戴口罩 口沫不再横飞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0 comments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可是我坚信再坏更坏 


时间还是会一副老神在在的把我们带往下一步


现在脑海里的那个画面就更加明确了 那个时间先生对于我们小题大做的窃笑


去年我以为是最坏的 可是已经过去了 那时候的自己也撑过来了 


考试再升级 就代表我们要继续努力 不是努力不够 只是有时候我们必须接受辛劳当道的年代


所以我要把它(时间先生)想像得帅气一点 再讨厌还是要有脸蛋支持


有人问我说 为什么觉得它是男生不是女生 我接受不了被很漂亮的女生牵着走


异性相吸 同性相克 这是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的内心小调 好啦 就是喜欢帅哥 🆗


所以觉得(都说是想像了)就像电影里的吸血鬼都是白皙大帅哥 让人又恨又爱的 


也许我们过度放大了内心不舒服 (不爽)的快感 而忽略了身边很多需要感恩的幸运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兼顾老师跟父母这个角色


因为是老师的孩子 态度跟课业都会被无限放大而引发孩子更多的不满


在我发现出门在外有人喊我汉娜妈咪时候 脑袋从刚开始的无所适从


到意识到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而我们是因为孩子而结交的朋友 不算是朋友


直到有一天孩子跟我说她反应不过来 当人家叫她 Dayana的孩子 


(那时候我很希望自己戴着口罩)


我就会告诉孩子在安全的范围里 可以大方表明自己的孩子


甚至我们很多时候都忘了强调自己的名字 因为被身份标签了


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这全属个人接受程度 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对方是因为高冷还是没有礼貌


我也是花了很多时间才接受自己另一个身份的名字


当然也是有那种生人勿近的啦 尤其是我赶时间的时候另当别论


所以每当我询问学生家长名字的时候 有些会很自然的说我是某某妈 


甚至有遇到过几个说 很少人会叫我名字 当然如果对方介意的话就不勉强


毕竟提醒自己是谁 跟身份是不冲突的 只是我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 


(而且巧合的是 遇上了一个夫姓一样的超人)


孩子也是那样说的 


所以就让孩子是孩子 父母是父母 你是你 我是我 不清不楚就不如花点时间搞清楚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 我也不希望是老师妈妈 因为人家也是会把我放很大


大家只知道老师的孩子多么可怜 其实有老师的孩子也有难处欸


比如下课之后 你的行为举止会被无限放大 某某的妈妈是老师可是你看她


啊不然就是好像被政府委任做人类行为学调查那样问孩子 你确定你妈妈是老师吗


(那时候 她很希望戴着口罩)


后来我才发现某些领域的老师被视为爱玩 他们是不会承认你时尚 只会否定你


如果确认了你的确是教育界委任的老师 好啦 就会开始后面一连串的


做莫你妈妈那样的 老师可以这样穿? 老师可以这样那样 


端庄得体在工作时段是一个老师对自己最大的专业负责 


不需要物化但是个人喜好实在是无法讨好所有人


这一点 我非常清楚 也确信自己给了孩子足够的价值认知 无法改变的是身份


老师是我暂时还没有要改变的身份 所以想法配合尊重很重要


对于他人调侃 孩子从小就被训练 毕竟我无法时刻陪伴左右


所以有刻意提前跟她讨论有可能会因为妈妈被质疑而感受到的不安或是难堪


人言可畏 人云亦云 所以防范并应该强化的是我们的内心 


偶尔玻璃心 被扎了几次记得那时候的痛 那时候的不舒服 就应该要强大自己的想法


因为闪避不了 才要积极加强自身防范 命运这回事虽说谁也躲不了


起码日后可以踏实的告诉自己我们已经尽力了


而不是在事情发生之后 悔意绵延不只是生理上的痛 更是精神上的自我苛责


选择放过自己 把目标放在更需要我的地方 而不是放眼去不断跟着数据起落


你有考虑到你心脏的感受吗 它足够强大吗


与其不断埋怨到不住专注自己之前可能误以为自己很专注的部分 


不是假装不以为意而是那么多前线专业都抵挡不了 


戴口罩可以预防 但可惜戴口罩制止不了很多急于发表的口沫横飞


(这时候 你应该戴着口罩)


