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会倾听孩子的想法

Friday, July 19, 2019

0 comments

喜欢自己跟妈妈无所不谈的相处模式

有了自己的孩子更是加深我这个想法 一心一意往那个方向去

有了方向就不觉得难 难就在于坚持

难就在于怕坚持不到 僵持不下 唯有一边坚持 一边想放弃 

让矛盾加入考量范围如痴如醉义无反顾的坚持到底 我也是醉了

当然打造跟孩子之间亲昵无间隙的关系可不是一朝一夕

从小培养建立感情厚度加上每天的耐心跟循循善诱 

少一点心思不打紧 全心全意才是轴心

时刻警惕自己 就怕自己把持不到溺与爱之间的那个度

该严厉的时候不心软 该鼓励的时候绝不吝啬爱  分寸是考验是磨合也是成就

看过一本书说 成功是成就了自己 成就是成功了别人 看似雷同可是各中付出 不容小觑

对于倾向西方还是东方教育

我选择最适合自己的精华版 取经这回事还是要看状况而行的 

最怕模仿了形式却失去了真正的教育意义 赢了台面输了情感 

这一点我是小心翼翼的 

跟孩子像朋友 可以互述心事 倾听 真的是一股很奇特的心灵感受 

年轻时总是忍不住反驳人家还没说完的话 我不觉得自己修养不好 只是修行不够

年龄渐长最美好的是 就是让人像美酒那样越陈越香 越酿越名 

开始学会倾听 尤其当我家那个小东西开始学会用语言这个东西表达自己的意愿

吵架需要两个人 停止吵架只需要一个人而已 

说话是一门学习 倾听更甚是


孩子回来很少闷闷不乐 倒是为娘的总是掩盖不了 心事全写在脸上  

长相不甜美真的是(仰天叹气) 臭脸只有更臭 没有最臭

细心的她总是会很贴心的问 今天去学校有什么不开心的事吗

我就会毫无隐瞒的都跟她说 然后遇到烦心的事还会询问她的意见

她会聆听然后分析 再来就是努力安慰 并倚着很小心的方式说你的不对

虽然她年纪小 可是算成熟 很多时候我会采纳她的意见

因为孩子懂孩子 不管是大孩子还是小孩子 我们更是老小孩


那天听到她主动询问我上课累吗 之后就说想念幼稚园老师们

我算细心也很敏感 知道她不会无故提起

跟孩子说话的确要特别有耐心 所以很多时候如果我自己情绪不佳 

就会制止或是终止谈话 前提是必须做到尊重孩子 明白说明是自己的问题

不想在烦心的时候倾听以免做出不好的反应 

主要照顾好自己的情绪才可以顾及孩子当下的情绪 不然只会让情况适得其反

以后孩子就不愿意倾述甚至不知道如何跟人分享或是表达

教育孩子还真的是需要有见缝插针的敏锐 

无可否认现在所谓的时代进步优缺点各异 这是无法避免的

可是滥用了所谓爱 变成不知所谓 才是成就人格障碍最大的助力

起码孩子的内心想法 我知道了 

他们希望学校老师可以好好讲 不要只是下指令 

因为她有百思不得其解的疑虑 毕竟还真的是年纪小

孩子跟大人一样 每次我们如果跟人起争执的话

不都是千篇一律的 我只是需要一个交代 或是一个解释

孩子只是需要我们解释为什么我们要求你们那么做

而不是一味的 坐下 穿黑鞋  换位 脚放好

可是孩子也许并不知道 我们身为前线的教育者

不也是苟且委身在 如果提出疑问就是以不服从上司违反纪律处理

