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七月喊话》学习放过自己

Wednesday, July 1, 2020

0 comments

发现现在的人都有共同的迷思 就是一定要把自己定义为一个很忙的人

所以 我真的忙透了 就是不折不扣的口头禅

不记得什么时候开始我不也不自觉地的陷入了这个迷思 

无论何时何地碰到认识的人 打招呼之后就是真的时间不够用 真的很忙

有时候大概提了自己在忙活的事情 却都是会被对方截胡马上忙碌升级

深怕自己不够忙碌会被人家觉得很闲空 自我认定为空闲人士

所以意外碰面就会变成谁比较忙的较劲会 然后转身回想对方诉说的都觉得对方没有自己那么忙

我也曾经犯过同样的错误 从错误中学习对自己的行为觉得滑稽之余 修养也真的不怎么样

多得走出屋外 到处都是生活实践例子 在认真搞清楚表面看起来风平浪静却认真唇枪舌战的波涛汹涌

就为了你其实哪里有我忙 我比较忙 你的还好 

比较工作 比较家务活 比较老公 比较孩子

好像谁活得比较轻松 谁就输了 就是因为这样我狠狠的敲了自己的脑袋瓜

告诉自己必须调整心态 千万不要抱怨式的进行交流 报喜不报忧的理念多少还是给人正面冲击多一点

之后只要有人问候我 都是以 我很好 对于对方的试探式问候 那么就点到即止

千万别为了较真而把自己的修养全盘清除 24小时一天大家都一样

是忙还是休闲全凭个人想法心态决定 很多时候我也不禁佩服那些明明看起来就很忙的人

却可以挪出时间进行自己喜欢的事 还把自己的外表体态经营的那么好

我认真打量了自己 发现不是我真的很忙 是我觉得我无法挪出时间 也不愿意承认自己的怠懒

如果忙碌真的让人觉得充实有意义虽然真的很累 毕竟生理时钟在面对苛刻的时候也是会及时提醒 

相对的如果空闲让你觉得空虚 寂寞 还把自己搞得有点冷漠 

这就是个人选择了 虽然我开始上班了 时间真的也是考验 暂时觉得自己还没有通过考验

只是七月已经入住生活审核 那么我就也认真的报名 


没有底妆也不赖 给肌肤呼吸的同时 也学习放过自己 完美追求是真追求却不完美

有缺有憾 就会有补有己予 给自己打气 干嘛给自己漏气 YES

跟六月的我自己说 你过得还不错 

现在就是看七月了 放马过来吧 写完自己笑飞去 哈哈哈哈



《学校开课》喜欢上班的满足感

Saturday, June 27, 2020

0 comments
失眠了好些日子 管制令期间终于见识到失眠的力量

甚至出动了比小酌多一点 想把自己喝到微醺会睡的比较好

结果喝了不会睡下去的感觉更是煎熬 头痛加上晕眩却还算清醒的无助

也好起码老天讯息我这样是不对的 不要为想喝酒找理由

酒精是抚慰不了心理那莫名的内伤

说起来这三个月因为认真感恩却也选择忽视正式自己不喜欢的生活方式

不过内心对话倒也让我心态跟面对事情方面有了不少的改变 

没有好坏 所有的一切都只是个人选择而已

失眠终于得到解药 上班是我的解药

虽然还是很多生活上的问题需要忧心 可是我相信不同的家庭不同的妈妈们都会面对不一样的生活难题

只是大家面对事情的态度跟看法 这的确是我还在认真学习的地方 虽然我的孩子已经是小学生了

上班上课可以让我心理得到慰藉 时间分配上虽然还是回到最初的有点手忙脚乱

可是内心的满足绝对超越面对虚拟教学的不确定感

假装撑住觉得任何环境跟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的警戒心终于得以放松

很多时候如果没有假装 我是绝对撑不住的 所以我知道内心的喊话是很重要的

从来不介意自己不是那么强大 唯有意志力可以支撑着我全身 所以我从来不那么纵容自我随意的驾驭我的想法 那会让我更是觉得负面而对眼前的一切觉得浑身不自在而变成真的怨妇

