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 送走 2019

Monday, January 13, 2020

0 comments

2019成功送走焦虑症算是迎2020最好的见面礼

焦虑不是问题 但是因为焦虑而影响心情作息是大问题

工作生活太多的负面回馈影响了主要判断

最可怕的不是判断错误 是在自知不足的情况下无法保持理性

就着那几点纠结自己不已 还把自己的情绪捆绑住

把自己栓的那么紧 也需要一段时间好好的把它松绑

我是一个很相信时机的人 

当然也有人说时机就是运气 但是我就觉得运气比较不靠谱

时机是可以争取的 运气是上天给的

不求天是因为我不想滥用有可能要求的机会

起伏是天定 顺其自然虽说是最好的应对

那是得经历多大的考验体会才可以坦然释怀

很多时候我也很想使坏 可是那个念头很快就消失

全凭心底那生而为人还有身为妈妈这个身份的良心提醒

总是跟孩子说不管发生或是需要面对什么样的挫折挑战

都一定要记得我们最特别的就是拥有

那颗还在跳动的心脏链接身体五官 

温暖的心 和有良心的温度 

无知 无修养都不及无感 无良来的让人心酸

2020 希望保持善待 爱我的 我爱的 

也适时狠心对待断离舍不值对待的

喜欢太阳 喜欢被晒

Saturday, October 26, 2019

2 comments


 其实我没有特别喜欢阳光 只是喜欢照射在身上的灼热感

就觉得应该要常晒 因为我晒的是灵魂不是躯体

这样心底那些恶魔角角就算冒芽也很快被晒死

深根柢固的认为 黑暗是滋润魔性的好时段

长大了才知道 歪理已经沦为道德绑架的好帮手

好多年前去过花莲海边

光着脚丫子 踩在热如炭的地面

我不是不知道疼的感觉 而是知道撒娇要天时地利人和

有张不适合矫情的脸 倒也顺便成立了本身绝缘体

关心我的 始终守护着我

这是我的小幸运





孩子根本就跟花草树木一样

都是因为照射太阳而长大的吧

忽然间有着很奇妙的想法

那么宅女会不会就是因为少晒太阳而变的跟社会脱节

所以现在我一有时间就会带孩子去晒太阳

我们会在午时去公园找红蚂蚁

顺便去晒一晒

有时候脑袋不灵光被晒了感觉更是僵硬

习惯了跟自己过不去

还好我们不住在海边

不过城市住久了会忘了海的味道

希望不要渐渐的失去人的味道就好

共鸣是这样的

Friday, October 25, 2019

4 comments

开始到了寻找共鸣的年纪

再也不会因为很难过而马上要打电话跟人哭诉

再也不会因为自己觉得很委屈而马上要得到安慰

再也不会因为心情不好而让身边的人发现

再也不会因为时间管理不当而不断埋怨

再也不会因为肚子饿而随便用泡面打发自己

再也不会因为讨厌某个人而在对方面前表现得好像杀父仇人那样

再也不会因为对方不知道感恩而想认真给对方上道理课

再也不会因为人生低潮而埋怨上天不公

再也不会因为有人为我打抱不平时候而容易觉得感动



我开始

在很难过的时候学习分散自己的注意力

在觉得委屈的时候更是要注意自己的仪态 

在心情不好的时候表示现在不想说话想独处

在分身乏术的时候 认真审视自己的时间安排是否出了问题

在肚子饿的时候 会好好的为自己准备漂亮的一餐 

在讨厌某个人的时候 经过面对的时候给对方个漂亮的笑容

在对方不知道感恩的时候 收起关心转身离去

在人生低潮的时候 不管老天的事 是自我考验

在有人为我打抱不平的时候 反过来安慰她



因为我知道

不断埋首在难过的情绪里 会辜负很多关爱我的人

丑态才是你最宝贵的事 记得要正装好仪态 别了了他人的意

