4443

Thursday, August 11, 2016

5 comments
4是华人最忌讳的号码4跟死同音

一向来对号码的敏感度接近零

唯有这一组号码总是让我想起蓝色

4443不是挑战迷信不是破解迷思
 
是跟了我两年的suzuki小绵羊

当年考到摩多执照老爸实践他对我的承诺

在环境蛮拘谨的情况下给我买了架全新的

不要二手的执意要拥有那种它只属于我的感觉

如果你说那时候不成熟没有为父母想

没有一丝愧疚那时候理直气壮的觉得给小英帮佣的那么多年

也因为跟在小英身边那么多年看透社会冷暖性格强势

却还是无法料理现在眼前的困窘 

它是蓝色的那时候另一款是红色的


从小到大有个跟我同龄的堂哥总是要红的


我就顺理成章的是蓝色长大以后才知道蓝色是忧郁

 老爸把钱拿出来我知道那是他存了很久的

最重要的是脸上没有一丝不舍一脸的兴奋不亚于我

能够给我最好的大抵是他天底下最骄傲的事

 号码牌没有选择也没有多余的钱买漂亮的号码

选择除了是能力显现也是价值交换


4443我喜欢安慰老爸说我们不是纯华不需要顾虑

 这事倒也了了摩多店长一桩心事一个卖不出去的号码

之后的就是迎面而来的自由自在

那时候身边几乎没有一个女生驾摩多

大伙出去玩我都是轮流来回目的地

当然也顾及大家父母担心次数上是不多

觉得女生脱下安全帽长发倾泻下来的感觉真的是帅极了

那段时间是少有的长发毕竟人生大部分都是短发示人



还试过去载超人毕竟会飞的人在陆地上都是慢徒步者


那时候的他也是家里受保护动物小绵羊是危险的

那时候家婆不知道未来的儿媳妇才是真的危险人物吧,哈哈哈!

天若有情角色对调这回事没有面子顾及之说

只有年轻超越一切的豪情壮志

4443取名小贝是我的小宝贝

两年之后老爸逼不得已卖掉它买屋子

这个兑换代表说我们再也不用过着一直搬家的日子

其实我很喜欢一直搬家的这是现在眼里那时候天真的想法

可惜它被亲戚趁火打劫贱卖还变卖了

也没有多大的不舍只是那时候自由的穿梭在车辆之中

那种自由现在是多名贵的车子都换不到的

 有机会一定要买一架大型摩多有机会的

在我披上皮衣还可以很型的时候

我们的十七岁不一样

Wednesday, August 10, 2016

7 comments
不是喜欢掩饰年龄的人不是因为不怕老

只是比较接受现实而且喜欢看到人家觉得我的历练超过年纪
 
不少人也觉得我看起来比实际年龄小
 
我也很认真的照了镜子不是谦虚

时间这个坏东西已经在我脸上开始作画了而且画工很差劲

也算是一个机会跟了了心意的在去年完成了化妆课程

像索妈说的画皮在她脸上并不成立

因为那是锦上添花而我真的需要石膏辅助

没有那种惊人的勇气学人家来什么素颜照

所以一般上都是工具齐堂的倚着全妆示人

知道自己的不足加以弥补让你看到最佳状态的我
 
是对你最大的尊重
 
学校孩子的一句你不是我们你不懂
 
不是现在的老师不愿意跟孩子感情对待
 
为了跟上时代的脚步感情沟通是最直接的牺牲品
 
 
亲爱的我懂因为我也曾经坐在你的位置上说着一样的话
 
上课不打瞌睡吗我几乎没有醒来过
 
为了不让老师看到我就心烦翘课是最好的方式
 
喜欢文字的我最讨厌的就是华文课
 
那是小英带着满腔华人中华民族主义不学华文就是叛徒威胁
 
我爱文字就好像现在的孩子喜欢玩吉他却不愿意练音符那样
 
那时候的不羁完全流露却还自以为是的感觉良好
 
这是无法躲避的过去
 
 