戴着口罩的确大大的抑制了我想不断说话的欲望 因为对方很多时候也听不清 


在一秒考虑拿下口罩 那索性就不说话 如果不说话会保命 也顺便消毒了很多恶言相向


公共意识跟责任提醒我们 大家都不要不觉得自己很普通 自由诚可贵 生命价无限啊


起码在愿意付诸关爱我的人 我很特别


在有效的时间里 在无法避免的疫情里 做好自己的本分 守住自己的小家庭


剩下的就交给应该负责的 我们负责我们应该负责的


之前是我任性我负责 现在是不任性 我还是负责 



公民意识再不够严谨 那么接下来就需要戴面罩了吧 


红酒鸡汤粉干 《小插曲》

Friday, January 8, 2021

2 comments

 

随着年纪慢慢增长 把自己脾气的磷角慢慢的磨钝了


超人口述 老婆就是一个爱生气的人 孩子口述 妈妈就是一个爱生气的人


的确我也错误的把最坏情绪留给最亲近的他们


这是错的 重点重复三次 


反倒是最近脾气变好了 情绪得以控制了 他们会觉得不可思议 


说是荷尔蒙出现变化 我倒是实在的觉得年纪大 火气大上火 


疫情管制期间加上现在学校假期除了安排会考班网课以外 时间上是颇有弹性的


如果没有给超人准备早餐就会出去吃早餐


隔壁桌来了四个人 很有卫生意识并主动的分开两桌


低声跟超人说 这是很好的 值得嘉许


在我们隔壁桌其中一个女生看电话的声量足以引起全咖啡店的注意


里面好几桌的人都回过头来搞得我很想直接打箭头指向她


可是她没有察觉还继续播放 间种还播发蛮不错听的歌曲


不过也确实打断了我跟超人的谈话 无法提高声量会搞得说话像呛声辩论那样

 

超人看着我老神在在的吃着面 以我以往的性格大概会狠狠的瞪过去


或是会直接说不吃了 打包带走 因为实在影响用餐氛围


可是我没有发作 抗疫情那么久 也顺便把脾气抗议掉 毕竟可以在口罩下随意暗骂脏话是很爽的


我大概是很支持戴口罩的人吧 考虑下写写口罩的好处


超人不以为然的不时看向那个女生 我说好像坐在花车乐队旁


只不过这次这架花车不小心驶入了咖啡店 


对于自己脾气消减这个问题 真的要到这个年纪才会理解到


干嘛因为一个不相干的人而影响了用餐的心情 干嘛惩罚自己


反而因为她 让大家不断的往我们那个方向进行注目礼


让我更是坚定日后出门一定要认真打扮 还好今天早上有刻意打扮下


超人早上有问说 你穿那么漂亮是要去哪里


 跟你吃早餐啊 这是婚姻维持的仪式感 起码是我的仪式 他应该要有意识的 哈哈哈哈





红酒鸡汤粉干 早上就红酒相伴了 

老板娘人好好今天给我打了颗漂亮鸡蛋 平时都是水煮蛋 

弄破了蛋黄搭配鸡汤是绝佳的口感 滋味又销魂 平时老板娘忙不敢要求多多

今天真的还不错 很多小惊喜

超人才应该乐着呢 有美女相伴 还有乐队伴奏算是声量大的小插曲吧


 得以如此热闹的用餐也不失为美事一桩 


爱书不借书 《经验之谈》

0 comments

 

