粉红胡椒

Monday, September 4, 2017

6 comments
家庭新成员 -粉红胡椒 
 
 所以是可以玩我是粉红我是胡椒的戏码了
 
 入住新成员也是需要天时地利人和的
 
 天时是因为跟超人一直都有打算给孩子领养像家人一样的宠物
 
 之前碍于孩子年纪小自我打理都不行了
 
 何必自我勉强左右为难的责任培养不成成了纵容失信
 
 五岁刚刚好一来容易记二来算是个比较有意义的生日礼物
 
 地利是现在家里环境后面隔间很适合饲养
 
 在还没有完全训练狗狗大小便之前是不允许家里走动的
 
 这一点耐心是急不来的持续渐进
 
 陪伴这回事还真的是刻意维持的默契
 
 天知道我们到底在不经意之间埋下了多少幸苦的刻意泪水
 
 人和就是超人好友疯狂爱狗之人的狗交配成功
 
 生下了六只可爱小狗
 
 本来一心只在贵宾和黄金猎犬之中徘徊的

纠结了很久也刚好在我有冲动不管三七二十一的时候没有贵宾也没有黄金
 
 碍于黄金体型跟活动量可能是我们无法顾及的
 
 要不然一定是黄金再来就是考虑到脱毛问题
 
 娜娜很爱黄金去到人家宠物店跟那只二岁黄金约好下次再见
 
 
 好友希望我们可以看看再决定
 
 灰色的眼珠真的很吸引感觉很有灵性(这是要养狗时必须要准备的稿)
 
 想当年在养diamond的时候印象中也说过同样的话
 
 问题是好友是随性之人
 
 完全不知道其实是根本没有留意狗只品种
 
 直到我确定决定去宠物店购买需要物品时
 
 才发现她们竟然是西施!!!!
 
 我看起来像是会养西施的脸吗我完全就应该养鳄鱼的
 
 好了
 
 现在开始多了两只狗女儿请多多指教
 
 (说真的不差再养一只黄金照顾西施顺便照顾娜娜就完美了)
 
 

兴趣班

Saturday, September 2, 2017

3 comments
兴趣班这回事很多人问我意见

 到最后都觉得问我真的是浪费时间还秒杀了她们的兴趣

 一向来秉持着重质不重量不是看你学我就怕输尾随的

后来也忍不住他人白眼的(其实是出于一片关心再翻就难看了)

 不是没有担心过不想很潇洒的说我家女儿什么都不会多棒

 这种自欺欺人的话说了出来要报小学的应该是我

 问我自己喜欢兴趣班吗

 上过游泳课那应该是我最喜欢的课

 为什么

 因为楼下有汽水自动贩卖机(论杯买的不是罐的)

 纯粹喜欢看而且很好奇为什么不会满溢出来

 那时候觉得那架机器是有生命的

 后来加上绘画班印象最深刻至今的就是用马铃薯当模型

 现在我会运用很多随地可取的东西当模型

 很努力去上课吗

 那当然(而且除了创意课其它全翘课那时候我六岁)

 很嚣张很骄傲吗那时候六岁就可以行动自由

 要说不是骄傲也不可能那时候我只有六岁放过我吧

 现在已经步入中年妇女阶段了还是记得要压抑这股恶魔小兴奋心态

 告诉大家这个是不对的浪费钱又浪费父母接送时间

 再来就是为什么去上绘画课

 因为楼下有汽水自动贩卖机

这么巧?是因为这是一栋兴趣班教学的楼层


 说真的老师长什么样一点印象都没有

 学习课程学到一点点却没有持续下去的决心

 那时候春哥的工钱少的可怜还打两份工(小英面摊)

 没有育儿概念认真富养至今没有小姐脾气还真的是多谢老天厚爱

 (大姐脾气是怕不掉的)

 上兴趣班补习班最重要是教学课程没错

 每次我看到这些宣传单的时候几乎看到娜娜四方帽出场

 也许职业关系我不否认这些教育课程教材上的提升优质

 在这些教材人才水准如此顶级搭配昂贵收费

 补习班兴趣班楼下道路外面一堆孩子的相处玩乐(乱跑乱喧哗)

