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厘头的夫妻

Saturday, August 25, 2018

0 comments
超人拿了一张图片问我第一眼看到了什么

他难得风趣我也就认真以对 

因为他时常说我没有认真在听他说话 殊不知道那是保护他生命最好的办法

记得我们要成亲的时候 我家那开通的婆婆就好声相劝的对超人说

记得有什么一定要让着阿妹 (我家很喜欢取一些名字跟本人不符的)

不要跟她吵 超人点头如捣蒜 觉得我家难得出现很讲理的老人家

结果我那可爱的婆婆竟然说 不要跟她打架免得进医院的是你

那时候我问超人 你为什么没有告诉她 你是超人来的

离题 离题 

超人手机里是一张他朋友到处传的测试照片

那是一个以黑色为背景 让人第一眼会有错觉的照片

我一眼闪过说 你们在看胸部吗

娜娜说是 bat man 蝙蝠侠

超人大笑说 你是男的 是要那么开心吗

我说你少来 明明就是胸部 穿黑色比基尼的胸部

他很认真的说 我真的看到蝙蝠侠 

我说所以我是男的 你是瓜瓜吗

当然我们私下没有那么有文化 我是用奶来称呼的

我娘常说超人是被我带坏的 那请问下我是从哪里变坏的 真是

从来 很多熟悉我们的人都知道 我的性格很直接

超人不像超人所以他喜欢超人 说好听点就是他很温柔 

不好听就 (我看起来像是会说老公坏话的人吗)

从来不管他去到那一间公司 最后都是我比他常被约 当然女生居多

不要怀疑 我真的比任何人都懊恼 因为我很宅

爬山 游泳 喝酒 BBQ 健身 而且很多人喜欢我是 因为我不怕晒

很多人说超人老婆不怕晒 这是赞美吗

性格直接倒是让很多人喷水是真的 这就是没事都穿运动型内衣

我怕走光啊 虽然这个机会很渺茫 欧美的名模看过来

再来就是超人的朋友只要一约 我马上把超人送出去

喝酒聚会应酬这是男人开心时光 我通常都不跟去

除非对方说带了老婆 我就更不会去 我也会打听对方老婆是谁啊

最怕是那种心不在焉整场盯着老公看的老婆 

是有爱到那么深吗 

夫妻默契很重要 聚会孩子谁带 

提前通知是我觉得最基本的尊重 当然如果是临时邀约 

时间多晚不是问题 超人从来没有踮脚回家的压力

他只有老婆没有等他回家的感慨 

我干嘛半夜不睡觉顶着黑眼圈 眼霜卖很贵欸现在

不夺命追魂 除非我半夜上厕所还没看到人影 那么就短讯

加上如果喝了酒 我还真不希望他马上开车回家

对于打电话这回事 倒是他打的比较勤 对于电话我是没有那么警觉

所以他才买了智能手表震动我(这语句有怪吗)