我是一个很爱买书的人 看书的速度也快 不过也随性



不丢书 不卖书 却也因为地方不足而在今年必须做出把书送出的决定



还有最不客气的坚持就是不借书 因为借出去的几乎都收不回来 



爱书之人会快速阅读在你的视线范围里把书还给你



爱书之人清楚知道也许钱包少了钱没有发现 可是借出去的书本总是隐形记录着



小时候第一次接触的小说是芩凯伦的爱情



那种千遍一律的爱情偶尔为之的激情细节让十二岁的我为之着迷



那时候不知道自己会是那种包色 网购话语 全套芩凯伦都被买下了



固定的往书摊跑 小学跑到了中学 从小说到漫画 丝毫不知道爸爸在富养我



直到现在我对于孩子的书本阅读很是支持 也没有限制不看漫画 因为自己就是很爱漫画的


也许老爸自己也不知道吧 偶尔听他说到 爱看书的孩子不会变坏 其实孩子本性都是好的


变坏与否是选择 也是各人看法 感恩爸妈从来不会因为书本很贵就不给我卖


反之现在想起来其实他们也没有认真留意我看什么类型的书


就是秉持着信任 觉得毕竟愧疚的是 那时候就是新书强迫症 必须买新的 


不想借 可是后来倒是因为有不少书而跟朋友之间进行交换 后来还流行了租界书本


说到借书 那时候跟我同年龄的堂哥在外留学 (不太远就是了)


他是一个被伯父母严重宠坏的长不大的 就是那种身体会长大 成长很少的


这么光明正大的说他是因为过分被溺爱的人是不会珍惜轻易得来的东西的


大家都知道我爱书 就算是借 大致上都会还 


基本上这就是借钱容易还钱难 是一样的道理


结果伯母很不客气的一次过要求把全部芩凯伦借出去因为他要看 


虽然后来我也认真怀疑他是要追求爱情吧 顺便挥洒父母的钱财假装自己是富二代


后来还健身把自己瘦了下来这回事是有震惊到我 可是果然不辜负我对他的期望


追到手了之后就打回原形 甚至还超越之前 


(我很坏 我知道 所以不要惹我 虽然我看起来不怎么样)