不需要迁就有压力的关心 你说的我都听不进 我的难过你不懂

时间管理是一辈子的功课 取舍还是那么纠结 我做决定还是那么快

美好的一餐是振奋人心的补给来源 身体护我如盔甲 必须慎重以对

对方根本连在乎都说不上 不值得消耗一丝精神 

理所当然成习惯的人 是需要用一生去学习认真对待的 

老天的无奈我不懂 不过最近它下的雨不必我的泪少

我们已经到了进化到云淡风轻的年纪了


对我来说自我不是做自己想做的事

是可以好好面对自己心底的想法

好好的处理自己 才是最人生最好的交代


对部落格的寄托

Wednesday, October 23, 2019

3 comments

这里始终是我收藏好自己心情感受的好地方

记得开始写文的时候 

不被超人看好觉得是三分钟热度的跃跃欲试

多谢他的不看好 加上自己内心的反骨 

你越是不看好 我越是要把这个事情做满做好

结果就这样不依不饶的写到今天

也许产量没有达到自己的要求 起码不放弃就会继续写下去

也很多时候安慰自己 重质不重量 

平衡这回事才是最跟人类较劲的完美

对我来说 完美不过是一种极端

能或是不能 反而是要慢下脚步 或是加快脚步 

取之平衡 才让我觉得压力很大 觉得入不敷出

写文是一个动力 也让我开始了解自己

不对 也许我永远都不了解自己

每一个阶段的我 都很不一样

保持一样真的很难 维持真的很难 

很多时候不是我们想怎样就可以怎么样

所以这才是考验  才让人觉得忧心

起码这一年 我学会了说不

学会了开始拒绝 尤其是对于家人

总是带着莫名的愧疚在相处

遗憾的气息就这样环绕身边却不点透

活到这把年纪还是很不知道豁达为何事

为了弥补这个遗憾 

我该好好的爱自己

好好的对待自己的喜怒哀乐

就在这里

对孩子说的生日快乐

Thursday, September 19, 2019

4 comments

最近看到很多小生命 那么迷你易碎的感觉

现在我才开始意识到原来抱人家宝宝的感觉是那么的战战兢兢

尤记得孩子出生的五个小时

因为医护沟通不当而把她推到我身边的那个时候



我算是逆来顺受的人 这个是习惯使然

暂且不去说来由 一直错误以为自己很强大

也许是潜意识知道自己根本驾驭不到自我强大

假装很强 就会变强 却忘了粉刷过后落漆的囧境

其实我只是很要强 然后自己偷偷哭 不好意思说 我是个爱哭鬼来的



这就是为什么我喜欢化妆 那会帮忙抑制我的眼泪

不化妆的泪痕比较不留痕迹 

从开刀到与她相见只不过短短的三十分钟

已经被折腾了五天的我 已经精神跟肉体分离

有一种累 是比虚脱还无感的累

在手术台的那种刺骨的冰冷 跟所有陌生医护人员只有一布之隔的无助感

让我无法好好正装接受小生命的到来

躺下看着手术台上的手术灯 眼睁睁的 就那么眼睁睁的

我是那种无法放松的人类

去洗头 去按摩 我都会眼睁睁的看着服务人员 

我甚至觉得会不会有一天要挥别这个世界的时候

会因为不舍而不愿闭上眼 



开刀的那一刻就只有上半身是你的

下半身因为看不到   才发现对下半身也不是那么熟悉  毕竟被麻醉了没有感觉 

好像进行一场魔术师的表演 而我也很意外的被请上台

最后惊吓演出 完美落幕 送了我个无价宝

生活继续无止境的开拍下去 说无止境是因为害怕某种期限吧


肚皮被拉扯的感受却是那么深刻的 

那种烧焦的味道 跟那个刺耳的滋滋声 逼迫我闭上眼睛

人就是很莫名其妙的  在感受危机的时候

竟然会以为闭上眼睛就可以顺便关闭所有感官

一直想象眼不见为净 耳朵却还是那么八卦的不肯好好合作

连带的鼻子也忙碌的呼吸 (啊不然是要怎样)