 下课了孩子的所有事不在教学课程里面

 也遇过好的补习班老师会在一旁监督确保孩子安全纪律

 不关也可惜现在的班级教课安排时间紧凑教学者分身乏术

 也有着另一种开课教学说法是
 
 纪律不在教育范围里甚至很多这些专业人士都回呛说

 我们是教专业孩子的教养纪律是父母的工作

 孩子交托你手里在你的教学范围里纪律不是最入门应该遵守的吗

 娜娜跟超人试过因为迟到而被拒入

从此之后都没有再迟到了

 对于这一点我拍案叫绝(完全举双手赞成这就是我所谓的纪律)

 连迟到都不好意思的苛责而向兽势力(怪兽家长)低头

 还是培育者没有试过对父母甚至孩子进行沟通了解

很多人说这样就是罚了家长(关家长什么事)

 孩子会开车吗

 那孩子在家就是慢吞吞的不肯醒在赖床

 你在干嘛

孩子没有纪律是因为父母没有纪律

现在社会没有纪律就因为大多机构没有纪律

没有纪律如何培养人才

心散迟到早退如何成型还是要保持阿Q乐观的态度

 有去就好好过在家没事做(还是怕被烦)

 觉得很多父母真的比我好从来都不觉得孩子很烦

很多时候我觉得娜娜很烦没有在的时候我会觉得很闷

最重要是没有人好使唤

娜娜有上兴趣班吗?

那当然

 

外公的孙女像个宝

Wednesday, August 30, 2017

1 comments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这个我知道

 只不过自从我生了孩子之后觉得有外公的孙子像个宝

 记得我怀孕的时候春哥(我爹)不忌讳他人眼光天天陪我去妇科

 人言可畏这一点心血少一点都不行

 在我还没有变成男儿身时(娜娜的朋友说她的妈妈是男的)


 说是不要紧心底介意到死(最好是有那么帅的男生)

 结婚前有腹肌加上沙滩辣妹形象短裤长腿最重要是一头长发及屁股搭着春哥

 被他好友们调侃是女朋友

 再来就是觉得怀孕嘛应该老公老妈在紧张的

 产检超人多是缺席毕竟在政府医院制度保守时间调动是问题

 说实在的怀孕时候的心情不算是快乐孕妇

 快乐很飘渺行动很实际

 你说我有没有怪过他是有的因为看到了李李仁对陶晶莹产检的重视

 后来他不喜欢提故意提了几下谁知道那么几下就过了几年

(犯贱的呼气-夫妻生活)不提了

 重点是我的双胞胎大肚子

不知道为什么娜娜把位置撑到那么大

 在胚胎时期就明显表现出是个享受派宝宝(这点最近很努力的在调教)

 上下楼梯的时候大家投射的同情眼光

 那时候在我肚子里的娜娜不知道是不是接收到很多脏话讯息

 毕竟一条线达通生命线

(政府机构对于人民的体恤在于把妇科建在二楼没有电梯)

 是多走动让我很多次不小心差点滚动

 孕妇心血少不在话下(天天被抽血还活着是奇迹)

 心情起伏大还要保持正面的面对荷尔蒙的奇袭

 我爹只好现身就算每次刻意不说产检时间他还是定时出现

 像警卫那样把守在我前面(感觉很像要设路障)

 我爹对我的重视说也说不完

 不知道是不是他很想尽快把这个重视来个完结篇

 娜娜的来临让我终于见识到

 那种所谓的要女不要娘的感觉

 谢谢我家公婆在这方面掩饰的还不错


那种开车到家还有人开车们拿东西的戏码不在上演

 夸张是春哥还会把车子泊好让我不用退啊进的那么麻烦

 那时候我的肚子快顶到方向盘了手脚多么的不协调

 被宠溺的感觉我有过

(跟废人一样不过你很享受还会对跟你翻白眼的人比中指)

 后来七个月被发现有早产的迹象在娘家躺了一个星期

 我就知道我这一生不会只有怀孕前后左右忧郁症是会一直忧郁症

 开心的从公主(本来也不是的)升太多级来到皇后

 生了之后就

 抢着把娜娜抱进家里把叶子跟我留给我自己

 感觉废铁人生后所有筋络打通变成钢铁人

 被忽略被忽视再忽略再忽视

 有妈的孩子像个宝

 是我爸的孙女才真的是个宝



 就因为我所以她才得以是个宝

 孩子记得跟妈妈说谢谢哦

 不用客气我先说

 

