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温馨】父亲节快乐

Sunday, June 16, 2019

0 comments


2019好像旋风扫过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 不过今年赚的不是钱是体验跟学习

基本上 对我来说 过得比之前这些年来的充实很多很多

自己一直埋伏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面 最贱的发现是 竟然没有觉得舒适感 

这真的不是跟自己过不去是什么

虽然我还不至于过得多有挑战性 起码可以重新探索加上重整自己的生活步伐

对我自己来说 算是今年清单上的一项应该打勾的增值

今天是父亲节 虽然每年一样过 可是觉得感悟就像沙滩上的脚印那样

越走越深 不知道是体重 是肩膀 还是心理 克服是一个很揪心的过程

看着爸妈年纪变大 性格好像也变了 话变少了 眉宇变深了

见面变少了 问候简短了 笑容变微小

我知道 他们只是老了 也害怕了 

虽然很喜欢我们的陪伴 却也害怕因为我们的陪伴 而耽误了我们的生活节奏

没有时间见面 电话那头其实是不到二十分钟车程的距离

可是耳边传来的开心 却好像我们分隔两地那样远

见面的笑容远不比电话那头来的关切

其实我发现 他们只是害怕被孩子嫌弃 是因为他们开始没有自信

他们没有自信是因为我们不再需要他们

其实东方情感过于礼遇 我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不善于表达的沟通让爱模糊了 让关爱语言变含糊了

我们不是不需要他们 我们只是不想打扰他们 麻烦他们 

他们忘了我们已经长大 已经步入他们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家庭生活的我们了

我们不是不询问他们的意见 也许我们也错误的以为那就是对他们就好的决定

因为他们每次都会说 随便 你们喜欢就好 最后摆摆手作罢

我们会急切逼迫他们尝试很多新事物 只怕他们跟不少脚步

却忽略了他们内心的恐慌 我们是不是开始嫌弃他们了 

不是每个爸妈都是喜欢时代脚步这个东西的 

其实我只是没有把我内心的恐慌让出来 我怕如果老天先收掉我呢

那你们怎么办 (我知道大家又要说我想多了 哎)



其实他们的要求很简单  你不需要你不会 只需要你假装不会 假装还是很笨 

他们会很开心的觉得很受用的跟你说很多 很多

当然他们记得的就是现在的以前 

因为现在的现在真的比较少 

加上现在的生活步骤紧凑到就算见面 手机在手是打扰了相处的频率

说穿了 我们只是失去耐性 才每次见完面就觉得下次我们要多一点关爱

真的不要以下一次来美化你的心虚 

我很重视跟家人的聚会 互相调侃 找机会被爸妈叨念一下

他们会很意气风发的说 你怎么会那么傻 干嘛会那样做 

你不可以再这样了 你几岁了 你要做孩子的榜样啊 什么的

之前我都会不耐烦 不过我不会生气

可是现在我不再不耐烦 我会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爸妈

然后他们问 干嘛 

我会很无赖的笑着说 被你们的骂的感觉真好 

我妈会说当妈了还是那么疯 这不就是我保留时间的方式吗

没有下一次 真的

关爱家人最严格的把关就是

每一次的见面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不把自己刮醒 

难不成想等醒的时候 物是人非吗

爱家人 不是嘴巴说说而已

赋予实际行动 有时间就尽量陪伴左右 不一定需要昂贵的旅费

而是需要那种跟你心跳频率一样的温度 这样就够了!


祝愿全天下的爸爸  还有我孩子的超人 父亲节快乐!




【甜点回顾】假期有伴最乐

Sunday, June 9, 2019

0 comments


女生就是爱甜点 我觉得现代的女生比较幸福 

记得我小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原来我会有吃的到草莓的一天 

(是不是有不小心透露出我是愤童 好没有希望的童年 哈哈哈哈!)

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 不管我看起来再酷都还是喜欢甜的 不喜欢酸的

而且我不喜欢绿色的奇异果 偏爱黄色果肉 对于水果的酸劲是无法妥协的

回说草莓搭配甜点真的不是普通的一流 竟然可以跟巧克力做配搭 竟然没有违和感

所以咯 很多人骂我外表主义 拜托你们试想看看榴莲搭配巧克力 

我爱榴莲 爱巧克力 可是我坚持反对他们在一起 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很有妈妈的护卫感 妈妈情绪起伏是大了点 尤其是假期的时候 



加上这个假期聚会多 见了很多人 起码不再宅在自己的世界里 外面的世界真的不一样

所以就把可能不小心会变成小宅女的娜娜带出去 跟着我吃香喝辣的

可是这孩子大了不再是那种容易受摆布的孩子了

(然后我每天都在幻想用蜡笔小新妈妈的招式对付她 )

会给各种意见 会开始很有主见的闹别扭 这个假期是再考验跟磨合母女相处

这个时候我不禁觉得磨合这回事是从小到大都在进行的 

再来就是她是个草莓控 结果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原来草莓蛋糕竟然是粉红色的 why?