问题是为什么那么多本 几乎三十本 (毕竟我还是错过蛮多的)就那么轻易被借走


那是因为老娜那时候在槟城上大学 加上那时候伯母软硬兼施的游说爸妈


让爸妈也觉得借了就还也不是什么大事 结果他们就把这件事情忘了


直到我大学期中假期回家 发现不见了 


这种感觉就像是你回家 笼子还在可是三十只狗不见了那种恐慌


一两本可能我还没有注意到 是一整套 一个架子空了那么荡 火都来了


那时候还兼顾着父母情面打了电话过去 还左顾右而言他


结果还是不被搭理的拖拉了接近快一年 不耐我有空没空的打电话烦他


伯母大概给没少给我父母话听 说情讲理这回事第一次觉得越是熟悉的人越是难讲理


好啦 终于送回来了 结果是在一个箱子里 还以为那么客气把他们包装好好的运送回来


结果打开一看 里面一片狼藉 全是书本的残骸 以前书本定制关系 很容易脱落


所以小心阅读处理是爱惜并尊重自己的书本


那时候几乎是当着伯母的面 打了电话把那个堂哥骂了狗血淋头


我们从小一起长大 就因为他是男的 让我每次都必须得让着他


就是因为他喜欢红色系列 搞得每次同年龄的我都必须选择蓝色 


这就是为什么我很多时候都看红色不顺眼 不知道多大年纪了才因为喜欢华人新年而接受红色


对人不对事 那时候我就说了 伯母是绝对要跟着他屁颠的打理他的后半辈子


不说人是非 不过跟我预估的没有很大差别 


后来也因为我第一次那么不顾及父母情面而对长辈怒言相向才发现我的边界感


自从那次之后 每每谁到我家要借书 妈妈都会很惊慌的说 请自己打电话问


而且我已经交待说 不可以 我再也不能承受那种好好的出去 尸体的回来那种愤怒跟难受


而且还要被人说小气 不过是几本书而已 


后来那一箱子被称为尸体的书本残骸全被丢掉 不完整的保留也没有意思


我知道我爸爸尝试过要把他们粘贴回去 可是已经到了无法辨认 


因为那个堂哥已经把部分的弄丢了 刻意与否很多时候是不在意


其实我不讨厌他 直到现在回想种种也是提醒我溺爱是多么可怕的圈养


太把自己当人 不把别人当人就是那种感觉 


再来就是有在办公室有留着几本在不想工作时打发时间的书


结果就被借了 数量不多 不觉得会被破坏可是认真的被遗忘


后来在书店再一次把它们买回来之后 还好我不是那种视钱如命的人 再来就是喜欢拥有的感觉


花时间去追讨回书的时间已经足够我阅读好多本书的时间 


说也奇怪 如果真的不记得还书 那么应该会继续借啊 可是同样的人就再也没有跟我借过书了


不至于罪大恶极 起码也算是省心想藉口去拒绝 


其实很多时候花时间找借口 很多白目的人还是看不出来的一副 你就是方便我可以等


其实就是直接说明 我是不借书的 不借钱的 就是那样 划清边界 


勉强是没有幸福的 跨界是会被枪杀的 如果对方愿意冒险 又何苦为难自己给他颜面呢


心情感想更确定了书不需要借 爱书之人借书不是这样的模式


我也会跟人借书 前提是那个人是同事因为天天见面有压力


再来就是会询问 而且不隔夜 就是当天借了看 看了还 啊不然就是自己去买


最怕听到人家说 你的书啊 我还没有看的 最近真的很忙啊 等我看完下还你啊 


看别人书有压力 看自己的书 多了分自在 


为什么今天忽然间想写这往事 是因为爸妈把娘家剩下的书打包好好的


小叮当 小甜甜 乱马 张小娴 一些旧书那么好好的交回来给我


(孩子还可以看着我的书 看着我偶尔顽皮留下的笔画而觉得很新奇)


提醒了我当年的不留情面 提醒了我 他们用他们理解的方式包容我


虽然我脾气坏 可是偷偷听到他们说 我从来不舍得跟他们大声


那大概是人生少数的一次吧 


认真回想 如果再来一次 我会不会好言相向呢 


其实我一直都很后悔没有把他狠狠的揍一顿 哈哈哈哈哈!


(虽然他是一米八的胖小子 )

往面挡去《重新体验》

Thursday, January 7, 2021

0 comments

 