抱着孩子  拍拍她的背 被孩子抱着 借由彼此身体的温度

抚慰她内心已经开始发芽的无奈 那是成长的印记

我不是示弱 而是失落 没有太多不满的声音

是已经适应了这个现实的环境 它的名字叫做社会 


七月小记

Monday, July 1, 2019

0 comments

来不及感概就已经金进入七月了

开始罗嗦的觉得我们已经进入了开始缅怀的年纪了

之后的时间有点霸道的长驱直奔向我们 未来真的来的太快了 

来不到及对未来有太多的向往 明天就已经是未来了 

没有未来感 却觉得有种流逝 那是对惆怅的安全感 


喜欢写 以前觉得写了一定要有人看 

现在写了就为了给孩子留下自己即将成为历史的记录 生活的点点滴滴 

喜欢这样的我自己 不为别人点赞而觉得安慰 

就算没有人爱 我还是要一直这样重复下去

我要抓紧可以重复做自己喜欢做的事的机会



固定的生活模式 习惯了就会变得依赖了 这是一个套路

每个周六送了孩子去武术 就会跟超人来个上班前的短暂早餐时光

真心觉得周末要上班是累人的 不过还有拼搏的本钱就没有虚耗的理由

所以我就算再想赖床还是不愿意错过跟他相处的约会 结果我还是要起的最早

当然如果有时间跟我风花雪月却没有银两资助 那片风花雪月说不定还会让我分心忧心

很多人说我现实主义 所以对此也没有什么好解释的 挺释怀的

从以前就希望我的爱情是 情人手上有花也有面包 我无法爱的缺乏 爱是需要归属感的

也许超人的工作关系在家的时间是精华版来呈现

所以扣除掉可以吵架的时间 必须承认我们的爱是轰轰烈烈的轰炸式 

真心很羡慕那些不吵架的夫妻 虽然其实 超人通常就是保持沉默

所以才会怒火才会熊熊而生 气死我了 

当然婚姻就是这样 最后只好拼命寻找我们无法分开的理由 让自己继续坚信自己的还是爱情


起码还有一个超人男愿意为我拿小刀水果切片 

我很爱这个看起来很芒果味道也很芒果可是不是芒果的 GuiNea 

真的不知道它的本名 可是却对它有种莫名的爱恋

可以一口气吃下三四颗 就是当饭来吃就是了 

这就是为什么我看到泰国芒果会疯狂

这些季节水果就是很吊人胃口 让人就是很爱恋可是需要等待还不一定是美好完整

还要注意看 它的内心有没有已经入住了其他人 而且吃的时候还挺狼狈的

尤其最好吃的部分就是那颗可以握在手中的种子 纤维丝还会卡牙缝 

干嘛把自己搞得那么难懂 所以我觉得它是女人 绝对是女人水果来的


以至于很多人甚至同事好友都会给我带上几颗

可惜的是 长得漂亮的外表很多时候已经被小虫侵占 吓得我

我是生得很大一个 长得很酷 可是蛇虫鼠蚁都不怕我 还很喜欢吓唬我

我会吓得把水果往前扔的那种 唯一的好处就是电影无声版

大呼小叫呼天抢地的画面实在是不适合在下演绎 未免讨人厌 只好咬牙安静

好让自己看起来很冷静 内心却很汹涌 吓死!



这宝贝女儿两只 欢喜冤家一对宝

她们是轻生姐妹 可是性格完全不一样 

(我是要跟人家说 其实就是看在它们是巨蟹座 持家有道才收养他们的吗)

体型完全被控制到 就可以看的出家教严厉 哈哈哈哈

它们的迷你身形总是让我误以为她们还很小 其实已经是小姐了 

不知道狗小姐也是有月事的 请举手 (有点心虚的说 该不会就只有我一个吧)