当我真正的投入上班的时候 内心那股满足是波涛汹涌的注入

失眠已经很自然的就被解决了 而且还会因为不小心打瞌睡而睡午觉

很多时候我的精神亢奋到不管我把自己搞得多累 甚至健身有氧都无法让我入睡

我不愿意承认管制令除了跟孩子的优质陪伴 其实很多时候内心的空洞让我无法面对生活

很多人说不要把孩子当挡箭牌 可是也是因为孩子才得以撑起我的责任 

虽然现在的我有点因为没有完全的开心投入而觉得内疚 

却更愿意选择相信孩子会比较喜欢真心开心的妈妈

开始忙碌还要兼顾孩子的课业 试问那个妈妈不是呢 这样我会有共鸣的告诉自己

先苦后甜 其实苦甜与共 没有完全的苦 没有完全的甜 全凭自己内心更愿意趋向什么样的我自己

星期六容许自己睡到自然醒 精神饱满的跟孩子早餐后

一起学习她的课业 才发现如果从不一样的角度出发 我反而获益不少

因为我发现我不只是数学不好 科学也真的不怎么样

降低自己不难 难得的是降低了自己却发现自己还有进步的空间

失眠功成身退的让我确认自己内心最真实的想法

莫忘初衷 我不向往“自我”这个看起来很有性格的自由

我喜欢付出自己的时间精力得到满足而觉得自在的我自己

虽然不像我自己 可是我喜欢现在是妈妈的我自己 

除了父母 孩子真的是我的生活导师 说这句话的时候 嘴角也跟着上扬

很多人说我现在看起来温和多了  

《父亲节》陪伴产检的爸爸

Saturday, June 20, 2020

0 comments

记得那时候怀孕的时候 超人常出门在外 很多时候都是我一个人做产检

其实不是的 几乎只要知道超人出门都陪伴左右的是我爸

我爸以前是救护车司机 所以认识政府诊所里很多的老护士

其实产检不可怕也不觉得委屈寂寞 只是政府的时间规定的确不是上班人士可以迁就的

私人诊所产检就尽量安排超人在家时间 没有冲突

其实我觉得政府诊所跟私人诊所的不同之处就是真的很多老公先生陪伴

我爸就是那种觉得我需要他的陪伴 就算被人调侃说是 是你的。。。?

