顽皮的行李箱

Saturday, March 24, 2018

2 comments
好笑跟好事一定要成双(double)

下了飞机就带着雀跃的少女心(少妇加小女)往行李出口去

曼谷算有照顾老小的情谊 

会给特别通道虽然我不觉得娜娜需要特别照顾

当然超人觉得可以省下大排长龙的时间去排德士

 至于为什么我比较偏向马航是因为可以直接行李报到曼谷

没有背包客精神的我觉得还是方便为主

没有冒险精神加上娜娜出门前严重高烧药物需要谨慎处理

虽然定飞机票的时候我是没有那么厉害算到娜娜会发烧

滑稽事一定要成双

好了 我们怀着期待吃好吃的心情等着行李箱

带子转啊转的 开始盘算着到曼谷吃寿司不接地气啊

好咯 都说了出门在外要有耐心 虽然我隔壁的小妹也是耐着性子磨着等

果然 行李带上荧幕显示最后一个行李了

最后一个 虽然我再怎么饿都算着了我们应该有三个行李

来来来 手指借妈咪一下

不妙 不秒 正能量有出来调解一下 (超人在厕所小解)

果然 旁边忽然间飘来了一个很漂亮的地歏小姐说着萨瓦迪卡

加上旁边一群(真的少算也有十个人 不同肤色 也有我国)

那天我还算不错 知道事情不大不小刚刚好就是

我们的行李在马来西亚 还好没有去到远方

超人上前接洽 我家小妹开始失落 隔壁一群在怒骂我国的

真的 我不是客气 只是我的理智还没断线 

也不觉得怒骂叫嚣是可以解决问题的

曼谷机场客服人员一个字 赞 不得不说

要用不同语言安抚很多在马来西亚转机的旅人

 让我们安心回去会尽快把行李送去酒店

而且对方(其实那是我国人员一副不知道下落的回应 他们也习以为常)