中三遇到一个赏识我文章的老师拿了全班最高分

还记得那个老师的脸名字就不记得了
 
她是个好老师因为接受我对山的联想
 
直到中四时候对隔壁中五班的超人一见倾情
 
没有想到我竟然把纯纯的爱孵化成现在的婚姻而且还是进行式
 
他让我不再翘课可是却把一个本来已经不灵光的脑袋挂在窗口
 
上华文课只是为了要跟他挥手说再见
 
那时候很多人说你喜欢他是吗,是啊
 
课室里挤满了五十多个学生跟门口是一条拉让江
 
为了追随他去食堂
 
不顾脚下的校裙越过窗口没有一丝考虑的跟着他
 
也不顾他人嘲笑调侃那么的一意孤行

直觉告诉我他没有那么讨厌我而且还有点在意这个直接的女孩

后来他跟我说其实中三已经注意到我了

早说嘛那我就不用上山下水那么累
 
 
好怀念那时候没有铁花学校的木窗口不知道撮合了多少情感
 
安全意识制造了太多距离
 
一直以来觉得直接不麻烦不忸怩浪费时间
 
很多时候我的思路清晰的吓人
 
短短的一个月内我们就那么的在一起
 
却也那么的不在一起我的坚定忽然间失去方向那样
 
约他看电影,一句不行我就把电话挂了
 
没有网络的时代才明白那种无能为力的牵挂多么真实

二十年是我们的感情数字
 
看着我眼前这一班还不够这个数字年龄的孩子们
 
到底你们可以承担多少情感负担
 
那时候的我有着无比的坚定可以透过对方的眼神鉴定
 
现在的这一句你不懂
 
那时候也是我说的为什么那么揪心
 
 
不要再给我压力说如果你的孩子那么说的话
 
这是我没有打算隐瞒的过去
 
不是骄傲嚣张而这就是我真实的过去
 
不骗孩子就算这是威胁

直到今天对文字的热爱是小英送给我最好的礼物
 
让我可以再一次包装记忆里的回忆把这一切留给孩子
 
希望她十七岁的时候会对我的十七岁有兴趣
 
 

带不走的故事

Tuesday, August 9, 2016

5 comments
今年才进入八月感觉经历了很多事情

这些大小事情让我学会了安静因为失控抓狂曝露了最可笑的自己

对于八月是有很多期许

老爸生日是我对七月画下最好的结束方式

他大概是我见过最任性的父亲没有道理可言

霸气的爱着我们大抵就是他最温柔的事

 

外公开始凋谢觉得没有再比这个词更好的形容方式

很多人问他怎么了,其实没有怎么了就是老了

眼泪是他现在最直接的表达

无法言语动作缓慢像个婴儿唯一不同的是他没有生命的活力

剩下的就是那不舍的眼神说他认得我们

这一次我看起来没有想象的那么难过虽然泪水还是忍不住

生老病死你我再怕都逃不过的这就是生命

长生不死是僵尸跟吸血鬼最可悲的宿命

外公是我看过最秀气有气质的老人家从我懂事以来 

中国是老家说话斯文有礼帅气不再话下却也是爱情至上的男人

现在看着他的生命一点一点在流失

忽然间很怀念他抽烟的样子那个画面和谐的自然

那是唯一我接受的烟味

生命就像吐出来的烟圈一样毫无形状的自由

带着不羁热情奔常常让身边的人不知所措的假装自然

慢慢的淡白在空气里消失不见

留下的就是弥漫在鼻子间那股熟悉的味道

还有带不走的故事

应该好好善待自己对生命有交代我对自己那么说

 

兴趣班这事

Tuesday, August 2, 2016

4 comments
兴趣班这回事在我这把年纪才知道是我太落伍了我知道

娃娃班豆豆班大班小班也是托孩子的福才知道

五岁才把孩子带去上课应该是精神被打靶人人背后唾弃的无能父母

所以再怎么样我都不会承认我是觉得五岁是最佳的入学年龄

错有错着的给娜娜上了假期班就顺水推舟的上启蒙班

而且这个孩子无法压抑上课的兴奋让我不禁心底怀疑上课是有那么好玩吗

(话说我是非常不喜欢上课的人-看完会自动消字)