老爸跟老妈子之2018年最后一天遇上失心疯外劳把小小咖啡屋翻转了一趟


把大家的魂魄都吓飞了不少 有幸归体那一天的脚步都觉得很浮沉


那一天的画面真的还是很立体的


2019平淡却又低迷的度过了那小面档 那一年家里事多 开心的事就真的特别少


那种少就是怎么回忆都没有存在感 却还是一起打瞌睡不愿意回家的彼此碍着


只为了2020第一天凌晨十二点的跨年 


那时候心底默默的说了声今年再不要这样过了


这一次老天真的老实记录着并实现了 说没有定点心理压力是假的


2020十一月突如其来的宣布学校关闭 意味着开始网课


网课不难 难的是自律 其实很多孩子不是不爱上课 可是因为家里环境太过于舒适


加上父母接手了老师们很大程度上的课业辅助 这点我最清楚


我实属边缘人 是老师也是妈妈的身份 


地方老鼠多 茫茫大海漂亮海底生物多垃圾也不少


时刻提醒警惕自己不要与鼠为患 自律是提升内在自我的核心


自律是我每次上课前 像主祷文那样的千遍一律  


酷劲不是一味占据着父母幸苦还钱的data在那边天花乱坠只为了点名 


孩子们 醒醒吧 


每次写着写着就离题 网课制度在我国是有待加强的 毕竟我还是拿着官家薪水


转话题跑去说 我爸妈在十月份的时候被迫搬迁


没有想到我忽然间很兴奋 感觉好像有事做 其实我应该属牛不应该只是金牛


有点无所事事的无所发挥 每天就是足不出户的面对着自己的网课 还有孩子的网课


还有就是面对两餐的较劲 加上本人又有点较真的在要孩子吃的营养又美味


最后还是举旗把一部分的美味交给了外卖 自我催眠养分这回事取之泰然吧


腾出来的时间就是研究最快速有效的分发跟批改课业 感恩这个时代视频的确提升了学习


好坏各半 今天只想强调多点好处 其实自己本身科技白痴 不可耻可是却也不光荣


是啦 我的确是那种需要重复看很多遍才可以稍微摸出点什么来的人 


都说了 每次看到人家眼里都透露出原来你很笨 需要被依靠的那种优越感


如果让对方优越可以让我学习到应该取得的 觉得没有什么 


毕竟对方开心之余还把经验顺便交代了 这是YouTube还无法交给你


我可取之处就是学以致用 把学到的重复用 起码现在学生作业批改不需要特地麻烦父母特地前往


这个是时候我们要相信科技可以帮助我们解决问题 而不是一味的为难老师无法批改作业


字体问题 我既是娘又是老师 就有赖父母一旁指点 剩下来真的必须仰赖老师的课业专精


短短两个月 爸妈从生意不济的店面打击


也狠狠的打击了老妈一直以来引以为傲的个人老字号 


感恩超人孩子劳力相待 毕竟搬面摊跟搬家虽然有点不一样 可是麻烦二字是很让人抓狂的


加上年纪大 意见多 两个百岁老人家争吵不断是平常事 这点我很早就平常心对待


还好对于父母 我是那种很有耐心的 终于赶在圣诞前进行第二轮搬面档


而我也从新安排时间 上课之余周末就往面摊帮忙


说不上来 小时候最讨厌的地方 现在竟然是我最喜欢流连的地方


我相信跟我爸妈一样这一辈子都舍不得离开咖啡店吧


这是生活流动最好听的热闹 那是人情的味道 2020年末给父母带来最好的礼物


就是让他们重新投入生活 打消早点退休 自供自给的 给自己年老的生活带来一股自重


我承受很多声音 那就是你为什么不给父母退休


父母打拼一辈子 在年轻时候养育我们付出了自由自在全部都应该还给他们了


只是为了他们年纪大把他们对待家中看孩子 对我来说不是大材小用


是剥夺了他们跟社会的交流 久了他们会误会自己真的跟社会脱节了


我爸妈一贯的上着班 赚着钱 我也不畏惧他人目光 也不会很振奋有词的说不是为了钱


钱是生活最重要的工具 是让我们活着舒适的通行证 不爱钱岂不是跟自己过不去吗


我喜欢一家人为了同个目标的劳动 客人稍减退之后的八卦


以前脸皮很薄的我觉得当跑腿有失身份 当了妈妈之后才知道根本不关身份事


是自尊心作祟 甚至还有点玻璃材质 说穿了 看不起自己的就是自己


现在大方的穿梭在爸妈的小小面档 那种踏实感反而让顾客觉得除了好吃 服务很重要


加上本人秀色可餐 真的很敢讲 尤其口罩护身脸皮都磨厚了 哈哈哈


回头看着爸妈忙活了一个早上 少不了两个互耍花枪 跟老顾客们闲话家常 八卦谈笑


很多老顾客也是看着我大 我看着他们老 人与人的情感交流不过就是这样简单而已