脾气不好的我 其实被激怒都是因为自己允许发怒的

为什么那么说呢 那时候我听到的时候 看到我爸很认真的说 是我女儿

很多人就会说现在还有爸爸陪女儿产检 他从来不把这些话听进耳朵里

人言可畏真的 我还遇到过不少

如果因为肤色 遭受不同的语言对待 我真心觉得自己还算有修养

虽然刚开始的时候也是觉得难受 后来觉得很好玩

你可以想象当人家在你面前用华语说我坏话 而我没有反应的坐在那边

结果同事跟我用华文对话 对方吓得屁滚尿流的那种低级感

不要双标 这是我对自己时刻警惕 所以我尽量都不会在任何空间用不同语言说话

那会造成对方的不舒服感尤其是在电梯的时候保持安静是尊重

回到正题

我也有下意识的觉得不好意思而尝试隐瞒爸爸 觉得我一个人没有什么

 结果他还是留心的把产检日期记下陪伴我

加上我很难怀上 也很直视可能面对的危险所以两边都做检查

孕期五个月的我已经像临盆的妈妈了 我的肚子是双胞胎的空间

处于二楼那狭小而高直上的楼梯大概是我爸爸不放心的原因吧

回想那时候他总是小心翼翼的跟着后面扶着 比丈夫还细心的呵护 

老护士跟我说 你爸爸总是说起你们 有幸可以因为我再看到我爸 因为那时候我爸已经退休了

而且她说从来没有看到过一个那么有耐心的爸爸如此陪伴 除了那些真的年纪很小的孕妇

不知道为什么没有一丝觉得不好意思 只是觉得感恩 

都这把年纪了 所以后来我也就放任他跟着 一待就是两个小时在那边打瞌睡要不然就是去撩护士姐姐 其实他是一个老顽童来的 虽然脾气不好可是好朋友却很多

其实想写这一篇很久了

那时候我一些同事也是说 你爸爸还要陪你啊 

你还要你爸爸陪吗 其实我觉得何必解释 这是他们觉得安心的守护方式

不觉得烦 也不觉得不好意思 因为他就是很爱我的爸爸

我不能因为自己年纪大了就不需要父爱 那是我们不好意思羞愧予讨要关怀

我到现在了还是会不时摸摸我爸的头发 时间催人老

可是不应该吹灭爱 也许不能再像小时候那样牵手拥抱可是不代表他们的陪伴就是累赘

后来我因为他的陪伴觉得很安心 每次我开车回娘家

要回去的时候 车头一定是向外方便我开出去 这就是我爸很踏实有力的爱护

甚至在我怀孕七个月差点早产之后 每天亲自去我家载送我上下班

从不间断 几乎所有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的同理心是从哪儿来的

几乎熟悉我的人都知道不尊重父母是大忌 

他从来不会怪罪超人而是亲历亲为的为我打点他可以做的 那会让他觉得他是个父亲

我何必剥夺他年迈却还是父亲的身份跟义务 

直到后来还是偏了运气的必须去大医院生产卸货

爸妈几乎天天傍晚报到 短短的一个星期觉得我的房间好不热闹

姑姑阿姨 我有四个姑姑 还有阿姨表妹 大家都很打气的出现

直到生产的那一天 护士们都笑说 我们难得全村人出动等待我开刀出来

虽然我还是没得逃过开刀的命运 可是出来的时候 真的不夸张 

爸妈家公婆小姑阿姨表妹 好友们 我弟都下班赶来 这个小妞出世可是好多人迎接的

父亲节让我真心觉得难忘就是那怀胎十月 爸爸的陪伴彰显父爱无限

他把我看得比他面子还重要 而我竟然会因为不好意思而曾希望他再也不要陪伴我了

为了这个想法 我愧疚了很久很久 却也认真教育孩子 给父母陪伴我们的机会

不要总是说 我们找时间陪他们 其实是我们不愿意他们陪伴

我们要学会接受他们脸上的皱纹 丝丝白发的可爱 说的话笨笨的才搞笑

也许这些话我写了他看不到 可是我写了我知道除了真心孝顺(不一定什么都顺着)

哈哈哈哈 可是有好吃的 有好玩的 都会尽量分享给他们 

亲子关系不只是限于我们的小孩子 我们也是老人家的孩子 虽然不小

我很骄傲的说 跟父母陪伴一点不少 跟他们谈话从未间断 时刻保持联系

有爸妈在 我就是个孩子 不需要那么成熟 有人分担 不一定就是不好

也许他们什么都不能做 起码他们知道我们会说 而不是什么都不说的不了解

母亲节的时候 我跟爸妈说 母亲节快乐 孝亲节快乐

父亲节的时候 我跟爸妈说 父亲节快乐 孝亲节快乐 

娜娜生下来的那一天 他跟我妈说 叫她不要再生了 一个就够了 

这不是断言 这是体贴跟心疼  真心感受到他的心疼就好了


这世间所有情谊都不是垂首可得的 除了亲情 

在来的的及的时候尽量陪伴 制造那么多以后可以回忆起来却觉得很满的过去

祝愿所有爸妈 父亲节快乐 孝亲节快乐

《三个月》总结心里感想

Tuesday, June 16, 2020

0 comments
这个世界好像在短短的三个月乱了套 却真实的乱套了

 有点莫名其妙的疫情传染迫使各国进行病毒防范措施

经过三个月之后开始开放管制令 好像来过好像没来过 

在我认真出去体验了之后 那种亦有亦无的警戒感让我多少觉得不再自在

算不上是物是人非 只是大家对于健康危机意识的提升好像让彼此的距离稍微拉远了



总结下三个月的心得 从戴着口罩说起 

说不上来我是太爱 还是不爱 好坏参半

戴着口罩要表示不明白 询问 亲切 都显得差强人意 

对于不爱笑的我 终于也意识到微笑是多么重要的事 

我错了! 这一次要认真学会真诚的笑容 

当然对于不满的掩饰也算是美事一桩 有时候我还真的会唇语出脏话



开始要结束跟孩子二十四小时形影不离 真心感恩危机时空给了我们这个机会

看到脸书说 我们会永远记得这段历史性的时光

它让我说不上看透 毕竟我也没有那么文青

只是却让我跟孩子有了很多的互相学习 依赖并自立的生活着 

我们相互依赖却也适当抽离彼此空间 学会尊重彼此弹性相处并尊重

是这段时间带个我最大的收获

对于回去上班的期待 也伴随着跟孩子分开的不舍 

这三个月对我来说是补偿自己当年坐月太多顾虑而无法兼顾彼此心情的遗憾 

三个月再一次彼此相处依偎 完全的兼顾自己是妈妈身份而不只是感觉好像替身那样 

身心疲惫加上必须教育孩子学习整理自己的课业 她的责任感是我们必须前面带领的

我们拉拔了好一段时间 当中有太多的不愉快 无可置疑我无法体现完美 

只有尽力把妈妈这个责任首先处理好 虽然很多时候引起孩子不满 过度的自由在我这里还是必须经有我斟酌而决定的 

无法满足孩子所有要求 是非黑白对错 在家不是讲理的地方 难道是不讲理的地方吗

没有误解 相信大家心里都有最适合自己的方式 



这些日子虽然一直宅在家里 可是烹饪技术进步了 意外发现下厨不只是家庭主妇的日常 而是兴趣过程投入 开始对不同的菜式有研发的意愿 不再是三两种菜式混日子 骗孩子吃饭 哈哈哈