接下来的就是长话短说

在我到达酒店的时候 她们已经联络酒店 让我们安心

知道不是敷衍而已 因为行李里面有孩子药物

还有最放心不下的那就是我的卸妆品

告诉超人如果晚上八点都没有消息的话 

那我就要去购入全新化妆跟护肤 不然就是不用卸妆睡觉好了

中间我们进出酒店 都很有默契的眼神询问 酒店人员都摇头很明白我们的失望

可是我们都把旅游精神演绎的很好

超人说只要有钱是没有买不到的东西

没有失去还不知道原来其实出门只需要把自己带好

孩子牵好 钱包护照戴好 其它的 还真的不需要那么操心

有了这次体验 下次真有心挑战就那么帅出门

全部买回来吧  其实我们真的带太多了

 帅气的走出机场 两手空空 多潇洒 
 
 算起来 我们十一点上午到曼谷机场

晚上十一点安全把行李送到酒店
 
 是要感谢马航 给我们看到曼谷机场服务人员是如此善待外国人

我一直警惕自己 放过他人代表放过自己

却不代表放过下一个他人

 恶性循环道德绑架符合我们的教育理念吗

爱不代表包容 不断强调包容如何在如此进步的环境下竞争

当然还是要多谢两方尽力协调才在有限的时间里
 
(是以着九十度弯腰鞠躬说谢谢) 酒店人员还以为我们是日本人
 
把行李箱原封不动的送到我们面前
 
那种是失而负得的感觉才得以稳住了飘然不定的脚步


如此折腾再潇洒 还是发烧了 是高的那一种哦

只不过这一次是老娘我

 还好是我不是她

 - 曼谷之旅七彩缤纷 - 

飞行小插曲

Friday, March 23, 2018

2 comments
去年年尾忍不住还是飞了曼谷一趟

以汇率跟消费来说 曼谷还是属于可以消化的消费

不至于是看了信用卡在那边烦恼是不是被盗刷了

我很常玩这样的戏码来欺骗灵魂

闹了很多不曾有过的闹剧不算惊魂 可是算是不错的经验

第一, 就是机舱的儿童餐 

马航飞曼谷还特地点了儿童餐给娜娜是担心会有辛辣食物她无法食用

结果 没有儿童餐不要紧

最重要的是没有不会辣的食物

超人好脾气都被消耗了 虽然机舱服务人员很有礼貌

觉得他真的情商高的说那么机舱里面的食物是不准备给孩子的咯

那个空中少爷真的很好就是保持微笑

微笑的意思大家也明白 饶了他吧

 东炎米粉是机舱觉得孩子可以食用的

这是个人感想

我频频安慰超人说他人态度很好的做解释虽然没有解决到问题

其实我内心是无法接受的

什么时候规则不再是规则 提前要求也不受理

道歉就是道歉 解决问题不需要考虑内心接受程度

是什么时候开始

皮笑肉不笑 官方对应我们明白 息事宁人我们也明白

可是没有改进这回事 当然

孩子没有那么饿  当然我们可以只是喝水

当然这是我们的选择 退一步 是要退到哪里去

算了吧 变成现在解决问题的答案

 他的优点 跟问题的盲点始终存在

我也只好跟孩子笑一笑说 我们下机找好吃的

结果下了飞机 还有一波好玩的在等着我们呢

我还是秉持规矩就是规矩 如果一直打破 说人情

那么一个微不足道的你觉得的有理

就足以推翻所有的规则法律 

不禁问我自己是不是这个社会里其中的一个帮凶啊 

然后还要笑笑跟自己说

保持正面啊(好弱)


身体碎碎念

Thursday, March 22, 2018

4 comments
其实我一直有隐退(说辞职比较没有那么帅)的打算

可是又没有跟老公伸手要钱的习惯

加上现在健康不行只好在有限的时间里继续耗下去

最近一直围绕在你还好吗 干嘛不去看医生 干嘛不去远一点看医生

搞得我只有一个莫名其妙的想法跟看法(看医生的方法)

只有远处才有好医生 那我就用生在国外的看法看回来

这里也算不近了 

呼吁本地医生给我个折扣吧 这也算是个不错的宣传

话说回来倒是想分享下脊椎疼痛的不便

很多时候看到老人家捂着腰额头冒汗那种感觉不亚于生宝宝

我的灵魂很老了这是我的顿悟 

从来只是怕死的我 没有想过会有影响行走的问题

医生说的话我有在听 之前医生的话我也听明白了

就是趁你现在还能走 就请活得像个废人的意思

犯疼痛的那一天 我什么都没有做就是躺在床上

左右直躺都不舒服 然后有人工不用按铃装少奶奶

对老公这一号超人人物呼来唤去的不见人影

妈的 如果接下来我要是允许自己这样过日子

告诉自己我还有十多年 

如果注定之后会在轮椅上过余生 那么我还倒不如先练手爬算了
 
忽然间很明白武林人士被废了武功的那种生不如死(头套拿来)
 
我是一个超级急性子的人 现在全部慢动作
 
超人应该是很开心 每次都说跟我压力大
 
都不好意思说跟动作慢的我压力也很大好吗
 
 慢下来了以后 肚子饿的声音都会听到了
 
我的世界开始慢下来了
 
不能玩健身 不能举哑铃 
 
手不能高举过头 头不能完全低下(就是嚣张再上一层楼的意思)
 