现在最常听到的不过是老顾客对着孩子说


那时候你妈妈才你这么大而已 或是你真好还会愿意来帮忙 


除了帮父母的小忙 其实我更感谢的是他们的无所畏惧 目标坚定的不做人家眼里的老人家


让我有处得以流连 让有点不知所措的灵魂找到依靠

直到现在我们还是很常一起午餐 就在自己的面档 虽然不是自己的咖啡店 


爸妈给了我最高级实在的归属感 也许有那么一天 


当我退休的时候 在孩子大了寻找自我去了 


开一间咖啡店交朋结友的安享晚年 


美食开启2021

Wednesday, January 6, 2021

0 comments


果然我还是一如既往的以美食当新年的快乐祝福


感恩时代进步 不止不出门能知天下事 不出门也能喂饱肚子


所有东西都是从生到熟悉 跟食物一样 只是我们外卖到变熟客


现在生意难做竞争力十足 没有少一分机会 只有多一份努力


除了连锁快餐店 还有一些居家外卖熟食 只要清楚了解下单需求


可以送到家门口的绝对是现在首要考量 很多需要面交的 再爱都要割舍


因为老娜蛮懒的 回来一直要像忍者般火速洗澡这回事真的蛮累的


有时候一天下来洗了四五次澡 才刚开始留长发的我可不想那么快把头顶洗秃啊


从2020到2021那一天那一年 都过去了 还那么深刻 而且这个不是了断


而是大家都必须做好的绵延不断 


缘起缘灭全看造化 而这些都不是我们凡夫俗子说了算


人算不如天算 计划赶不上变化


 对于华丽的崇向跟迷恋有了不经意的改变对待


虽然大家嘴上都嚷嚷着 哪儿都不能去 只能呆在家里


我们还真的是娘家夫家从元旦庆祝到新年 少了刻意打扮的绚丽却有着暖而有情的仪式感


一向来都不是开趴高手的我 把大家喂饱补充零食货舱酒水无限量供应


很多时候都是在第二天的时候才发现 吃了那么多吗 开了那么多瓶酒吗


虽然是疫情时刻 其实超人跟我家人还蛮常往我这里钻的 基本上家里是随时候命


零食冰激凌汽水感觉家里天天是过年 哈哈哈


对 在下就是那种微醺的时候会把家里仓库开了 很有慈善家的风范可是没有慈善家的雄厚财力


(果然极端性格处处显着 生气的时候也是火力全开 酒品人品都麻麻就是了)


还有美女在下说笑搞气氛 大人小孩抛开彼此不满 难得共聚就得共情


简单来说就是那种不甘愿守着那所谓安静度过 高尚情怀还真的是需要强大的内心戏处理


人多热闹加上脑里一早设定过节模式 没有太多的铺陈却有着明显的刻意


感恩自己没有多加考虑的及时邀约 大家随性的出席闲话本来就家


一向来很重视家人之间的相处 说真的 见不上一面的忙碌大家都明白是不想见面的藉口


想见的一定见得到 同理心让我也正式重新审视自重这回事


爱护你的必定看重你 也许约会时间不对 但是有没有约见下次的意愿是骗不了人的


其实没有所谓的对不对 或是玻璃心作祟 


2020教会我一件事 就是起码我努力争取过 也许某种情分上的热情逐渐消退


接受并祝福 再见面还是一样微笑以待 hi bye 没有心里压力 我们曾经好过


现在大家各自安好 绝对是最好的


每一个年龄阶段 对于情感安置并好生对待着 是2021接手最美好的启发


 祝愿 2021 高抬贵手 挥一挥衣袖 把疫情都驱走吧


要相信2021会更好的 祝福大家 

Coffee In a Box 《那么近又那么远》

Tuesday, December 29, 2020

2 comments

 

疫情当前免不了的就是内心那股不安分


为了安抚却又按耐不住的像往较少人流的地方去


其实我本身就是对资讯这回事比较慢的 就是人家已经去过八百回了


我却会因为去了那么一回而觉得异常兴奋


其实觉得会被人留下印象不是漂亮脸蛋 再来就是疫情当下口罩跟黑眼镜是国民基本潮流


有时候觉得本身就是孩子脾性大 这就是为什么 对!我会跟自家出产的孩子打闹不停


然后又双标的不喜欢她跟人家如此打闹


说说第一次小插曲 女儿自我感觉良好的扮酷 想要模仿我的酷 却不小心总是模仿到我的冒失


回程路上发现墨镜不见 


 说穿了还是误以为把墨镜留在人家那里 幸苦大家在烈日下寻找 三点 下午三点


三点说 我做错了什么 


首先声明不是我的墨镜 是孩子的 再来就是那是外婆送的


(不是推卸责任这点 大家都看的出来吧 哈哈哈)