不觉得自己身上的油烟味是有多臭 反而觉得这是真实生活的味道 

常问孩子 妈咪有臭吗 她总是说不会啊 妈咪一身都是菜的味道 那么好吃怎么会臭呢

自我安慰 起码我还愿意安慰自己 给自己打打气 鼓鼓掌 

人家常说好命的女人不需要下厨 老公一样疼爱 

给伴侣孩子烧饭不一定是黄脸婆的 黄脸婆也不一定是不好看的 

一个愿意把家跟自己打理好的女人 在生活中忙碌打滚的样子 独立有态度的美

黄脸婆只是自我调侃的谦虚而已 形态却决予心态 


人算不如天算这句话好像是这段时间的名言

到处飘散着 这种说服性的自我安慰在心情不好的时候真的还是很打击

在家都可以一直受伤的我 小小烫伤 割伤 甚至脚拇指踢伤 真心觉得不是在家就是最安全的

当然也必须承认自己是危险人物 危及自己的人身安全 哈哈哈

所以我觉得爸妈就是一种孩子跟着自己就是最安全的 那是心理上责任性质的安全感

与其一直把孩子带在身边 倒不如教会孩子拥有危机感以及勇于面对并尝试解决问题

人活着的本能除了自理 自立 还有一个是自救 

虽然孩子已经被我教育成不麻烦他人 随后的量力而为也是人活着的本能

不随意呼救跟必须求救是两回事 而我也正在学习着放手

生活本是无预警的冒险家 而我们有幸参与 也许不是最好的 却可以抱着旅游观望的角度来寻找属于我们眼里的宝藏 


正式跟这段日子握手不得 挥手说声谢谢 再见就不用啦

让愿意成长的人获益不少 并且正视自己内心的缺失而再一次认真投入生活


《大阪游》旅伴默契

Saturday, June 13, 2020

0 comments

记得那时候去日本大阪的时候 大阪环球影城是娜娜看图片变成实景的兴奋


我们心底有千万个你看! 你看! 孩子脸上大方灿烂的笑容是超越票价的价值啊

说是那么说 不禁嘀咕 门票真的不便宜 几乎所有的旅游胜地都是贵在票价

跟超人是很有默契的出发前进行简短的旅游安排讨论 其实也不算讨论

他是提议人 我就是决策人 孩子意见可供参考 就是例行询问不一定采纳的意思

无可否认 很多时候我的决定取决予价钱 再进行删除 如果是那种行程很远还价格不菲

对于第一次到当地旅行的我 通常会选择放弃 一贯的说服法就是 难得来到这里

我不算是旅游广阔可是却心脏非常弱小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草绳的不爱冒险性格

太多的热心提点尤其是去台湾的时候 才发现很多地方带着老人家跟小孩子根本就不方便

去台湾的时候就刻意提醒超人 不要去那些老人家去得了却下不了的地方

去得了是只要带着老人家就尽量安排地陪跟车子接送 老人家无法跟着我们搭地铁等巴士

那个自己两条腿还很行的超人压根就兴奋过度的听取地陪意见 有点对我模糊带过的说一切都安排好了

结果到了九州 那种高山地区 车子停在山脚下结果家公婆只能在车里候着 而我们又不好意思无法尽兴的闲逛 以我超责任感的媳妇总是心底不是滋味的很快就回去车子

后来超人基本上就会很认真的采纳我的意见 就看你要尽兴还是要对当地所有的地方进行考察到处打卡拍照却无法在回来时感受到当地的温度跟环绕在你耳边的声音

因为你无法好好认真投入 而且旅游时间一个星期基本上我只希望去到三个地方或是更少

这样才可以认真的投入而且体力不会过度透支导致花了不少时间在交通上 身体很诚实的告诉想法说 我知道你很兴奋 可是我真的很累

真的有一次在旅行的时候听到爸妈说孩子 那么一点点都走不动 我们还有哪里哪里要去呢

转头问超人 他说那就是诗巫跟古晋的距离 要知道孩子虽然教育孩子美好需要过程

可是我们也必须接受孩子身体出现疲惫 而且也必须告知孩子我们需要多少的换车才可以抵达