打理这两只的大小事务 就是大便跟小便 吃喝拉撒的

我知道我完全不应该是西施主人 我应该是斗牛犬那一卦的 再不然也是黄金猎犬

这两只的顽皮胡闹趣事一箩筐 也是少不了吃藤条 却还是一如既往的自我 真好

情分这回事是哲学无法解释的 也许我很爱跟她们俩碎碎念

她们真的很懂事 只是还是很找碴 每次两个打起来的时候 

我就会很暴躁的说安静 或是只是瞪她们 她们就会马上亲嘴以示恩爱

有些时候还会呜呜呜的回应我 她们懂我可是我不懂她们 

可我们就是一家人 收拾大便的时候是很想立刻她们变成陌生人 


谢谢死党从韩国给带回来的蓬纱裙 虽然不适合我 不代表我不能驾驭它

很多人都担心我的样貌跟妆容很难搭配 其实我觉得大家想多了

只是大家喜欢发表对于时尚的品味 我倒好 没有比较 就是自己的特色

乱七八糟也是自己的 混搭很多时候不是衣服有多潮 是穿衣服的态度

举手投足的流畅跟随意 而不是不自在的觉得不对劲 

蓬纱裙有褐色跟灰色 可惜没有黑色

在我很喜欢某种物品的时候 是没有在纠结颜色搭配的 粉红尚且不在考虑范围内

甚至觉得有机会可以挑战桃红色看看 

态度可以改变你看事情的想法 可是本质不变 

起码现在不再限制于自己设下的圈子 偶尔走出圈外看看自己 

也没有那么糟糕 虽然离可爱是有一段距离 

我喜欢这样的我自己 也对接下来的七月 张手欢迎

七月 你好!2020年的六月再见!