后来还被家婆叨念我说为什么不打电话追他回家

所以如果看到超人电话响起都是他娘在找人 多好 我还有家婆帮忙

做人 认真的 你就输了 这句话我从来不赞成

我可是很认真的在不认真 对待我们的情感 

除了在夫妻之间 我觉得 男人要有面子 也记得把面子还给他

我多喜欢人家说我怕老公啊 是大家都不愿意相信而已 

不过也真的有人说我很怕他 其实对于捕捉人家脸上那微妙表情很有兴趣

很多女人听到老公说怕老婆 那副沾沾自喜样 搞得好像奖品很丰富那样

倒是听一个好友说 他的好友变成我的好友了

超人说到老婆会嘴角上扬微微笑 

回头我问他 你是有那么爱我吗 

他说 有一个很无厘头的老婆 不好笑吗

超人给了我一个家

可我可是活生生的给了他一个独立星球欸 



热水瓶

Friday, August 24, 2018

1 comments
私下问自己常常那么舍得把东西丢了会不会后悔

随着年纪渐长我真的没有印象已经丢掉的东西 

再来就是每次丢东西之前都会很努力挖掘对于物件的记忆

超过一年没有见到也没有想念的还是割舍吧

所以为什么有些人的东西会用到陈旧因为也是算是成就感的一种吧

这个咖啡猫热水壶 跟我弟一样年纪

一直以来没有被我爹丢掉是奇迹

我之所以那么阿沙利的丢东西也是因为爹爹是舍得的江湖人士

所以现在我有点不再相信星座 还是个人成长背景靠谱点

这个咖啡猫是 Thermos 当年可是价钱不菲的物件

可是我爹是今朝有酒今朝醉的 钱花完可以再赚的土豪思考

可惜我们眼睛长在猫身上的觉得是不过是热水瓶一支

不知道老爹是不是偶尔想起多年前在襁褓中的弟弟跟

因为怀孕却要幸苦工作的妈妈买了个很棒的热水壶给妈妈做月子

现在辗转的来到我的手里

不得不说 以前的所有物件跟情感都有着一定的品质保证

坚而受岁月摧残而为了在生活空间里占有一席之地

漂亮 好看 些微泛黄并没有显现污脏却有一丝稳重

流行一句话常说 现在东西坏了就要更新

以前东西坏了 会想办法修理 

其实很多时候不是东西坏了 是自个儿的心变了

时代环境赐予幻觉 让人觉得复古是刻意 

再没有自然是所谓自然 

爱护 珍惜 懂的人 便懂

热水壶 暖了喉 暖了心 更是是关系的呵护
 

假期妈妈经

Thursday, August 23, 2018

0 comments
每次到了假期很多妈妈就会跟我说很累
 
当然我都愿意相信那是很有满足的累
 
很多时候我都在人的调侃中接下 我觉得自己真的很幸运
 
工作虽然跟我的外表起了很多争议
 
可是他人口中的假期多倒也是不争的事实
 
记得在孩子快满三个月大的时候 距离开工也不过两个星期
 
因为某些原因 对我来说倒好 因为没有那么满意家婆安排的亲戚保姆
 
车程很远 加上孩子那么小就要跟着我出去 超人常年在外
 
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 预定的保姆家里有经济状况被骚扰
 
让我马上可以进行寻找新保姆
 
我的性格不求人 固执也理性现实的告诉我不能坐以待毙
 
朋友运用人情帮我找了靠近工作地方的保姆
 
超人不在家 抱着孩子没有四处找保姆是万幸
 
后来跟我保姆提起说 那天的我这个新手妈妈狼狈得来又懦弱
 
她说 我看起来瘦弱可是杀气让她第一时间马上拒绝
 
完全不想接下烫手山芋
 
我有着一副难搞脸啊 怕死以后问题多多
 
现在我常在想为什么我没有得到产后忧郁症啊
 
不知道多少人说你的女儿谁要带啊 我必须按下脾气
 
把这些话收好 该低头的时候 就低头 那不是委屈那是一种方式而已
 
加上她的理由很简单 不收教书的孩子
 
理由就 当然是因为她跟之前顾着的老师有很多分歧
 
我的朋友出动人情为我人格担保 加上我说只要假期都不需要顾孩子
 
工钱照给 因为是我自己要带孩子的
 
这点我倒是真的要为保姆跟补习老师说说话
 
不可以因为自己的孩子不去 就打个电话说私自决定不还保姆费
 
保姆也是需要这份钱过生活的 人与人之间 计较会使你失去更多的
 