毕竟旅游在外是难得的磨练可是心理准备这回事在出游前就应该告知孩子的

所以出门前 我们会大概进行讨论并告诉孩子需要多少时间才可以去到她很想去的地方

并且在家里的时候就要求她增强体力跟训练走路 别小看这一点 因为我了解自己的孩子 所有的心理准备也许无法解决当下面对的困境可是却可以让她学习安顿自己已经预设好 

出门在外不像在家如此方便就可以抵达一个地方 那么看到真实场景的兴奋 因为她的兴奋加上我自己的 那是双重的 那超人就有三份 不管! 哈哈哈哈

我是一个愿意把时间花在投入而不会因为还有很多地方没有去而觉得沮丧的

如果我为了集邮式的旅游打卡 那我才会在之后回想起来觉得一切都处于

好像这里我有去过 或是询问旅伴确定 那是没有意义的 

旅行对我来说是放松 放空 放宽 而且对某个地方文化存有依依不舍而定下下次再来的内心约定

很多人说台湾你去过了还要去 说真的 我连自己家乡很多地方都搞不清楚 别开我玩笑

觉得我到了某个国家的某个地方就熟悉得好像找的到小陈家那样 

身为马来西亚人 还有好多国内旅游都还没有到过 而且短短去过几个地方都被各地文化虽然是大同小异 但是深处文化是有很微妙的不同 这才促进彼此的文化交流

从小培养个好旅伴 希望她明白并投入予旅行最有趣的文化大不同 而不要抱着很难去到的心理而走马看花之后回想模糊重叠加上赶着完成到达所有打卡景点而忽视身体的不适

千载难逢的是眼前难得美景 细细品尝也许会错过很多人建议应该去到的 

不过旅游就应该有探险意识而创造属于自己不同的经理体验 时间多少应该如何拿捏取舍

要相信有机会我们一定会再登机再访 世界那么大走不完才完美

还有多少个十年? 只要我还有心有力 只要膝盖还愿意顶着我 

那停下脚步的时间就交由身上那把骨头而定 年纪是时间记录 不要给它给吓着了 


只要她愿意继续陪伴 那我的童心也会继续未泯下去的 


《任性话语》活在当下吗

Thursday, June 11, 2020

0 comments

其实很多时候我认真的问自己有没有什么特别想做的事

虽然很多 可是真正去实践的真的少之又少 原因别无其它除了经济支撑再来就是自己也不够积极去

这是自己心态跟行动力有缺而偶尔不想直接面对 把所有事情都丢给了时间

哪里有时间啊 这是最直接也是最方便的回答 所以不怪时间总是趁我不注意的时候狠狠的打了我几个巴掌 而我很快就忘了那个疼

我唯一有点就是很有同理心 这也是为什么很多时候当我真的固执起来的话 连我自己也会吓到

因为我是那种活在自己心目中有特定目标的 极端自律就有极端的惰性

我可以很积极也可以立马很消极 月亮双鱼是不是都是这样的 两只鱼儿莫名其妙被烧到

我惯性先责怪自己 其实也不是好事 对自己不好实在是比较容易所以我常说无法做自己

回想起来我没有什么很冲动的事 很多事情如果经过深知熟虑 其实离不成也就不远了

也许冲动不好 可是莫名其妙也不伤人的冲动会让你看到很多未知的美好

而那时候的你很有种 也有种去面对所谓挫折 就是那种豁出去有捐躯的概念 才得以胜战 就算输了也赢得个轰轰烈烈

我原以为自己应该是朱丽叶那一卦的 可惜我既不是她 也不是祝英台 始终是那个用泪水成全人家的旁观者 

错怪自己太不把理想当回事 太把生活认真过 要知道认真你就输了 唯一不知道那条神经错掉就是在孩子三岁的时候去学化妆

要知道我是没有什么数字概念的人 对比自己的年纪 孩子的相对容易很多

有时候看到自己的文字 觉得自己应该就是那种傻大姐啊 可是很多人把我看的太聪明了 就因为这样我真的其实不笨却总是很笨拙 (毕竟被人说不聪明也不是多光荣的事 哈哈哈)