【麦当劳】排队小人情

Sunday, June 30, 2019

0 comments

排队在商场买麦当劳冰激凌的时候

每次大排长龙 而且这里的排队没有模式也没有规划 异常自由 所以怨声四起是常事

所以我不是不喜欢排队 尊重公正模式 只是为了避免插队的情况出现 

不是所有的排队的人都知道自己的队伍是在哪里 现在人的自我意识超过公民意识

这真的很考验公众包容 也考验我有没有这个想排队的心情和耐性

我绝对不是那种为了得到什么东西而排队的人 也许在这方面觉得放弃真的比较容易

当然也很庆幸有个愿意为我排队没有怨言的超人先生

这个我愿意 是真的很愿意

所以每次被人碎碎念 错过了很多打卡地点 打卡地点不会比我的心情重要

没有打卡并不代表我没有到过 这个证明顶多是为了趣味而已 何必较真


而且排队是很讲究频率的 常排队购买某种特地商品的人会知道要如何排队

那天我前面有对夫妻带着个年纪差不多五六岁的小女孩

麦当劳冰激凌排队模式是 排右边还钱之后往左边等领取 

是方便也给售卖员工处理下单时间 接下来的人流可以继续下单购买的意思

可是那对夫妇排错了队 以至于还没有买

我跟孩子靠向右边 结果柜台人员就跟我招手

结果我听到隔壁的先生跟老婆说 原来要这边排队的

靠着柜台蹦蹦跳的小女孩很兴奋的等待冰激凌 殊不知爸爸还没有点餐的

听到这句话  我望向他们 他们的穿着是普通随意了一些 

我跟女儿马上跟他道歉说 是你们排先的 不好意思

当下的他很不好意思的 却又不知道如何反应 

跟柜台示意说是他们先的 麻烦了 那时候柜台服务员也出现一丝歉意

(其实她是可以提示那个爸爸的)看样子他们已经摸索好一会儿了

后来我留意到那个爸爸看了我们几眼 买了一个冰激凌 

听到孩子一直说 很好吃 很好吃 爸爸嘴角的微笑 是我很欣赏的父爱


其实我们的公民意识已经出现问题了 教育制度的所谓的道德权衡已经倾斜失衡

没有谁对谁错的问题 也不是少了尊重的问题 

是没有时间去认真进行尊重的这个问题 

柜台人员是忙 忙到没有时间好好跟人家示意应该排在对的地方

每个人的时间都很宝贵的 时间赋予全部人一样的权力 



就拿我妈来说 她是骑铁马的 很多时候摘下了安全帽加上防晒夹克

很多人看到了并没有给她一定的礼遇 这是她跟我说的囧境

甚至很常被略过 直接往后面的人买单去 简单来说就是看不起人的意思

也许争执起来还会解释为没有看到你呢 

又有谁想到 这个打扮起来可是个气质出众的老妹呢 

为了提升她的安全感 自信心 多次约会她在餐厅 光明磊落不在乎人家的眼光

让她知道每个人都值得被尊重的 不懂尊重人的人其实根本就不自重

我常跟学校的孩子说 这个社会不是有钱人看不起穷人很可恶

是穷人看不起穷人才真的是人间悲情


【新奇感】 不喝咖啡也没什么

Friday, June 28, 2019

2 comments



以甜点出场的苹果派 我爱苹果 也爱派 可是不爱苹果派

我是那种不喜欢水果跟面粉一起的人 随着年纪渐长 没有以往铁齿

不过对于甜点配搭始终坚持香草雪糕 毕竟我觉得巧克力的个性太抢了

蓝色大门 Blue Door Cafe 提供的苹果派成功俘获我心

口味这回事真的很个人 所以坚持真的就是内心的喜好 没得勉强

苹果派的酥脆 外酥内软 觉得就是一副很温柔的抚慰舌头

送上餐桌被顾客享用时 还特别预热以保持那种热加上雪糕的那种冷

香草雪糕可以看出店家的诚意 香厚浓郁的奶味还有饱满的分量 不求其

苹果内陷确实偏酸 如果只是单一享用 也许很多人都无法接受 起码我娘跟孩儿都不欣赏

搭配雪糕 那冷热交替的冲击口感 其实是给口欲带来一种满足的快感

想念这种感觉 也开始有了尝新的新奇感 可想而知我是有多闷

而且有多懒看餐单 每次都是迅速点餐 不喜欢那种服务员在一旁候着的时间空窗感

所以都是一贯了无新意的重复餐点 自己也不禁觉得好无聊也无趣 

真的不应该是这样的 人生那么多选择 实在是应该多纠结一点


开始不喝咖啡 为了健康 为了自己 为了愿意跳脱舒适区的自己

尝试爱上茶 可惜 我真的不是很喜欢茶的那股淡香 感觉太恬静了

喝咖啡重症如我 忽然间戒掉 好不习惯 可是我借由脸书宣告 藉此监督自己

要靠自己的个人单薄的意志力 是无法抑制强大的欲望 

对!!! 我很弱 我承认! 没用的东西 哈哈哈

还好有意外的发现 很意外的 竟然可以接受牛奶的那份奶味 跟我超级不搭的

以前我都会很怀疑自己一天 最高纪录六杯三合一 或是咖啡厅的浓缩两三杯

人说酒精中毒 我不知道算不上算是咖啡中毒

那时候的一口甜点 一口咖啡 人间天堂啊

虽然现在不至于是在地狱 却还是偶尔想念咖啡那个性的抢味

却一边开始觉得自己有从良的感觉 (怪怪的形容)

不过真心觉得戒掉这事 果然不是一个事 是自己的事 

要不要 你自己可以做主 做不到又不愿意尝试的 

是潜意识的不想改变  心虚却又理直气壮的对应着

其实 喝牛奶真的很不错 不喝咖啡也没有多不好

自己愿意改变的这个发现真的很不赖 

【心情】被调侃是这样的

0 comments

被很多人调侃 你的生活除了孩子就是工作是吗

是啊 我承认本身就是个很闷的人 加上也不愿意跟不喜欢的人分享我的有趣

所以就直接坦诚 很多人会跟我说 说了你不要介意啊 

(言下之意就是觉得我会介意 那干嘛要说)