不能弯腰 可是直线慢慢蹲下 就连穿鞋子也是一个挑战了
 
所以先把鞋带绑的松一点 鞋子要买大一些 因为穿进去的时候
 
你会哗啦哗啦叫 因为腰会告诉你不行
 
不穿鞋可以穿拖鞋啊  直觉告诉我穿拖鞋就是一种妥协
 
我才不要 咬着牙穿拖鞋的时候一定会穿长裙 起码气势还在
 
穿裤子还是所谓的铅笔裤裤管很小的那种 要如何穿越
 
就像孩子学穿裤子那样往地下坐去 慢慢拉上
 
还好我教娜娜的时候很用心 自己进行的时候也不困难
 
医生说一定不可以跌倒 所以正式代替医生把高跟鞋没收起来
 
真是的以后只好多买球鞋吧 哈哈哈
 
也是时候入手平底鞋
 
开车算是最煎熬的事 把座椅拉到靠近挺直方向盘
 
生活是时候来个重整 是不习惯 可是好过当木乃伊还是会呼吸的那种
 
最最最让我很没有心情的还是 不能抱着我的娜娜
 
就像那天她告诉我说妈咪我看不到上方

弯腰像警铃响起 我不能抱起她了

最近一直跟她说麻烦你

她会帮我脱鞋 把鞋收起来

把地上东西捡起来总是很慌张怕我比她快

最近听她说很多不要紧

孩子的不要紧 胜过一句我爱你

亲子互相扶持在有限的时间里

是我用力生活的本事

去检查的时候

Sunday, March 11, 2018

6 comments
短短三个月来 今年是最常到医院报到的一年

健康亮红灯是对自我糟蹋的一种处罚 

所以就算倾尽所有的怪自己也于事无补

跟医生多见面也可以增加知识

自家笨这回事还真的不是盖的

没有当医生的本事就连把自己照顾好这事都搞砸了

蠢毕了

超人说你太多设限了把自己过得那么幸苦

其实说真的我不知道轻松过日子是怎样的

医院进出多了经验稍稍可以整理一下

那就是

女人去看医生不比男人方便是其一

男人可以坦荡荡的脱掉上衣进行检查

女人也一样可是那种心理真的就不是味了

很多医生就是抱着一副我看惯了请不要婆妈

妈的 问题是我们没有脱惯的跟被看惯啊

回想那时候生娜娜内检时那个年轻男医生说不会痛的

你这样坚硬我无法进行检查

妈的 你是生过是吗 不痛是你说了算吗

现在是连被烫到说一声哎呦都不行了是吗
 
所以到后来就算是阵痛我都忍住

护士说其实你有阵痛还画圈在宫缩仪表上 


所以我现在就是一副脱 就请马上脱 

只有自己可以把尴尬减到最低

去医院见医生时如果不是妇科请穿长上衣

不要连身裙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需要照X 光

为什么

因为你需要把内衣还有金属饰品脱掉裤子可以保留

金属就是金链啊手环啊什么的那些

如果有人一起陪同也就算了

如果没有的话就要花上一段时间可能还低下身段请护士帮你脱

如果你运气好遇上漂亮的好人护士姐姐就会笑脸的说没有关系我帮你

不幸的时候就要忍受着那种啧啧声 不要得罪护士姐姐啊

因为通常带金属的都会把扣子锁得很紧怕掉

拿下了之后如果情况还好那一切就还好

如果情况不是那么乐观那么之后

回到家说不定还要上演一段那些金属放在哪里的戏码

那多累啊

这时候不免让我想起生不带来死不带去

裸身来 最后也是空空去 

健康是真的太重要了 没有重视是自己活该(把自己骂死掉)

然后医务人员会给你一件手术袍后面绑带试的

如果是连衣裙的话是什么问题呢

就是你要脱掉剩下小内内其实是很清凉的

要不然就请确保穿件很漂亮的内内但是不要透明状的

当然很多时候是突发状况

今年我有备而来所以可以避免某些尴尬状况

再来就是更衣室是没有上锁的

所以请训练穿脱速度不要穿款式太复杂的内衣
 
 不然是要在里面搞多久啊

人啊越是紧张越是手脚残障不听使唤

如果是看妇科当然一件试的会比较方便

要再三确保衣服长度是检查时候不会很尴尬的

如果是两件式的是不是更是要长上衣啊

要不然为什么医院的病人袍是长的

除了方便医生也保护你的小小尊严

每次都觉得上了医院病床什么尊严都是假的

再来就是请不要穿很难穿脱的鞋子还要是鞋带垂挂着

上一个病床还要麻烦自己在那边穿脱

在医生面前手忙脚乱的

拖鞋就好所以要买双漂亮拖鞋顺便打下fitflop的广告

 医生们可是奔波劳碌一整天

大家可以互相照顾迁就下最好如果不行

就要把自己的颜面自尊照顾好

不然在病痛面前你还剩下什么

头毛头毛

Saturday, March 10, 2018

2 comments

去年年尾严重觉得自己无法释怀压力结果

 有一夜白发的感觉 其实只有发现三条

 当然我应该是抓狂式的抓头发然后对着镜子叫嚣

 结果我竟然有一种窃喜的感觉

 不知道是不是每天对着一群牛高马大的老娃娃族群

 搞得自己的幼稚有与年龄超级不符淡淡的哀伤

 白头发一根一根蹦出来我是该庆幸自己

 没有从小就遗传之小英家族的白发基因吗

 我的两个舅舅都是白发说真的

 我还很认真的研究果然是银色所以是银发族

 我两个舅舅再强调一次虽然是一头银发

 可是帅死了尤其是小舅(还有腹肌的哪一类型)