 说到做到是我断了自己后路的原则
 
后来我家保姆可是在假期挂念着我家的妞
 
叨念我有时间就把孩子放过去跟其他孩子一起玩
 
可是我每次都说我舍不得啊
 
虽然很多人就会觉得我很傻 保姆费反正都给了
 
干嘛不去努力争取自己的me time
 
每次人家那么说我也是有动摇的 照照镜子看看自己的周围 还好还好
 
脸蛋还可以偶尔出现的皱纹近视假装看不到
 
身材还可以 白头发偶尔飘出来个一两条 还好短毛就当反光不是真的
 
 
其实我跟娜娜是两个me time 她 me 我也 me
 
  等于 我们可以在共同的时间里在书房一起读书写字 
 
从小 她不难缠 我跟超人只要其中一个有朋友聚会都会告知孩子
 
娜娜可不是每次都接受的 可是我们都会很大方而且耳朵很聋的忽略哭声的跟孩子拜拜
 
几次下来之后她会尝试要求跟去 我们就会约法三章 看情况而定

多数是不带她 难得聚会也确实不想分心照顾她 除非友人也带孩子
 
可是超人的男友人聚会我就从来不给她跟去
 
很多女人会唾弃我说 男人也可以带孩子聚会
 
个人看法 会再写文分享
 
孩子需要妈妈多过保姆
 
难得假期啊 我努力栽培了一个好伴儿 

干嘛给她陪保姆去 真是的
 
 

自娱自愚自愈

Wednesday, August 22, 2018

2 comments
很多时候是不吃辣管着吃辣的事
 
我自觉自己是个很简单的人 说过了点就是蛮闷的
 
穿着除了黑就是白再了不起了点就是灰 偶尔出现的彩色是少有的唯一
 
不爱红色 也不爱黄色 却对于赋予在食物上的红色辣椒 黄色咖喱欲罢不能

体内机能是不好还是差其实有点掩耳盗铃的固执己见

唯独绿色青蔬菜是维持体外那还可以见人的身躯 腹肌没有六粒是青色在掌控
 
娜娜说如果可以妈咪的全部都会是黑色的 
 
那时候她跟超人讨论家里铁门渐渐掉漆要油什么颜色
 
至少她不会再像小时候那样一直问为什么你喜欢那么喜欢黑色
 
其实她是想让我知道她不喜欢黑色
 
我比较直接 说我不喜欢粉红色可是你喜欢啊
 
超人喜欢原味什么都不沾酱

娜娜就跟普通孩子一样喜欢甜酱一点辣都接受不了
 
有些人说我的味蕾甚至是胃大抵是坏掉了
 
咖啡起码为我的生活增添了一点色彩
 
穿黑色 爱吃辣 咖啡瘾 脾气坏 
 
感觉我是坏掉的在活着欸 原来在人的眼中我很自己
 
生活环境 成长环境 工作同事 很多不到我们控制
 
我从来就不理会谁人喜好吃什么 
 
彼此并没有冲突 这种带着小发现大惊喜的发现真的让我觉得很用
 
我很贴心的为这些好奇的人翻译了心底话
 
甚至有人说原来你会吃甜的  (心底嘀咕说怎么就吃不胖)
 
原来你会穿裙的 (一个男仔头穿裙居然那么美 比我美多了)
 
原来你电脑数理那么差啊  (真是还好 不然就接近完美了)
 
原来你是路痴啊 (难怪去哪儿都有老公载)
 
原来你有结婚的啊 (没有人跟我拼豪门市场了)
 
原来你是华人啊 (鼻子坚挺的还以为是欧美混血)
 
原来你怕冷啊 (怕冷的女生都是心地善良的)
  
好意还是假意 都是一种相处模式的选择而已 

为什么要拿着人家的恶意攻击在心底默念跟自己过不去
 
刚开始的时候我都是捏自己的大腿为保着对方的面子 为自己
 
智商跟气度是同等的 我唯一最清楚自己身上的杀气 可以让我保持沉默 

  不受他人调侃而动摇 自娱自愚自愈
 

对了我还爱吃酸 水果酸就无法接受 所以尖酸刻薄 我还是有的 
 
只是这些年来多谢超人老公悉心教育我成为没有攻击性人妻
 
眼神这回事就电波释然无法控制 
 
所以我有好多副(也只是两副而已很多是被屁股坐断了)书生眼镜 以图制造亲和力
 
其实生活就是这么无奈 没有这些问好 哲学精神如何纯在
 
咖啡 嗜辣 黑色 脾气臭
 
牛奶 甜食(天使)白色 情商高 看起来好像是促销配套那样
 
从来迁就人家不吃辣对我来说并没有冲突 肯叔叔也是有卖原味鸡肉
 
我穿黑色 都看得出我是辣椒
 
其实   我只是普通甜椒  

甜不辣就不要管辣椒的事 
 
生活酸甜苦辣 都是个人选择 何必那么烦恼人家的事  是不?

