时候是一种伤害

那么就违背我了觉得开心的意义 所以我很严肃

除了性格还长的很严肃 好好相处就好了 
 

很多时候为了不给人扫兴 都会提起说明我不欣赏

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今天

特别希望有人告诉我说这些日子发生的都只是一个玩笑

人类从来都都不会被历史改变 而一直再历史重演

总是好了伤疤 忘了疼 就算回到原点 也许我们要再次重复一样的经历


所以今年的今天大家都很沉重 

就算大家彼此开玩笑也都选择予私下 没有那么公开在公共通讯上

毕竟 除了期待快点解除行动管制令 

其实最希望的还是把原点跟平和还给这个世界吧

坚守本分都守在家里的人类 总是带着期待却有点自欺欺人的等

说我安于现状倒不如说 除了把时间好好的过掉 

难不成跟时间较劲 我们的胜算就会比较高吗

2020的三月过的很不一样 脚步特别沉重

脚印特别明显 教训特别深刻

希望四月 您高抬贵手 手下留情



《28天》爸爸外卖

Tuesday, March 31, 2020

0 comments

我有一个很逗趣的老爸 他总是拥有天塌下来当被盖的潇洒

他的幽默风趣无厘头总是让我身边朋友很喜欢他

但是如果天下面站着的是他孩子我们 那他就如惊弓之鸟那样忧虑

我们的存在让他知道什么是界限吧

也因为他 我从来不知道自己穷 只知道他让我活得很精致

他不止挥洒青春还从不吝啬予挥霍金钱只为了给我们最好的

果然 在这个时段里 行动管制令根本就管制不住老人家那自由的灵魂

也因为他的女儿我是那种以己律人 丝毫不留恋外面的一切

也许是爱历史的关系 效力国家情怀就算被笑千遍 我还真的要说 我有

所以不断灌输孩子这个特别时刻 让她知道国家基本在发生的变化

其他的变动由不得我 从来都逼迫自己适应环境

这是对环境时好时坏最好的反击

跟闺蜜们在谈论自家老豆不听话的趴趴走 

接着回想起 想当年他不许我们出夜街

认真的想想 其实他从来没有认真的反对我跟朋友出外溜达这回事

就他对我宠溺程度 不是夸张 他把这件事原本的交给我妈妈处理

可是除了电话 加上那时候没有那么高科技 

有试过被我妈关在门外 却被我爸偷偷的放进来

连带我爸爸也被我一起生气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是因为羞愧

不知道怎么面对他 而选择生气他 反而对妈妈的怒气没有那么大

随着叛逆 记得有一次清晨五点才回到家

踮脚轻声想快速会躲进房间 结果碰到他出来上厕所

带着点尴尬的囧境 他首先开口说

难得你今天那么早 化解了尴尬 

其实我知道他一夜没睡 出来是为了亲眼看到我安全

那之后我就真的没有那么晚才回来 而且都会提早报备

因为我不像辜负他对我的信任

现在想起 我知道我是错的 有这个认知 我知道我还不错

他的幽默在面对我们姐弟俩捅出的篓子都无法发挥

现在轮到我们管制他了


可是在管制令的第十四天 他想我了 想外孙了

他带着外孙女喜欢的光饼 我喜欢的咖啡 

借着外卖带来爱 无视外面的碍

带着熟悉的摩多声 戴着口罩 来到我家 却不愿意进来 听着我不断的训话

开心的笑着 隔着大门跟孩子说话 却没有上前一步来抱孩子

他真的不是不听话 他想我们了 那么近又那么远的看一眼  

十四天 他忍下来了 二十八天考倒他了


看到很多人问 管制令后 你最想做什么

我想我爸妈了 这十四天  我们天天通话 调侃说着彼此二十分钟路程的距离

却像隔着半个地球那样的通话 感恩还有视讯


身为妈妈的我 想妈妈 想爸爸了

感恩 有父母 我就还是个孩子 还有被关爱的资格 

那是管制令限制不到的事 

《28天》学习生活本能

Monday, March 30, 2020

0 comments

这些日子其实很多妈妈很担忧孩子课业追不上的问题

所以就出现教育部建议网上教学而触动了很多父母孩子跟老师之间的囧境


以妈妈这个身份 加上孩子还小 是没有在担心课业的问题

觉得这是个好好了解并促进亲子关系最好的时期

虽然很多人都会很好奇 说好奇是客气了

很多时候是抱着怀疑的角度询问 


不管孩子年纪大小 只要在中学以下的都是特别需要关爱的孩子

平时父母忙于工作并无法认真兼顾孩子生活  所以更别说是课业了

普通的问候甚至逐渐形成的隔阂 这是个很好修补的时刻

难得一家人因为行动管制令 可并没有管制彼此家人互相关爱体贴

为什么很多父母无法好好的跟自己孩子相处而一直对功课这回事觉得烦恼呢

很多人问我跟孩子一起不闷吗

说真的 我们很忙的 不是只有忙碌玩耍而已

家里那么多家务事 三餐需要盘点 这些都是孩子平时很少接触到的实际活儿

独乐乐不如众乐乐 独唉唉不如听听孩子唉唉的声音

多好听的抱怨啊 同理心不就是那么建立的吗

这些事平时孩子也许没少干 可是绝对无法好好的干活 不是吗

加上我们从来不体贴自己的累 总是优先考虑孩子繁重的课业


对我来说 品格绝对超越课业成绩

不是说成绩不重要 只能说成绩并不一定代表品格

我反而觉得这是个好好培养孩子家庭责任品行的好时机

学会做人比学习任何课业都重要

我是真的这样认为 父母跟孩子的优质陪伴再没有说忙的藉口

当然很多父母必须在家里开会工作 

我自己也深刻体会到这个不容易 也甚至因为时间拿捏不到而焦虑

左右逢源这回事还真的是本事不是本能啊

还好孩子长大了 绝对可以赋予家庭责任 

共同承担也呼应了现在的行动管制令 应尽的责任不是天性使然

而是父母陪伴 后天培养的 

我的孩子的确不是一个天生乖巧也自动自发的孩子

她是一个绝对需要陪伴 解释 示范 引导 感受表达的孩子

所以在很多时候 我耐心也失去耐心 在重来跟抓狂之间徘徊

我的优点简单明确 就是很有耐心 我可以等 慢慢等 

一天天的培养她 洗衣 把衣服放到洗衣机的过程到洗好

收衣服折叠衣服 偶尔还是会失神的拖拉 却还是可以把任务完成

煮饭 准备狗妹妹的晚饭 普通书桌保持干净

洗碗收拾碗筷 偶尔带点偷懒 但都完成的相当到位

难得的时段里 除了给孩子说教

倒不如以实际行动的赋予孩子生活的本能


千万别被本事蒙蔽了而忘了 生而为人的本能

那才是父母赋予最重要的本事 是基本 也是根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