所以如果有草莓米饭 也是会点的意思了 放过我吧



终于有别于粉红色的甜品出现了 结果是Oreo 

我没有迷恋Oreo这件事 我自己都感到很意外 那种甜腻的感觉 真的无法消受

如果变成碎片就是不是很主角的那一种也许还可以

可是最害怕就是那种大大一颗就是很占有欲的宣战 我就是主角 来吃我吧

那要那些旁边被壮烈牺牲成碎颗粒的Oreo 情何以堪啊

所以 不好意思说有一段时间人家点什么 我为了省时间也点一样的

结果两次都点了Oreo奶昔 真的 很奶 真的很不稀 真的甜到我要shake 叫妈妈

为什么我女儿那么不懂我!!! 为什么?

不过说实在话 配角搭配冰激淋 而且一定要是香草口味的 一定要!

金牛就是那种莫名其妙对食物有强迫症 你们看到我吃东西时候很激动 

转头就好 不要报警



好啦 跟我出去个几天 起码品味有在加强中

看着她吃甜点的积极样 真的就是有伴最乐的时刻

终于知道要点了个巧克力  要不然我会碎念她 基本上甜点都是让她决定

不然在柜台点餐讨论接受不到服务员热切的眼神 会误会他爱上我 何必呢

告诉她要顾全大局  可她都是怂恿大家支持她的爱 



你们可以拉近一看 是Oreo吗 

其实那天我蛮惊讶于她的选择的 起码有别于以往的粉色系列 有待加强 记得嘉许

所以久没有特别留意那些所谓的配角 而且还是被人偷偷消灭掉

雪花冰真的是雪之后的冰 真的可以长时间都不会融掉

不然那可是很狼狈的画面啊 我是很介意桌子点点滴滴 尤其是白色桌子

因为旁边那颗巧克力雪糕已经开始融化了 

不过我觉得吃雪花冰基本上就是一个很忙碌的甜点 

可以减少没有话题的尴尬感 因为你忙着在那边处理四面八方都会滴下的危机

很多人就会觉得干嘛不要用大一点的碗

如果碗太大就会失去那种澎湃惊喜感 那是捞而不是品了 

基本上 强迫症如我就是会一直抹桌子 知道侍应生打工不容易啊 

这个假期算是超额度的甜点假期 

当然我家那个贪吃的甜点妹可是很直接的生病发烧

没有特例 习惯就好 难得放纵 假期结束 

开工愉快!



【挥别奴性】老酷决定 减少家务事

Monday, June 3, 2019

4 comments

一直以来以为有了自己的家 搬出来后一切都会不一样

那时候有维持了一段我觉得还不错的开心小日子

后来才发现 原来你已经被自己生根地固的卑微人格给限制捆绑住

每次都以为是自己被他人情绪绑架 相信我 我们都对自己太仁慈了

那时候有着很没有底气的坚毅跟自己说不要给他人看死

所以对于时间分配这回事一直以来都觉得挺得心应手的 

可是却忽略了心底真正的感受 尤其是看似简单的三人小日子 却有着三倍的家务

坚持两天抹一次地板 然后一身臭汗的看着很像卡通版的舞池地板那样发亮

难怪舞会都要穿长裙 因为会反照出内内 算是不雅照吧 (无法控制的想象)

剩下的碗碟排放 洗衣 折叠衣服 尤其不知道是不是被超人家族训练成疾的烫衣服情节

(我是那种很爱烫衣服 看到衣服齐整就会莫名觉得心情很好 却又会因为这样而抱怨的烂性格) 