铁马说

Tuesday, August 29, 2017

0 comments
喜欢到处趴趴走的女儿

很会规划玩耍的时间完全闲不下来

我看起来很好玩但是却是个不折不扣规则多多的娘

随性这回事是自己的担当带着她这般随心很没用安全感

 孩子毕竟就是孩子她如果可以EQ满分我就不会这般讨人厌

 (纯粹自己不讨喜连累了女儿)

孩子都喜欢铁马那是很单纯没有压力的相处方式

记得有一天在学校的时候看到孩子因为不想穿雨衣


被逼迫着一路穿到学校结果满腔怒火随着雨衣

 砸向妈妈摩多火星撞地球的爆裂

 妈妈一跃而下的冲向孩子

 孩子面子挂不住脸上两行眼泪虽然怒火中烧

 可是却明显看出逼不得已的面子问题

 不应战就输了算是顾不得妈妈了

 一边两旁的巡查员跟老师们再也顾不得清官不清官的

 清理并终止即将成为案发现场的母子之战

 在全部人好言爱语的分析母爱跟牺牲奉献时

 那孩子复杂的神情我知道也明白

 他回不去了

 这段母子情需要好久好久甚至更久

 伤痕累累的敷药再多疤痕依旧

 问我为什么不出声

 我

 也犯过同样的错

 也如此这般看不起自己的出身

 我原谅了自己的无知

 希望那孩子可以自省

 不是三言两语的苦口婆心

 而是设身处地的体谅父母

 铁马不可耻是心中有耻所以特别敏感

一个老师问他摩多很羞耻吗

 他一副你懂什么的眼神

 其实他的你不懂

 你是真的不懂

 别装懂有时候才是真的关心

 (十四岁的不懂很多时候在四十岁才懂得)

公正的遗产分配

Monday, August 28, 2017

3 comments
芬姨告诉我她家婆在遗产分配上的事

  一直想要写出来得到她的同意是一定的

 Hom 老太太深得芬姨尊重是想当年少见相敬如宾的婆媳关系

  老伴早逝一手拉拔了多名子女供书教学跟一般的为母则强无异

她是个非常严肃的老太太膝下多名子女接受教育程度不同

 是因为尊重孩子决定继续升学她供

学习能力欠奉的就停学养家

 教育程度不同决定了事业领域不同当然工钱也大不相同

 大家心底大概也有个谱加上各自成家立业生活素质的影响你我都明白

Hom老太要求全部子女每个月供给固定的家用

 (数目是她规定的全部一样)

 全部子女一视同仁没有所谓的工钱少就不需要给家用

 看起来很犀利而且不是一般所谓的慈母

 每个月时间一到如果迟了会亲自打电话直接说明要家用

 如果儿子手头紧可以慢点给可是数目一定要齐整

 这是她所谓的公平

 妈妈是全部人的没有分别说女儿不用给家用

 妈妈是全部人的没有说工钱少的不用给家用

 妈妈是全部人的医疗看护全部都要平分


儿子女儿一视同仁供书教学一点没差

 是自己的选择而不上大学那是怪自己能力不足不关她事

 我说她挺难相处的吧

 芬姨说她很敬重她全部媳妇也是(起码表面上是那样)

 一来觉得很公平而且道理都在理的那一方

 谈吐之犀利让我直觉她是大学教授

 可她只是个普通的菜贩却很上进让我心生敬佩

 再来就是她不跟媳妇住很坚持很强调

 她说大家不用勉强跟老人住再来她也不喜欢勉强自己

 要结婚的请搬出去没有一般老寡母的不舍(霸气的很帅)

 是看到我自己的未来吗(可是我只有一个女儿)