所以有别我一贯不愿意麻烦人家的习惯 难得麻烦


可是店家的姐姐们除了耐心跟细心还真的是很落力帮忙


(后来的后来 真的很不好意思 做错了就要认 原来是掉落在后车厢那边)


这点真的不知道如何表达感谢 只有多去几趟多喝几杯咖啡点多几片waffles以示支持


其实根本就是自己爱吃 


小姐姐们 等我 我来了。。。


为什么说那么近又那么远 因为坐落在Bintangor 民丹莪

从诗巫过去如果一路顺畅没有遇上送货的大罗里车 四十分钟安全驾驶是差不多的距离


如果你是车神就另当别论 不过安全驾驶真的很重要 老娜对于这点很罗嗦


我们这里地方小 所以对于距离这回事都很有默契的觉得再近都远的  


需要感恩的要强调


虽然不算远的距离 可却也不是那种可以到想去就去 通常都是周末


我是那种很少混cafe的人 排除环境 食物 服务态度 最重要的还是舒服自在


最特别的卖点 让大家都愿意特意前去打卡


就是它不是位于闹区 而是在路面蛮宽敞的住宅区内 打造了特色亮点


运用小型运营的货厢模式 却一点都不马虎而随处可见店家的细致用心



这杯 Signature 算是店家招牌吧

纯粹就是被外表主义俘获的我 却被入口那四面八方奇袭的多层次口感而觉得惊艳不已

花香 咖啡香 酸酸的却不阻挡咖啡香气 无法表现再专业的描述

不是那种很同化的好喝 却是一杯会让你念念不忘的再来一杯 

建议就是 一定要试试看 这是一杯很有性格却有着温和矫情的饮料

说穿了就是 爱了你就爱了 不爱。。。 点别的啦

人生就是要多尝试 每天都是摩卡latte的多无趣啊 超人把余光射向我

我就是那个无趣的人啊 真是的 要改变啊 记得啊 

真的 吃到好吃的 我的眼睛会瞪得大大的而不断点头说好

这股江湖气息就是让我不好意思泡cafe的原因

无法很幽雅秉气质的微微点头 别人是幽雅 我大概是幽灵吧 

美感这回事还是留待给美女吧 不是谦虚 我是侠女


没有什么拍照存档习惯的我 总是因为美食当前或是肚子饿而不愿意承认懒惰拍照敲角度

所以还好我不是特派记者没有那种必须要跟大众分享的责任 

完全是心情决定 所以不关自恋与否的事 全属在下很懒 

而且拿着相机在炎热午后 冰激凌应该会以溶化抗议吧

漂亮的图片跟美食介绍脸书上Instagram素质一流 

我就好好的晒太阳喝咖啡 感受这独特的咖啡气息 不想班门弄斧 

可是真的很佩服是在得以在露天形式弥漫着咖啡香气

感觉跟空气合二为一 是氧气是咖啡香气  唯独美中不足的就是下午炎热

温馨提醒妆容真的有多淡妆就可以多裸妆 毕竟汗流浃背的狼狈挺破坏美感的

其实这里让我有个新的启发 就是应该要把身材搞好 比基尼大露背这里绝对是个好地方

既然大家现在都是面面相罩的 那就别吝啬的以背为脸吧 

真心为自己这个注意开心了很久很久

露背了吗 哎 等我努力健身下吧 等我!!!