果然人家说生一个孩子会变笨是真的

那么我的不好意思就有容身之地了 是吧



是孩子在跟医生拔河吗 这小妞还是不肯出来吗

这孩子不喜欢那种没有通知的临时行动 果然不是飞虎队的

当护士抱她给我看的时候 眼前除了一片模糊加上近视

在生产前已经不知道预想了千百遍 见到她的时候

一定要眼泪狂飙 跟超人抱头痛苦下 就是那种喜极而大哭的那种宣泄

可是 真的 原来 感觉这回事真的太自我了

完全不理会你的安排 

我没有喜极而泣 看到她还来不及兴奋 细节估计不到

匆忙的被抱走了 那时候当妈的焦虑还没有开始启动



现在只要她稍稍离开我的视线

 头上那根忧心天线就会立马启动

后来的后来 那时候的后来 这时候的今天

很多细节我已经忘了 当然我也有不想倾述的某个部分

不会刻意忘记 也不会刻意提起




在今年七岁生日的九月 生日快乐 宝贝

母难节 看起来不怎么好看 带点忧伤却很壮的字眼

希望你在成长的路上 记得要回过头 不要偶尔

妈妈在后面看着你 一定忍不住的泪

祝福你 爱你 没有期限 

《八月小结》 随遇而安

Sunday, September 1, 2019

0 comments

八月已过 这就是时间先生努力工作表现

完全没有偷懒的在我们不断看着日历却一步步的掠过

根本就是生命教官那样可是处罚是冷对待

警觉与否全看自己 

还好 八月我很认真度过 起码没有亏待八月

也善待了自己  调整自己对于很多事物心态上的看法

也许自己开始经营了专业以外的小生意

赚钱是其次  过程的过程真的是很宝贵的经历

交涉学习沮丧兴奋低落失望 千万种情绪短时间西面八分闯入

对于已经习惯自己固定生活模式的我 

是很考验的挑战 那就是所谓的时间安排

说没有打扰生活那是骗人的 

尽量维持生活的脚步不被打扰那是最大的护卫


当然也被很多人调侃为那是因为你还没有抵达某种高度

我倒也老实 不反驳是因为人生没有早知道

改变这回事就是唯一不变的

工作 孩子 代理 加上家庭添加了新成员 荣升姑姑的我

可不是美其名而已 有心有力的甚至当起一天短暂的陪月婆

真的不得不说 任何行业都不是那种三言两语或是你觉得的没有什么

虽然那时候看到孩子的时候

我也兴奋的直把脸贴在婴儿室外贪婪抑制想抱她的欲望

会不会有人以为我是家婆啊 哈哈哈哈

那时候也有股冲动的跟超人说 

我们再生一个吧 把身体健康状况全抛到外太空去

还好这个念头很快的就被现实给拍醒了

娃儿那洪亮的哭声直把一行几个大人搞得晕头转向的

说起来也是搞笑一桩

这就过了一个月了

我是一个很少往娘家跑的女儿

可是这一次是破了这些年记录

跟我爸说 他儿子的千金让你的千金带着她的千金往家里跑

说起来我算不孝吗

只知自己对爸妈的关怀虽说不上备至

本分温暖倒是没有少 那我就无须让自己心底添上莫须有的压力

比较这回事 伤人又伤神 

可是我却往往很贱的嘴里说着不介意 

却还是会怀疑自己是不是没有把本分做好

我真心希望女儿不要有这种心理压力

拥有坚定的意志 明辨是非 

拥有人最应该有的良心 睿智的面对责难

随遇而安 是我挥别八月最好的应对

学会倾听孩子的想法

Friday, July 19, 2019

2 comments

喜欢自己跟妈妈无所不谈的相处模式

有了自己的孩子更是加深我这个想法 一心一意往那个方向去

有了方向就不觉得难 难就在于坚持

难就在于怕坚持不到 僵持不下 唯有一边坚持 一边想放弃 

让矛盾加入考量范围如痴如醉义无反顾的坚持到底 我也是醉了

当然打造跟孩子之间亲昵无间隙的关系可不是一朝一夕

从小培养建立感情厚度加上每天的耐心跟循循善诱 

少一点心思不打紧 全心全意才是轴心

时刻警惕自己 就怕自己把持不到溺与爱之间的那个度

该严厉的时候不心软 该鼓励的时候绝不吝啬爱  分寸是考验是磨合也是成就

看过一本书说 成功是成就了自己 成就是成功了别人 看似雷同可是各中付出 不容小觑

对于倾向西方还是东方教育

我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精华版 取经这回事还是要看状况而行的 

最怕模仿了形式却失去了真正的教育意义 赢了台面输了情感 

这一点我是小心翼翼的 

跟孩子像朋友 可以互述心事 倾听 真的是一股很奇特的心灵感受 

年轻时总是忍不住反驳人家还没说完的话 我不觉得自己修养不好 只是修行不够

年龄渐长最美好的是 就是让人像美酒那样越陈越香 越酿越名 

开始学会倾听 尤其当我家那个小东西开始学会用语言这个东西表达自己的意愿

吵架需要两个人 停止吵架只需要一个人而已 

说话是一门学习 倾听更甚是


孩子回来很少闷闷不乐 倒是为娘的总是掩盖不了 心事全写在脸上  

长相不甜美真的是(仰天叹气) 臭脸只有更臭 没有最臭

细心的她总是会很贴心的问 今天去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我就会毫无隐瞒的都跟她说 然后遇到烦心的事还会询问她的意见

她会聆听然后分析 再来就是努力安慰 并倚着很小心的方式说你的不对

虽然她年纪小 可是算成熟 很多时候我会采纳她的意见

因为孩子懂孩子 不管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 我们更是老小孩


那天听到她主动询问我上课累吗 之后就说想念幼稚园老师们

我算细心也很敏感 知道她不会无故提起

跟孩子说话的确要特别有耐心 所以很多时候如果我自己情绪不佳 

就会制止或是终止谈话 前提是必须做到尊重孩子 明白说明是自己的问题

不想在烦心的时候倾听以免做出不好的反应 

主要照顾好自己的情绪才可以顾及孩子当下的情绪 不然只会让情况适得其反

以后孩子就不愿意倾述甚至不知道如何跟人分享或是表达

教育孩子还真的是需要有见缝插针的敏锐 

无可否认现在所谓的时代进步优缺点各异 这是无法避免的

可是滥用了所谓爱 变成不知所谓 才是成就人格障碍最大的助力

起码孩子的内心想法 我知道了 

他们希望学校老师可以好好讲 不要只是下指令 

因为她有百思不得其解的疑虑 毕竟还真的是年纪小

孩子跟大人一样 每次我们如果跟人起争执的话

不都是千篇一律的 我只是需要一个交代 或是一个解释

孩子只是需要我们解释为什么我们要求你们那么做

而不是一味的 坐下 穿黑鞋  换位 脚放好

可是孩子也许并不知道 我们身为前线的教育者

不也是苟且委身在 如果提出疑问就是以不服从上司违反纪律处理

抱着孩子  拍拍她的背 被孩子抱着 借由彼此身体的温度

抚慰她内心已经开始发芽的无奈 那是成长的印记

我不是示弱 而是失落 没有太多不满的声音

是已经适应了这个现实的环境 它的名字叫做社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