接受脏话可是别污了自己的修养啊 哈哈哈哈 



那些看起来微不足道的小家务事 确实是花了我很多很多的时间

接下来就是陪伴孩子 消除没有二孩的孤独就是把我自己妈妈这个角色变成玩伴

加上本人就是那种努力避开孩子相处冲突的那种人 

所以基本上就是那种看起来很酷 私底下也是很酷 因为根本就是见不着的人

原因是我是活生生的宅女 懂我的人都知道 唯一的果断就是拒绝邀约 

好在爱我的人蛮多的 就是会自己上门来只为了确定我还活着 哈哈哈哈

现在的我才发现人生真的不要纠结在家务事上

我之前就是那种要我放弃家务事 就是会被警察上门检举的恐慌

甚至现在回想都很想认真的巴自己几个巴掌 浪费了多少人生中剩下的天数啊

实在无法面对之前不出门的原因是为了洗厕所 或是抹地板

真的是抹了的地板第二天就脏了 天生那种奴性让我自己都很唾弃

现在的我不知道算不上是很有成就 起码我觉得发掘不一样的自己比较有趣

那就是我现在把时间减少分配给家务事这一块

也不会因为没有做家事而把自己冠上脏老婆或是烂妈妈的角色

到底是对自己有多苛责啊

不得不承认 自己血液的奴性把自己的手脚都捆绑着 

这让我知道 原来真的 不放过你的 真的是你自己 

终于知道把时间留给自己这回事是有多么的重要啊

也许我没有人们眼前的成功 可是在每一天可以不用依着赶场的速度

来进行自己想要做的事 做不到的就保留也不责备自己 

看书 写文 画画 抄写 化妆 都融入了血液里面 

不再因为害怕被阻塞而无法呼吸 甚至延续暴怒的冲动

不知道开心的永远是什么 但是知道今天我才知道

安心是什么  拥有自己对目前生活节奏的掌控 

这才对得起余生的每一天 



希望我的孩子 可以继承自己的自主性 安心的按下每一个自己的决定

承当的起 好的 还有坏的 

【假日模式启动】 超人拔牙 我们吃冰

Sunday, June 2, 2019

2 comments

假期模式开启 这个假期我们真的不再是慢慢人 而是想到就去做

这个是挺难得的 其实我是那种挺宅女的 尤其是购置了自己的屋子之后

加上手头上是有点紧 加上本身就是那种膜拜现实主义

没有就认 没有就认 不觉得就那么过了三年 我三年没有出国了 真的是坚定的毅力啊

加上无法克制自己的购物魂 免得回来不是屋子被拖 是我被拖走就糟糕了

是夸张了点 可是我这副不见棺材不掉泪的性格 在可以吓的时候就真的不要有胆识

结果就投身在跟自己专业无关的领域 开发并启动不一样的自己 

好玩也需要学费的 但是我很认分的告诉自己说 我愿意

超人去拔牙 我跟娜娜就是超级无敌拉拉队 其实是不需要陪伴的

不过我们还是很有情分的力挺 而且隔壁是冰品店

(其实超人一早就看穿我们的意图 要不然每次我们都觉得时间宝贵不需要花时间等看医生)

结果牙医果然很忙 无法在预定的时间内解决之前的顾客 

拿捏这回事 心情好就是情商高 如果我赶时间的话就会觉得人人的时间都宝贵啊

不过也空出时间给超人看我们吃冰 (是多没有良心的老婆啊)


好吧 我们就去隔壁冰品店 

今天迁就孩子吃巧克力雪花冰 我一直深爱芒果口味的 可惜孩子不爱 

总是拿着巧克力热气来蒙骗她 我知道我不是个好妈妈 可是你们不可骂我

(耍无赖模式开启)

试过之后 哇! 这不是巧克力 口味比较偏向于MILO 真的

我们是活生生的马来西亚子民 美绿这回事我们很了的

搭配Oreo 说真的是没有违和感 画面本来就很和谐 

所以真的不要那么主观 不是巧克力色的就是巧克力

(店家汗颜  真的是难搞的女人)

哦! 说了那么多 真的很好吃 所以我被诱发愿意尝试店家所有不同口味的冰品

我突破了啊! 真好~  



开心吃冰搭配看似披萨的面包 很居家型的 惹味也是

很自制面包 其实就是纯手工的面包披萨 是烧烤BBQ口味的 

搭配软嫩鸡肉 意外的不是那种偏向干柴烧烤的口感 而是滑嫩的 

让我觉得很像自家随意的烘烤 当然我也知道 很多随意都是刻意下苦工的努力

可怜我家超人老公 在披萨出来前被电召去拔牙(形容词怪怪的 好像以拔牙为生那样)

结果不到二十分钟就回来 带着腼腆假装若无其事

我当然也要适时的扮演很担心的角色 帮他抹去嘴角的肉眼看不到的鲜血

爱才看得到的 哈哈哈哈哈哈 (不要炸自己的电脑啊)