加上还没有拥可以说走就走旅行的本事 只好继续酝酿自身实力

真的觉得带孩子趣事一箩筐 分享也好给自己留下顺便记录 

就怕有天老人痴呆发作了 也许文笔会引起我的脑额叶的共鸣

我那是那种很小心处理埋怨的事 不是说我不会 只是很选择性的看人

如果我会跟谁埋怨就代表说我是很相信对方的 

当然大多情况还是选择不要说最好 

因为如果你告诉了风 就预料到它会把消息带到森林去

也许我身边也多是那种不喜欢接受埋怨的人 可是大家的言语之中透露出来的埋怨 

就定义为不算是真的埋怨 所以那把埋怨的尺度是个人掌握的 

为了不跟人较真 还是选择保持沉默就好 结果就被人当成很冷漠

也许情商这回事 不是你愿意学习就会的 脸蛋甚至脸部表情真的占了蛮大比列的

冷漠也好 热情也罢 讨好他人本来就不容易 

很多时候蛮失望的 在我认真想表达善意的时候 是我最亲近的人

把它解读为怯意 认为我就是害怕他们不开心 当尊重被误解 还有什么比沉默来的有力量

我的不把自己当回事 跟对方的太把自己当回事 这下就真的是事了

不是所有的关爱跟尊重都会有回报 可是当不平等出现的时候 

所有的没有关系就变得有问题了

这就是我很常跟女儿说的 不是所有的对不起 都会换来真的不要紧 

从小我们就被教育为 学会道歉 并接受道歉 背后真正悔意跟改过意义模糊

告诉孩子做错了事必须道歉 可是人家接受与否 那是人家的权力

而不是一副 我已经道歉了 你还要怎么样

 要记得 我们有选择不原谅的权利 无须假装大方 


【六月温馨】父亲节快乐

Sunday, June 16, 2019

0 comments


2019好像旋风扫过 一转眼半年过去了 不过今年赚的不是钱是体验跟学习

基本上 对我来说 过得比之前这些年来的充实很多很多

自己一直埋伏在自己的舒适圈里面 最贱的发现是 竟然没有觉得舒适感 

这真的不是跟自己过不去是什么

虽然我还不至于过得多有挑战性 起码可以重新探索加上重整自己的生活步伐

对我自己来说 算是今年清单上的一项应该打勾的增值

今天是父亲节 虽然每年一样过 可是觉得感悟就像沙滩上的脚印那样

越走越深 不知道是体重 是肩膀 还是心理 克服是一个很揪心的过程

看着爸妈年纪变大 性格好像也变了 话变少了 眉宇变深了

见面变少了 问候简短了 笑容变微小

我知道 他们只是老了 也害怕了 

虽然很喜欢我们的陪伴 却也害怕因为我们的陪伴 而耽误了我们的生活节奏

没有时间见面 电话那头其实是不到二十分钟车程的距离

可是耳边传来的开心 却好像我们分隔两地那样远

见面的笑容远不比电话那头来的关切

其实我发现 他们只是害怕被孩子嫌弃 是因为他们开始没有自信

他们没有自信是因为我们不再需要他们

其实东方情感过于礼遇 我是真的这样认为的 

不善于表达的沟通让爱模糊了 让关爱语言变含糊了

我们不是不需要他们 我们只是不想打扰他们 麻烦他们 

他们忘了我们已经长大 已经步入他们那个时候开始自己家庭生活的我们了

我们不是不询问他们的意见 也许我们也错误的以为那就是对他们就好的决定

因为他们每次都会说 随便 你们喜欢就好 最后摆摆手作罢

我们会急切逼迫他们尝试很多新事物 只怕他们跟不少脚步

却忽略了他们内心的恐慌 我们是不是开始嫌弃他们了 

不是每个爸妈都是喜欢时代脚步这个东西的 

其实我只是没有把我内心的恐慌让出来 我怕如果老天先收掉我呢

那你们怎么办 (我知道大家又要说我想多了 哎)



其实他们的要求很简单  你不需要你不会 只需要你假装不会 假装还是很笨 

他们会很开心的觉得很受用的跟你说很多 很多

当然他们记得的就是现在的以前 

因为现在的现在真的比较少 

加上现在的生活步骤紧凑到就算见面 手机在手是打扰了相处的频率

说穿了 我们只是失去耐性 才每次见完面就觉得下次我们要多一点关爱

真的不要以下一次来美化你的心虚 

我很重视跟家人的聚会 互相调侃 找机会被爸妈叨念一下

他们会很意气风发的说 你怎么会那么傻 干嘛会那样做 

你不可以再这样了 你几岁了 你要做孩子的榜样啊 什么的

之前我都会不耐烦 不过我不会生气

可是现在我不再不耐烦 我会面带微笑的看着我爸妈

然后他们问 干嘛 

我会很无赖的笑着说 被你们的骂的感觉真好 

我妈会说当妈了还是那么疯 这不就是我保留时间的方式吗

没有下一次 真的

关爱家人最严格的把关就是

每一次的见面也许就是最后一次 不把自己刮醒 

难不成想等醒的时候 物是人非吗

爱家人 不是嘴巴说说而已

赋予实际行动 有时间就尽量陪伴左右 不一定需要昂贵的旅费

而是需要那种跟你心跳频率一样的温度 这样就够了!