 

不讨好你的傻

Tuesday, August 21, 2018

0 comments
其实不难发现很多人的眼神都对娜娜表示同情的眼神

也很多人对我有女儿这回事认真存疑 是要跟我交往吗

在还没有为人母之前 可以很开心的在身上挂上生人勿进

(不知道为什么有个超人牵着斗牛犬的我在路上走的画面闪过 )

是人还是兽 最后孩子的到来把我变成更好的人 
 
我没有大家想象的那么开明 (其实想也知道)

试过问学校的大孩子们 我是不是很可怕难相处

他们难得脑部链接那么和谐好的一致夸张表情加上高八度的声音 说不会 


只是人都会有种迷思就是觉得自己很开通 怕死被人说是古代人思想迂腐

我也不意外 

一直希望自己是个很开明的妈妈 鼓吹自由 认真为孩子奔跑吧 当啦啦队鼓掌

可惜这份认知很快就故障 固执如我知道孩子有投票权之前归我管

很努力打造一个跟内理不符的外表

最本事的事 就是从来没有认真的活得像自己


忽冷忽热是学校办公室跟课室现实写照 老师的心情也是这样

孩子幼稚园的冷气强的让孩子必须在闷热的天气穿上外套

结果我爹去载外孙下课的时候发现 放学了那孩子不止穿着厚重外套还扣满纽扣

那孩子不是普通的怕热 我爹毕竟跟我基因相连的嗅出不对劲

跟我比手画脚的说已经知道是孩子好朋友的杰作

还跟小朋友说不可以那么做 

看到我莫不出声 嗯 都是人家的错

我轻声问娜娜 那时候你热吗


你是一个那么怕热的孩子不是吗

你自己热 自己不知道的吗

你不会解开纽扣吗

宁愿冒着会中暑的可能也不愿意解开扣子

只为了人家说的 不要跟你好 是吗

外公马上出声解救说是她们帮她扣的

我很严厉 还好我真的够不孝 问我爹说这么大的孩子

不顾自己的感受只为了迁就他人 那她就真的是傻瓜了

她静静的不出声 

对错是非要懂 理智理性是从下培养的

孩子 能捍卫你心的只有你自己 在你还没有有这份能力

我是唯一可以捍卫    纵容自己受伤的你

你把我给你含在嘴里的汤匙 被人当成伤你的利器

我不怪人 因为是你的放纵

让你有机会混肴视听的把自己理所当然的当成个受害者

发现的早不算坏事

超人不认同我出手干涉孩子交友问题

请认真相信我职业经验 不是只有当事人才知道痛

很多时候我们是有情感的旁观者 无法甚至即时相救的痛 

有点麻痹却屡试不爽的循环

孩子真的还太小 还没有到可以认真分辨是非对错 

经验告诉我 我还没有真的可以参透人性的本事

无法也不会讨好孩子 是我坚守母亲的职责



帅惹人的亲子篇

Saturday, July 14, 2018

3 comments
同事好友清晨在红绿灯时看到驶过面前的黑色房车

忍不住醒神起来 她说哇 帅哥欸 

再认真一看 好熟兮的车身 才把车上的人给认出来

(还用了几句不文明的话骂了我一餐 还怪我 )

那就是我 前面刘海变短没有把女人味飘出来 却还是很帅

认识我的人都知道 不是接受调侃与否 是这是我自己愿意呈现的一面

难不成每天为了人家说我像男的而大动肝火 怒啸叫骂吧

很多人为了不知如何下手触动我的火 而直接报告说 你看 脾气多么差

脾气差是真的 就像人说的踩了尾巴 可惜的是

不管我把尾巴收藏的多么好 都会有人愿意以身犯险只为了看我比中指

让他自己不好过 好取得证据明证我的脾气

相信很多人有这样的看法 也很多人不认同 树大招风(嘲讽)