看到他面露难色 我就知道麻醉药过去 他会飙脏话的 不过可惜的是 他不说脏话的

灵魂的激动无处宣泄啊他 两母女继续吃着披萨 

结果老友讯息说 她们在底楼 我们在二楼

吉米是向左转 向右转

我们是向上走 向下走 虽然是错过 不过我们算是在同个时空里

吃着冰 并且开怀着 

[SHOYO轻氧酵素分享】 那是一场关于扫毒组的概念

Friday, May 31, 2019

0 comments

对于排毒的概念 绝对跟年纪有关

虽然现在还不算老 不过已经开始从轻熟女的边缘飘过 

给自己挂上熟女 还不是很甘愿 必须再加上看起来很努力保养的酷妈

比很多人清楚自己的在打扮上的拿捏 耳边不断传来 质疑我的性别

当我打算把头毛旁边剃的跟男生差不多 是做好心理准备的 

看到我没有特别的受伤 或是特别的难过 看到人家的眼神竟然比我还要失落 比我还要难过 

好心的我很多时候有很想安慰他人的冲动 那是一份从容 我人干嘛那么好啊

过这边也要好好感谢我的女儿 她是我最好的鉴证 轻声的说 她是我亲生的

吐着烟圈说:历练还不够啊 眼界这回事太广阔了

三十岁以前 当妈以前 或是当妈才几年 跟我谈保健 不至于不屑 

那时候的想法是 还年轻 没有在怕过的 

今天的我 尤其是认真计算过区区一万多个可能剩下的日子 

保健这回事真的就不再敢掉以轻心 要不然上天会以为我是不是太坚强了 不怕死

尚且不谈生死课题 看起来多么的严肃 让我自己尚且逃避一些些

这些年来 身体大不如前 没有保健意识 因为我只有护着脸 而忘了每天陪伴我的身体机能

随着时代变迁 保健意识变成一种时尚 虽然是健康课题的包装

可是这也是实实在在的现实 现代的污染就不多说了 

最可怕的是人性的污染 把人情味这回事也污了 这点真的挺伤心的

话说回来

市面上现在成为人口脍炙的就是酵素 排毒就是扫毒 确保身体机能健康安宁




我自己也认真做了功课 选择一个最适合我的酵素

功能就不再特别提倡 

你的身体多年堆积的毒素 就像河流一样 倍受污染不是三两天的事

那是很多年 在你健康还可以嚣张的年纪被我忽略掉的事

觉得年轻说保健 是很土的事 别说看起来那是听起来都很不时尚的事

原来最土的是自己那不够开阔的思维 苦了总是自己 那是为自己选择的结果买单

对于自己的严重便秘 两三天的感冒发烧最重要还酷的让人看不出来 请假也不容易

身体的毒素跟河流一样 堆满了畸形垃圾 再不适时清理 那何时才可以看到可能的清透

给自己一个机会 把身体机能进行排毒 排毒需要时间 那么长时间的垃圾

也需要时间清理 清理之后的河流颜色跟味道还是一样的

需要大量的耐心耐性把河流慢慢的代谢掉变成清澈的河流

而且还要确保自己不会再清理的途中 不经意的丢下看起来不起眼的小垃圾

积少成多的概念不应该运用在这里

这时候自律就会变得很重要

因为  在喝酵素的同时 请顺便沥青自己的生活模式

少吃油腻的食物 就保持体内的清爽

少喝三合一咖啡 我已经认真跟阿发公公说拜拜 希望他会谅解我 虽然我爱他

(记得帮我跟他说下)

不喝酒 虽然我很怀念那种迷茫的感觉 而且也从来没有觉得酒很好喝

很多人问我 为什么舍得把这些看起来很难戒掉的东西都戒了

我不是很厉害 是因为我选择了符合价值的价格 买下保健品

那我也愿意割舍来搭配那份价值 而不是自打嘴巴的对自己的选择吹毛求疵

生活的品质 健康的品质 那是看起来多么虚渺的字眼

可是当你愿意重视并认真检视自己 监视自己的失控

那么也许远离病痛那个心理 是对自己家庭的一份安心


轻氧酵素 它绝对是最佳身体缉毒 扫毒 让体内那些蠢蠢欲动的恐怖细胞不敢为所欲为

一举歼灭 恢复身体机能的安稳 回复明亮的肌肤脸蛋 

排毒势在必行 你排毒了吗 

不一样的自己

Thursday, May 30, 2019

2 comments

忽然间很有兴致的去算了下 如果我可以活到六十七岁

那我还剩下多少日子

一万一千一百四十五 (11145)