Oreo Waffle 记得一定要有冰激凌

每次去cafe都会因为强调香草冰激凌而被不同眼神扫射

人家难得会发声吗 妈妈说要据理力争啊 

想不到吧 很惭愧(馋鬼)的说 我竟然会为了吃而据理力争

也会因为吃了不好吃的而心情很低落 其实就是会生气的意思

知道自己很难搞 很难相处 不过你们真的不要担心 

因为这都是我家超人跟女儿的事 

waffle虽然是很多cafe的卖点 可是内软外脆这点我觉得是挺考究的

毕竟过于绵密松软或是酥脆度太强都会让我觉得香草冰激凌无法配合

翻白眼小姐 : 又是香草 又是冰激凌


其实我前后去了几次 毕竟不再千里之外 也需要时间配合

有时候就是想去一处是没有认识的人 安静的享受午后时光

温馨一直提醒 千万别穿的很厚重 清凉打底虽然没有沙滩

拜托可以想像力丰富一点 店家的创意创业让我好生佩服

毕竟我想像打造这个的准备也会有不同声音询问 露天欸 那么热

天气炎热不关创业的事 迷你的惬意的舒服的悠闲的

如此货厢模式创业让我也蒙起了抄袭心里 不过我绝对是干拌面食的 

我偏爱中餐 很少吃西餐 不觉得自己没气质 只是大家形象不同 



人各有志 江湖儿女的心态 跟对于美食的坚持

还是一句话 自在比自由重要 舒服比气质要强

该遵循的 该快活的 没有冲突

全凭自己 自在干杯!

2020年末祝福

Monday, December 28, 2020

0 comments


2020年末将至 今年唯一值得感谢的就是让我多了陪伴父母的时间


父母今年事业运跟着2020的每一个月份来到最底端


年龄层面上算是老人家的他们 事事亲力亲为从来不麻烦我们


所以我属狗 有着灵敏的感觉雷达讯号发射被需要 很卡通却很真实


而这一切都有着孩子陪着 让她知道生活不容易却处处都有努力活着的坚持


她年纪尚小说不上懂事 有时候因为无聊疲倦都被我很苛刻的教训


因为我希望她可以承受社会以后突如其来的巴掌 也许会受伤 却不至于爬不起来


她眼神的坚毅让我觉得心疼 可是环境每一天活生生的报告着计划赶不上变化


不觉得自己特别悲观 特别实际是我不闪避生活的方式


放松大概是我旅行时候才得以感受的 每个人手里或是心里都有着某些不得已的原则吧


我是这样对自己说的


不知道这样算不算孝顺 可是熟悉我的人都懂


父母永远是第一顺位 不敢做过多要求或是埋怨的是 超人这个伴侣非常体谅 


我们算是同类人 所以对于家人是很耗费心力 却有着那种争取出席的陪伴左右


庆幸自己不是那种拿着电话不断做心理调适只为了问父母你们好吗



整个MCO莫名坚持顺应支持政府的 呆在家里就是对前线最大的支持


我真的做到了 在短短的两个月内坚持每天打电话给爸妈


不夸张 像谈恋爱那样


我家妈子有着林黛玉的情怀 一个不小心会把情绪给击倒


可不想因为保障生命却把心里素质给硬生生的击垮了


听她发牢骚 彼此鼓励着 随时随地的电话询问 小至炸物面粉牌子都可以聊上半个小时


她总是不舍的说 我前辈子欠了她


我总是大剌剌的说 这辈子是来还她的 


我们这般奇特却强硬的母女情结 偶尔的情绪绑架阻挡不了她自己也没有发现的任性


可惜 她还是无法开心 虽然这是我每年的期许


就像我跟超人说的 不介意没有大富大贵 可是介意婚姻里没有爱情


也许这般浪漫情怀不应该来自于我


可惜 我就是那么不豁达的渴望爱情一直存在


这也是我会跟孩子说的话 不要相信爱情会贬值 亲情虽无价 爱情是婚姻品牌


结婚多年 我们像亲人一样 我们是亲人可惜我只愿意亲吻情人


所以当双鱼出现在月亮的时候 我大概就是认了


明明就是一股硬朗气概的江湖女子却无法掩饰自己内在那股小女人


如果不是因为病毒侵袭 也许我永远不会承认这一点



我们无法改编病毒 无需强调自己多么不快乐


幸运的时候多些认知体会 还可以戴着口罩自行活动 SOP还有幸遵循


共同见证2020在历史上狠狠的烙印 有着父母爱人孩子朋友平安健康


这一份共同不算是负债 


是共同承载的 是若干年后 饭后话题的共同回忆


相信大家对于2021的期望都是一样


祝福大家平安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