 看来很多人连树都不放过 更何况是自由活动帅气的我

之前上司说 你注定要承受这不断而来的攻击 迎合只是虚伪 更惹人厌

我不是没试过讨好人 可惜 那种情操我需要入庙打坐还不一定成佛

日久见人心 跟日久贱人心 是一样 

没有想到已经接近免疫的我 竟然有个免疫力差的女儿

原来这个小妞在幼稚园里被小朋友嘲笑说妈妈是男的

起初我没有认真放在心上 因为我们已经讨论过了喜好各不同 需要的是尊重

比如我不喜欢粉红色可是我接受她的喜欢

她也必须接受她不喜欢 我的黑色

却因为被人说妈妈是男的 妈妈是爹 不断提醒我 

还好我神经再大条都在一个星期内发现不对劲

问她 你是不是很介意

她说什么是很介意 我说不喜欢的意思

她眼泪不受控制的流下了说 很不喜欢小朋友们那么说

还会强调 她不是哭只是眼泪流下来

哭可以解决问题吗  不行

我会因为人家说我是男的就没有奶奶吗

会因为人家说我是男的就是爹地吗

会因为人家说我是男的就不再是女的吗

不是! 

所以我绝对不会因为人家怎么说 就去改变自己的外表

而且

有多少个妈妈像你娘那么有个性 超级短发 

一直说我帅 其实是不愿意承认我很美罢了

在孩子面前 我选择摊开自己的想法 面对自己的喜好 

如果连这点我都做不到的话

长发还是短发 男的还是女的 根本就是外星球啊 

而且我还以为她会不会气的跟人起争执

她说没有 只是很难过的跟她们说不要那么说了

我说你就跟她们说 我妈咪如果长发的话 会是最美的哦

最后我不得告诉孩子 教育本质分辨是非对错

真心对待你的朋友 哪里舍得你眼里的难过 让你难过的是值得被割舍的

我拥有的少 也多 就是这样的意思

做好自己的本分 他人的意愿就不多加干涉

现在我可是孩子口中那个又帅又美的妈妈

这份认知并不容易 

 

煮妇生涯

Monday, June 18, 2018

3 comments

不煮 孩子吃什么

很多摩登其实相对的这个字写起来有点老派

为什么要那么为难自己 出去吃就好了 促进经济购买力啊

这也是在婚前 其实准确来说是 有孩子之前更是没有要认真下厨的认知

不怪他人 跟自己说要做好妈妈这个角色要先学会有羞耻心

把自己的时间都绑在厨房里 那不是没有自己的时间了吗

对 还要洗衣打扫尤其是有点洁癖加上强迫症

没有全部时间 因为我是职业妈妈

孩子五岁前都是跟家公婆同住 一厨不能容婆媳 我是有自知之明

没有下厨的本事就不好班门弄斧丢自家妈妈脸

再来饮食习惯这回事哪来的你随便煮 我随便吃

人家随便说 你真的要认真 

最后就会落得 你随便煮 我随便批评 一家人说说而已 可惜我真的不爱听

后来是因为家公婆身体不好频频入院 才由我下厨 那时候的压力还真的不是盖的

也训练锻炼了我一身时间分配的本能 

超人经常出门工作 对我来说是无形的锻炼

很多时候沮丧不安 却也知道没有让忧郁症发作的空间

孩子怎么办 

天使本来就在我身边 只是这两个天使脾气是坏了点

那是我父母 每次要烹饪下厨的时候就call我娘

她的烹饪本事不是盖的 尤其是身边有个评判大王 我爹

她们看起来本是应该离婚的状况可是却互相拉拔了那么多年

我妈不开餐馆是可惜 却也因为那股不服输的羞耻心 势必做到我爹满意为止

感觉我家的厨房写照很企业化

有时候认真理性的想想 有批评才有进步 鸡蛋挑骨头 挑的到这嘛是你幸运

虽然说了千万遍我们不爱听  

可是却也因为这样 一向来当二厨的我上了一线当自家大厨了

感恩生活没有对我太好 才让我得以照料自己的家 

问我多心甘情愿 没有 

只有在娜娜开心把饭吃完 

跟卡通版一样 感动的竟然是我 那么这算甘愿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