那就是每天收一块钱都买不到香奈儿包的显现数字

对时间没有意识 毫无节制的挥霍时间 也同时挥洒掉健康 

可悲的是竟然还潇洒不起来

这些日子遇到些新朋友 大家都觉得我的心态很好

我说 那是因为你们在现在遇上了最好的我

所以我总是觉得开心跟得到的代价 你要先预算 也许那是一个你想要

却负荷不了也不可得的一个状态

快乐都是从困境中才能体现的 没有历练的过程 哪来的快乐比较


这些年认真的回头望去 好像只看到妥协而愤怒的自己

明明那么愤怒却敢怒不敢言 不管对谁都是那样的 

选择妥协并没有比较好过 只是 别人比较好过而已

最可怜的是你希望那个比较好过的人 竟然因为你的妥协过的更糟糕了

所有的极端对比我都紧紧的收藏住 那种依赖性的束缚是自己给自己的

那是一种迷恋窒息的感觉 那是跟自己过不去的节奏

以牙还牙的不服 让我自己变得失去自我 迷途而且茫然 最后都看不到前面的路

我从来都报复不了任何人 更何况是生活 结果把自己都赔了进去 

狼狈苍苍的把自己拖出来 把别人的冷水冰冻得更冷了 往自己脑门上冲

哪里跌倒 不是在哪里爬起来 是你爬起来了之后的一切并不会变得更美好

只有你自己愿意改变 只有你可以解放你自己

期待别人的怜悯 那么低级的资本 倒不如狠狠赏自己几个巴掌来的痛快


如果我还有一万多个日子 倒不如认真的为自己做不同尝试

不同年纪 不同想法 再也不会因为当时我说了打死都不会变的话

我也较真了很久 才发现你没有那么重要

真的 真正应该爱你的人 就是你自己

直到今天才知道这件事也不算迟 是吧

五月尾声小语录

Tuesday, May 28, 2019

0 comments

这段时间里听到最多的话就是你变了

其实我还是我 没有变 只是愿意发掘探索自己内心不一样的声音

其实我从来都不认为人就是那么一种可能

之前的我很宅 现在的我还是很喜欢一个人独处的感觉 

在我的眼里那是一份有质感的独处 虽然很多人解读为孤独

孤独与否其实并不重要 你眼里看的都是你心里想的 

而你愿意听的就是你觉得应该是你已经决定好的结果 双重标准这件事讨论起来没有意义

低调高调都是自我随着年纪不一样的转变 身体也许不会在长 

但是心态的处理上跟二十多岁适合的确不一样 

今年我37岁 也许73岁时候的我又会是三十岁时候我不认识的那个我

人 怎么会完全不变? 内心核心重心的随着年纪是应该要改变的

所以当人家说 你变了 我都当成是一种祝福

起码我活到这个年纪还有改变内心勇于挑战不一样 进而调整自己 

历练这回事是真的跟年纪有关 我安心接受 并虚心的活着



五月对我来说是很忙碌的一个月份 

尤其是当了妈妈以后 因为一直以来忙着两个妈妈的母亲节

让我总是没有意识到自己也是妈妈的这件事

不过由此可见我对义务这回事没有在认真的较劲着

每次妈妈们都会说 不用特地庆祝

后来也藉着今年 我觉得今年是赐予我勇气的一年

今年我的内心比较强大 不会只是一味的迎合跟秉持 你们开心就好 我的开心不重要

也许很好笑 也许你并不相信

三十六的过去 我都没有在乎自己的内心真正想要的 

都是以家人为先 这样的伟大其实只是好几个夜里的委屈跟还不一定求到全

今年的生日愿望 没有大爱 

就是希望在乎自己

可想而知 我是多么羡慕那种可以随心所欲 然后就是一句 管他的 

来稳稳的罩住自己不安的心

我的心从来没有安过 不安的感觉一直笼罩着我 

我以为牺牲就是爱 这其实是一种暴力 情绪的剥夺



孩子长大了 有自己的想法 也常常跟我意见相左 有摩擦

可惜的是 很多人因为对她挂上变了 不像小时候了

可是我清楚知道潜台词就是不乖

我不是那种温柔型的母亲 还好我是积极型的母亲

所以很多时候我跟很多妈妈说 没有人要把孩子养坏的

所以教养 台面上轻松的两个字眼

却需要消耗我们余生的每一天来磨合适应

孩子顶嘴 耍脾气 闹情绪 对我来说 是普通不过

却也是我们生而为母一辈子不离弃的教养

修养 修理整修你养育的 

孩子就像花草那养自由长大没有限制 可是为了整理城市仪容

我们就是一辈子的园丁 有勇气的修建恶枝烂叶 随时修剪

因为定期会延误了修整期 

修正孩子的当儿 我都很认真的顺便厘清自己的思维

只有我知道自己的接受程度 只有我知道不是乖孩子才被爱

是不管怎么样都要有愿意改变的动力 接受 孩子的好坏我们都爱

在努力的跟孩子磨合 顺便也磨磨自己的臭脾气

给37岁的我 也给7岁的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