 所以说真的在这个年龄一堆白发迫不及待冒出来

 觉得还不错意味着我可以染发了

 一 是染黑  一 是漂银

职业认知告诉我染发没有错  但是什么颜色会决定对错

 自由是什么  自由是你知道自己在做什么而不鲁莽

 所以决定漂掉一群无辜黑发


 是不是很帅 是不是觉得我应该要辞职了

 超人应该会心脏停顿觉得我是要报考家庭主妇然后

 在家跟他找麻烦是吗

 放心我还没有决定好要被他养

漂掉是为了染得更黑

 不是黑就是白很多人强调的灰色

灰色为什么就不可以是独立颜色

 没有最短只有更短除了利落更是一种发泄

清楚知道自己内心潜在就是疯子一枚

 极端一直以来是我无法摆脱的 纠缠

从来都希望追求自我平衡可惜这个希望让我很失望

再来就是不知道几时我们的社会教育可以明白

 很多事情不关头毛的事是关心性跟理念的事

 只要不过分何必苦苦纠结投矛在头而不是在心的事

也许不久的一天会一头银发 示人

 如果真有相由心生

 我心已老

是时候要想想应该要如何驾驭这一种美了


粥这么说

Wednesday, March 7, 2018

6 comments

从来就不喜欢软绵绵的口感

 不喜欢粥品,不喜欢啫喱,不喜欢豆花

 水果就跟香蕉说拜拜可是炸香蕉偶尔可以接受 

(是要摊手耸肩等被丢蕉皮吧)

 但是又偏心挚爱绵密的舒芙喱

果然爱这回事可以解释得到就不是那么一回事了

 从来都不觉得自己挑食

 直到现在才发现基因真的是很强大

 我家娜妹竟然也是吃硬不吃软

 所以这就是为什么我家超人爸爸总是为十年后的

 最爱的两个女人抗争而开始担心冒汗了

 真是的  年纪小小干嘛不吃软食呢

问题就在于我不喜欢粥品可是煲粥很在行

那是因为当年小英是卖肉粥小有名气

 而我就是当年小有名气的童工(是伺机跟小英秋后算账吗)

 虽然那时候没有正式领工钱  除了当员工基本的呼喝轰骂

 吃香的喝辣的 爱买的喜欢的 小英算是有求必应

还记得那时候嫁进超人家时  家公婆还对我的粥保持着迟疑地

对于这一点是没有在谦虚的说

我的粥是可以卖钱的  

后来就不难想象粥频频出现在家里餐桌上

其实很感谢小英当年的严厉栽培虽然那时候只是为了持家糊口

  可当我自己搬新家了之后

 一直以来在小英身边当二厨备料的伎俩

 对我现在的烹饪有很大的帮助的

 原来这些看似不起眼的家务事是可以让我持家有力的信念

 她对我的严格让我再次决定对娜娜严格



 人算不如天算这个小娃竟然不卖我粥的帐

生病了还是坚持要吃饭的固执妹 (虽然我也是)

 其实我不喜欢生病的时候吃粥是有理由的

 我很怕白白绵绵的粥  看了感觉病也重了

 不知道是不是我家文化的关系

 很多时候家里桌上看到白粥就很自然的问

 是谁不舒服吗 

 套小英说的没有病不可以吃粥吗

 也是哦 我很喜欢田鸡粥欸


 为了让她喜欢吃粥再来喜欢吃虾

 海鲜粥她很爱因为汤头香甜

 再来自家备料总是很澎湃而且新鲜是可以监控的

 有拉拉大白虾大片黄姜搅拌的时候海鲜世界的歌曲是这么唱的
 

当妈跟持家很大多数的配套是黄脸婆

为了打破这个迷思而且是一定要打破

把它当成挑战也好监督也好

同时可以兼顾也许不是最好

自我升值是生活提升的一种升华

看到孩子大口吃滚热热的粥点头说好吃

她让我知道我很努力在生活里打滚

便当饭

Saturday, March 3, 2018

5 comments
 开始便当生活

意味着每天早上多了个去野餐的身份

终于知道为什么带便当的人感觉比较自律

因为要比早起多一点早起来准备

我算是个早起的人那是为了化妆戴面具

希望我的身体可以给点面子

当我愿意再早起那么多一点时间给它补充蛋白质

也给我脸上的岁月痕迹减少一点点吧

好让我可以减少点化妆步骤

不然哪怕有一天打了个喷嚏面具跟面粉全部掉下来

 那个那个谁说的吃早餐就会变美的最好是真的

年头进了医院一趟不禁感慨身体机能真的螺丝生锈

在医生的眼里发现了自己是个笨蛋的这个事实挺有意思的

 研究了几个国家的早餐觉得还是效仿日本人以米饭为主吧

一碗半的红白米菜来不及准备就以泡菜取代

让人傻眼的大号套餐

那种满足竟然还可以搭配大家羡慕的眼神

原来我减肥跟吃饭都是那么的极端

选择这回事还真的需要勇气

才知道跟怕肥比起来我比较怕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