 就连心生孝顺的儿子媳妇有此心意也被拒绝

 要求孩子们请个看护平摊看护费用

 很多人说她年老可怜只有看护在身边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寂寞的诱惑

她从来没有要求过什么就算最后病重

也不允许儿女媳妇们侍候一旁

 看护知悉她所有的一切吃喝拉撒睡的包括吃药打针量血压

 这让我不禁想起外公去世前大家守候病房

 没有一样帮的上忙就连主治医生问的超级普通题目都不会回答

 那时候起我知道眼泪流屁啊没有所谓的关心

 我凭什么就连流泪的资格都没有

 Hom 老太的远见是这时代少有的

那种无法透露的母爱情怀

让我屏住呼吸久久不得自己

就连知道自己病重时间所剩无几了还是可以很淡定的

把律师请来见证鉴定遗嘱的法律合法执行


 实在有别于一般的遗产分配让我对于公正有了新的见解

 全部儿女都有遗产分配

不同的是全部孩子所得到的遗产数目并不一致

就Hom 老太的意思是

供书教学最多的包括上大学的所得到的遗产比较少

在家留守很早停学帮补家用的哥哥继承大部分遗产

原因是弟妹们今天很大的成就部分来之于哥哥

自以为看透世事的我认为一定会有争夺财产的戏码上演

我错了真的是小人(也给小人一个成长的机会下次不敢啦)

 芬姨说大家很有默契的拿了自己部分财产

 没有一点问责(很大数目哦我金牛而且很人性)

没有怀疑只有对母亲的泯然尊重

 带着满心的感恩接受母亲即将离世的事实

 一个没有受过教育的Hom 老太让肃然起敬的是

兄妹之情亲子之间的那份关爱珍重虽然客气却没有所谓的理所当然


 而难得一见在兄妹之间的各司其职

 她坚定得没有一丝溺爱培养出优秀本质的孩子

这就是养育这才是真的教育本质

 从来我觉得钱会显现人性再来就是魔性跟着就是本性

 母亲的大爱不顾一切庄重公正抵制所有大碍

 给我上了一课给芬姨留下难以忘怀的婆媳之情

 不要输给本性才是真本事

 走!去把钱花光吧(本事没到家真是的)




带不走的遗产

0 comments
笔记本有很多算是笔记本控吧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爱收藏吧

 不过我不是那种所谓的膜拜型就是准备很漂亮的橱窗欣赏

 而且笔记本如果买橱窗根本就是博物馆或是图书馆

 挺诡异的吧因为我喜欢黑色封面的笔记本

 认真想想我这辈子就是书一生(输)

 在我的书架就有不少笔记本在其中

 每本都会写到吗都舍得用吗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我是个超级舍得的人

 不管什么东西到了我手上透过使用率都会让它的价值看起来没有那么贵了

 既然买了就好好使用放着不用跟呆在仓库有什么分别

 分别在于这个仓库比较华丽感觉上被供奉吧了

 试过很多人不问自取的打开放在桌上的笔记本

 通常你的反应决定他人继续下去的动力

 打开进去相信我你看不懂的因为都是抄写句子

 从这一本抄去另一本抄来抄去

人生无法复制最起码我很用心复制对人生有意义的句子

 在我的认知里没有什么东西我们可以带走

 David Beckham说纹身是唯一可以带走的

 这句话显然给我无限动力其实根本就是为着自己想纹身寻找借口鼓励

 看着他满满的纹身

 我想这辈子不舍得的人事物那么多身体够地方纹吗

 无聊的认真对待想象那么久超人先生批准了吗

 上天批准了我们在生命可以行使的权利

 生活这回事人人大不同快乐打击接连赶上争先恐后

此起彼落是潜规则

 在生命有限却不知道尽头的镜头里

 文字可以留下把自以为的参透人生

 留给孩子文字遗产

透过我的字感受到普通妈妈不一样的爱恋

又是生病的节奏

Sunday, August 27, 2017

2 comments
这个生病的季节里跟病菌痴缠是不间断的拉锯战

阳光刮风下雨天晴阴天一天之内四季马拉松报到

所以害怕自己忙碌起来太过投入了就莫名换了季

全家人一起病倒因为病菌应该是举家移民就近方便好照应
 
 医生看了几次药莫名其妙的完了病还莫名其妙的再来了
 
 跟医生的会话见面好像编剧那样出个门转个身换件衣服还开麦拉叻
 
 场景一点没变连电视里的卡通汤姆跟杰里都追累了吧
 
 索性不看医生(错误示范请别模仿)
 
直接买药了因为所有的一切也可以是巧合
 
 巧的是我要买的药跟他开的是一样的唯一不同的是他有医生文凭
 
 (我不需要强调自己没有吧)
 
 说真的孩子大了生病不难顾
 
 药水药丸这孩子都没有问题只要不打针
 
 唯一就是夜半时分咳嗽不断呕吐了挺难受
 
 所以她一咳嗽那一夜就是我的失眠夜
 
 失眠了还不觉得自己失眠才是最厉害的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