所以当娜娜跟我说要上绘画班的时候我没有抱着很积极的态度

我直觉认为如果这孩子真的很喜欢的话会很积极

所以我把积极争取留给她自己 

很多妈妈就会抱怨我说不要干涉孩子的兴趣孩子想学什么就学什么

承认自己实际现实没有足够的经济能力给孩子消耗发掘她的兴趣

再来也不只是钱的问题必须面对到自己要对自己的选择负责

听起来又好像很不可理喻那般为难孩子

我没有不给她学只是我比较兴趣知道到底她有多想学也没错吧

那个怂恿我把孩子送去学钢琴的妈妈很骄傲的跟我说

不觉得孩子都学了两年了那时候她孩子才满两岁

我们感情没有好到可以结伴带孩子可能她想为孩子找个伴

 然后觉得老娘看起来钱包还满饱的吧

结果现在对于音乐这一块她看起来也进步不少

能够跟孩子一起进步也不错虽然我比较想提议她顺便学拉二胡

忘不了那时候她的表情变化尤其是我说比较想给娜娜学打鼓的时候

 家长日那天班级任有强调娜娜喜欢画画这事

让我在心理有了一个决定而且她在老师面前也表示很想上绘画班

如果我再不给她去上那么蛮担心老师会请其它人一起募捐侠义赞助

为什么一直不给她去上原因是我从小就不喜欢上什么补习班

补习班就是给我个很好的机会逃课兼浪费父母钱财

(对,女儿不孝后来长大了有在认真道歉加多给父母家用赎罪)

认真的给我画了几幅觉得她挺有潜能的

虽然我家小英跟老爸是夸张赞美进行似的就不好意思强加说明

最重要的是她可以很有条理的解释画里的人物跟细节

看不看得懂是一回事起码这孩子是真的很认真要求要上绘画课

有外公外婆舅舅舅母是她眼里的一家人

原来孩子提醒了我失去已久的热忱跟热情

其实我很喜欢画画的可惜创意有限模仿能力高总是走不出他人的影子 

现在的她就是一直画画虽然都是一样的可是不加于干涉

老师脸上闪过微妙表情给我看娜娜的填色

真有老娘的风用色大胆好事来的

感觉老师才放松心情说这个孩子很自由彩色

真正的对物入色这回事等她大了就会知道了那是她自己的事

起码我知道现在每天去上兴趣班很开心

最开心的是老师一直希望她加入舞蹈班

可是她很直接的拒绝了老师

我也一副爱莫能助其实比较喜欢她跳舞
  

现在每天下班了玩什么

我们玩画画 

八月期待对女儿说的话

Monday, August 1, 2016

5 comments
八月终于来了无法压抑当中的期待

一日之计在于晨所以坚持抱着一月之计在于头(月头)