那时候的我真的很忙 白天工作 带孩子 化妆课 家务 如此循环一年 回看那时候的我真的意气风发 虽然不是有多本事 却也实在的完成化妆课程 拿了文凭 之后因为家婆开刀需要躺床 

家里厨房需要我 跟超人要了些时间 完成了化妆活动就再也不化妆了 要说我不是极端鬼都不行

要知道有自知自明 化妆这回事 不只是“美”的事 还要于是并进的时尚触觉 手指跟化妆刷灵魂交替练习这回事 我还真的不敢说有了文凭就是专业 

也不是客气说我只是玩玩而已 可是那时候的我是人生唯一一次玩的开心却认真拿出成绩交代自己的玩玩真的不是玩玩而已 

感激家人支持 其实她们是那种对我很有信心 知道我是经过认真考虑斟酌 殊不知那时候的我就是一副冲动贴额头 (都说贴额头了 自己根本不自知也做好焦头烂耳的准备)

每次跟好友家人聊天都免不了说起未来 虽然不知道 虽然活在当下

可是这个当下真的就是所谓的当下吗

那个“当下”不应该是 人不风流枉少年的那种任性吗 当然我不是鼓吹风流 比喻而已

我认真没有到达这种意境 一辈子不多不少全凭上天给的 时间金钱不也一样

总是为家人 这样说辞对家人来说是不是压力 会不会有天被打脸说 我们从来没有需要你如此付出

我的虚荣心总是被修饰得很好 其实如果把虚荣心处理好 如果眼界没有太狭隘 

虚荣心其实是企图心跟动力的推手 最后把莫忘初心当咒语

我 忽然间有点掌握不了自己的想法 是好事 还是坏事



看到女儿 不用咒语魔法 得以拥抱她 是我最美好的当下 不是吗

《时间说》别好了伤疤忘了疼

Tuesday, June 9, 2020

0 comments


好久没有出门了 多久没有出门就有多久没有戴手表

不知道这段时间是不是让我找回最松的状态 毕竟我是一直处于紧绷状态的人

直觉太松散的形态回让我的生活很快垮掉

殊不知原来我也是会改变 被时间慢慢的注入改编我原来的步调

身边的人总是说这么多年感觉都没有好好的休息 是时候纵容自己

不算是个很宠自己的人 总是给自己编排很多无谓的压力 并且固执的相信幸运不眷顾我是因为相信我有足够的能力接受考验

三个月前连睡觉都要戴着手表的我 竟然三个月没有戴手表 而且还可以出门

后来因为发现有些商店必须记录时间所以开始恢复戴表状态

很久没戴了的感觉事 度过了说长不长 说短不短的 挺微妙感觉的这么一段时间

冰冷是第一反应 必须承认开始有懈怠感 当下一股冰冷触碰 提醒自己应该为生活注入更多的热情

不愿意承认自己有点过度按部就班 比打卡还打卡的生活说不厌烦 那是自我欺骗

虽然必须戴着口罩出街 基本上妆容也略带简单 都着重在眼妆 那是眼神很重要的交流

饰品说是不需要 还是习惯性的带上耳环 结果有点失控大叫 (家里的人物都很习惯这类型的呼喊 只是惯性询问发生了什么事情)

因为真正大事发生的时候才是无声的 雷声大雨点小就是小恶作剧

多年跟随我的右边耳洞竟然封掉了 是自然封锁的意识吗

我竟然无意识的让这种情况发生了 我的耳环是要何去何从啊 

虽然超人嘴里不说 就是觉得他有点幸灾乐祸的 (躺着中枪) 说我很常也是戴单边耳环 很好看啊 很有型啊 什么鬼的

超人就是那种老实人家来的 就是觉得女生就是简单一个耳洞就好 可是人算不如天算 

老天就是把我送去他身边 还是爱打洞的女生 为了他(其实是自己皮肤敏感 动了两次小手术 才保住耳朵形状) 

这个小经验提醒我不要再如此自以为是 我以为 我没有想到 所以你就看到了而且自己还成为活生生的靶子 这就是活该自己太掉以轻心 以为所有的事物都应该是不变的

小小的生活教训 放大放小全凭自己选择

时间真的很像魔法师 完全融入我们生活却又总是活生生的被拖延而不制止

导致我们自身不自知 这才是重大的一击 时间跟运气是合伙人

把握住它就是掌握即将面临的运气而不会错失交臂 

深刻记得那天戴上手表 冰冷轻盈 却深而重之的给我们全部人留下

2020的历史烙印 寄望我们珍而重之 别好了伤疤忘了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