祝愿全天下的爸爸  还有我孩子的超人 父亲节快乐!




【甜点回顾】假期有伴最乐

Sunday, June 9, 2019

0 comments


女生就是爱甜点 我觉得现代的女生比较幸福 

记得我小时候根本就不知道原来我会有吃的到草莓的一天 

(是不是有不小心透露出我是愤童 好没有希望的童年 哈哈哈哈!)

那种酸酸甜甜的感觉 不管我看起来再酷都还是喜欢甜的 不喜欢酸的

而且我不喜欢绿色的奇异果 偏爱黄色果肉 对于水果的酸劲是无法妥协的

回说草莓搭配甜点真的不是普通的一流 竟然可以跟巧克力做配搭 竟然没有违和感

所以咯 很多人骂我外表主义 拜托你们试想看看榴莲搭配巧克力 

我爱榴莲 爱巧克力 可是我坚持反对他们在一起 我是坚决不会同意的

很有妈妈的护卫感 妈妈情绪起伏是大了点 尤其是假期的时候 



加上这个假期聚会多 见了很多人 起码不再宅在自己的世界里 外面的世界真的不一样

所以就把可能不小心会变成小宅女的娜娜带出去 跟着我吃香喝辣的

可是这孩子大了不再是那种容易受摆布的孩子了

(然后我每天都在幻想用蜡笔小新妈妈的招式对付她 )

会给各种意见 会开始很有主见的闹别扭 这个假期是再考验跟磨合母女相处

这个时候我不禁觉得磨合这回事是从小到大都在进行的 

再来就是她是个草莓控 结果我以前真的不知道原来草莓蛋糕竟然是粉红色的 why?

所以如果有草莓米饭 也是会点的意思了 放过我吧



终于有别于粉红色的甜品出现了 结果是Oreo 

我没有迷恋Oreo这件事 我自己都感到很意外 那种甜腻的感觉 真的无法消受

如果变成碎片就是不是很主角的那一种也许还可以

可是最害怕就是那种大大一颗就是很占有欲的宣战 我就是主角 来吃我吧

那要那些旁边被壮烈牺牲成碎颗粒的Oreo 情何以堪啊

所以 不好意思说有一段时间人家点什么 我为了省时间也点一样的

结果两次都点了Oreo奶昔 真的 很奶 真的很不稀 真的甜到我要shake 叫妈妈

为什么我女儿那么不懂我!!! 为什么?

不过说实在话 配角搭配冰激淋 而且一定要是香草口味的 一定要!

金牛就是那种莫名其妙对食物有强迫症 你们看到我吃东西时候很激动 

转头就好 不要报警



好啦 跟我出去个几天 起码品味有在加强中

看着她吃甜点的积极样 真的就是有伴最乐的时刻

终于知道要点了个巧克力  要不然我会碎念她 基本上甜点都是让她决定

不然在柜台点餐讨论接受不到服务员热切的眼神 会误会他爱上我 何必呢

告诉她要顾全大局  可她都是怂恿大家支持她的爱 



你们可以拉近一看 是Oreo吗 

其实那天我蛮惊讶于她的选择的 起码有别于以往的粉色系列 有待加强 记得嘉许

所以久没有特别留意那些所谓的配角 而且还是被人偷偷消灭掉

雪花冰真的是雪之后的冰 真的可以长时间都不会融掉

不然那可是很狼狈的画面啊 我是很介意桌子点点滴滴 尤其是白色桌子

因为旁边那颗巧克力雪糕已经开始融化了 

不过我觉得吃雪花冰基本上就是一个很忙碌的甜点 

可以减少没有话题的尴尬感 因为你忙着在那边处理四面八方都会滴下的危机

很多人就会觉得干嘛不要用大一点的碗

如果碗太大就会失去那种澎湃惊喜感 那是捞而不是品了 

基本上 强迫症如我就是会一直抹桌子 知道侍应生打工不容易啊 

这个假期算是超额度的甜点假期 

当然我家那个贪吃的甜点妹可是很直接的生病发烧

没有特例 习惯就好 难得放纵 假期结束 

开工愉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