开心的送走了七月拜拜了向前看不算正能量

对我来说现在活着呼吸就是一种能量不再揪心于正负

得过且过是我最看不起的生活态度却也是给我打气的声音

以为得过且过很容易吗当中需要埋葬多少选择跟无奈还有强颜欢笑

这是对生活最好的风度


家庭里有了不小的变化虽然说是作好心理准备


这个莫名的感觉就像准备好离家出走却拿着行李屹立在原地无法移动

然后就跟电影剧本里的对白一样不是说好了吗不是已经知道了吗不是准备好了吗


心力交瘁大概是我七月的写照

如果不是因为还有一个小小人儿总是一副问号脸蛋

有她的问号我就只好找出属于我们的答案


心理调适很重要心灵沟通很重要虽然我的灵魂离家出走很久都没回来

没有灵魂也好起码可以实际一点面对问题而不是面对自己

退一步海阔天空退吧能退且退是我现在灌输她的理念

为什么要退在很多人的眼中退就是被欺负

当我觉得前进比后退容易多要我一拳过去小事而已

之后呢?后来应该怎么样?一个小拳头之后会引发无法想象的战争

是我夸张还是大家真的没想过

在大环境里不是你对就不是错如果良心说要和平的话

察言观色这回事人人懂除非真的是超级百目鬼还是她/他励志白目抗争到底

育儿经验大家妈妈经总是说不完可是生活环境却是大家一直疏忽的

你我家庭环境本不相同所面对的困窘并不一样

对症下药这事是真的不同孩子的成长背景

家里的所有人物都会影响孩子的人格发展 


最重要的关键人物就是父母自己见招拆招无法就书而教


孩子,学着退吧要进多少以后是你自己的决定

很多妈妈都会说自己的孩子很有想法很有理解力很有领导能力

可惜事实证明这世界上领导属于少数

一个大环境里只容得下一个主要领导一山不能长藏二虎

是大家都自认委屈埋没自己的能力无法张显实力

倒不如静下心来问自己是要势力还是实力

你有实力势力就会跟着来那是怎么甩都甩不掉的

你先要求势力那就会出尽浑身解数打击他人的实力

是对还是错何谓平衡

如果我的孩子有那般领导能力

那是再怎么躲都避不掉的因为环境需要你
 

很多你的问题不是妈妈不会回答只是模拟两可的答案无法满足你的疑虑

真正的答案也许更让人心碎善意的谎言我不会说

沉默是最佳的答案现在我总于明白为什么很多时候超人都选择那么做

左右为难里外不是人那是看再多书都找不到的应对 

你开始知道自己的权利跟要求公平的同时

才知道家里面所有人心中的那把尺都跟着自己的标准而设

公平与否不到你我来说就算我是妈妈也是一样

很多时候让你置身于那个环境里自己决定吧我会那么说

那是因为我觉得你是时候学习保护自己

上天给了你一个很不错的挑战平台这个机会难得也不是人人有

在我心底也觉得不公的环境里你可以找到属于你自己的公平

那是你自己的决定,这就是你的进

 那么我的退就是一种圆满

小事而已

Sunday, July 17, 2016

5 comments
多年以后我还是一样

失眠的时候还是电脑陪伴文字不安分的宣泄

认真想想也不算是失眠只是不舍得睡觉

不想跟枕头缠绵所以跟它保持距离

那么我就知道原来自己可以撑那么久

生活的片段在身边不断环绕没有什么就是刚好今晚不想睡

不睡觉也算是背叛自己的一部分

是清晨也是夜里是孤独也是寂寞

其实一直以来没有搞懂所谓的Me time 

我无法把Me time诠释成爱惜自己的时候

Me Time就是在今晚刚好觉得有点寂寞

追溯回自己的部落一篇一篇那种沉重的情绪竟然没有减少

这么多年了那些年所谓的爱情再一次被超市老夫妻提醒

认真检讨了自己原来还是一样那么不可爱
 
懂得自省却不愿意妥协的固执
 
最内疚莫过于把孩子牵扯在自己的情感内

千万不要说因为她那对孩子是不公平的
 
生活让我们模糊了生命里的角色
 
她的天真无邪让我的俗气赤裸裸的被揭露
 
越是狼狈的要掩盖越是笨拙的慌乱
 
小事而已真的只是小事而已
 
没有自由小事而已半夜自由多么美好兼无价
 
不快活不痛快小事而已喝咖啡也会醉的悟性是我的强项
 
爱不爱小事而已反正我已经爱上那个很呵护老婆婆的那双手了
 
讨厌这种讨厌的感觉小事而已反正喜欢也没有多喜欢就对了
 
所有的事情都是小事而已
 
不睡觉更是一件很任性的小事而且地球多了一只熊猫的事
 
 

超市里的爱情

0 comments
在超级市场看到一对老夫妻如果不是那就是银色情侣
 
我向来猜孩子年纪很准
 
其它的都没有准确过虽然清楚知道不要用眼睛解读他人
 
他们应该都有七十岁有加

请原谅我的忍不住
 
呆若木鸡地看着他们绝无冒犯之意这都怪小英
 
那时候他们在超市跟其它人聊天
 
聊天的同时老伯伯一直牵着老婆婆的手
 
还一直呵护着她的手顿时我觉得超市的冷气很强
 
让我觉得更冷的是他们的情感
 
那是一种我觉得很冷的温度打破很多脑力固定模式
 
他们让我见识到自己的低俗
 
人来人往的小英说真的是难得的夫妻
 
才发现打着夫妻两个字的时候出现了福气
 
小英的口气里透出很立体的羡慕
 
我真的很想直接站在他们面前为什么
 
为什么为什么我一直问着自己为什么
 
是因为不信而相信吗
 
视线无法移开老婆婆被捂着的手好像大老婆一样
 
几秒过去对上了老伯伯的眼神
 
那个从容不迫却坚定的眼神
 
发现了爱情的另一种可能
 
在超市里的爱情也许我真的该检讨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