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谢谢

Monday, April 17, 2017

6 comments
看到有人因为谢谢说不说而争执
 
 谢谢这句话如果有生命的话应该会觉得很纳闷吧
 
 对我来说他人说不说我们真的无法控制
 
 可是你可以决定自己要不要那么说
 
 谢谢说的多我听到的大多数
 
 那么熟了干嘛那么客气啊
 
 可是不说谢谢的话我拿什么当结尾啊
 
 就拿我家春哥当例子
 
 娜娜年纪小时候(虽然现在也没多大五岁而已)
 
 对外公说了谢谢殊不知我家春哥反应可大呢
 
 说什么谢谢真是的
 
 只见他背后灵(就是他女儿在下我)说这是礼貌
 
 一家人说什么礼貌那么客气
 
 后来我屡见不爽因为不只是我家老爹有此反应
 
 其实我跟超人说谢谢的时候
 
 大概身边的环境就像电影情节效果那样停顿了一秒
 
 后来有人大胆说你跟你先生很客气
 
 我认真觉得自己实在无法跟人好好的用最婉转的话给最婉转的答案
 
 是不熟的意思吗(其实我很想说是感情不好的意思吗)
 
 后来我跟这个所谓她也熟才知道我的存在算是特别的
 
 我算敏感的可惜的是嘴巴就是无法好好说话
 
 所以现在我最大的风度大概就是沉默
 
 虽然满嘴脏话等着飙(可是为了所谓名誉要当自己有)
 
 捏自己大腿不够的话就捏超人的好让超人捏回我
 
 因为自己总是会对自己比较好
 
 可惜的是超人应该也对我很好(他要保命)
 
 但是这一招。。。。
 
 我还真的没试过(一直想尝试)
 
 说谢谢多说谢谢其实就是一种相处模式
 

多说了就习惯了
 
 礼多人不怪这是华人传统美德
 
 让孩子继续下去吧
 
 再不爽就给他大声的谢谢去
 
 再大声的不用客气回来
 
 那么气大概也消得差不多了吧
 
 (除非你跟我一样更年期来太早还剪不断好好相处吧)
 
 谢谢

架子告示很重要

1 comments
多年不见她拘谨不好意思的指着坐在地上的孩子
 
 一直忙着叫孩子起来
 
 我说没事还好(她看起来很意外大概是觉得我客气吧)
 
 不是客气我说因为孩子们虽然坐在地上把玩着玩具
 
 可是并没有一屁股坐到中间给其它人挡路
 
 我也看到大哥一直把屁股往架子里挪
 
 我说唯一需要担心的是架子上的东西掉下来而已
 
 三岁时娜娜曾经受害过我也确实跟商场工作人员反应
 
 后来看到他们也真的有把架子拆下
 
(意外这事有时候不是追究而是解决)
 
 当然当下工作人员的态度是最关键的
 
 先代表公司对当事人表达关心的抱歉觉得是最直接的
 
 很多工作人员会抱着一副不关我的事我只是打工的而已
 
 记得那时候我很难过其实娜娜的头被砸破皮黑青肿了一大片
 
 无须咆哮我直接表明立场不是为争取什么而指责

只希望工作人员马上着手把坏掉的架子拆下以免其它孩子受伤
 
 很多时候我很想说的是
 
 事情发生当事人脸黑是必然的不是所有人的都知道扑克脸定义
 
 不是所有人都知道情绪管理
 
 礼貌也不是爱笑人的专利
 
 我觉得自己礼貌可行可是没有人给我机会这也是生活经验告诉我的
 
 话说那时候超人也确实被我一向把关很好的礼貌给吓到
 
 为自己我还不一定知道如何争取
 
 但是为孩子这大抵是我身为教育者可以做的事
 
  最后记得要说谢谢
 
 其实生活不会说话但是总是旁敲侧击的提点你

就因为这样我才认真注意到原来书局也是有此告示
 
 (对,现在我有读告示强迫症)
 
 不好坐在书架旁看书以免被不小心掉下的书砸到
 
 (尤其是那些对百科全书或是字典特别有兴趣的)
 
 告示很重要不要铁齿
 
 如果要铁齿就确保你有铁脑袋(加安全帽)
 
 活生生的被生活上了一课
 
 才知道黑脸的我再有礼貌都让人退避三舍
 
 主动示好是无法化解成见的
 
 懂你的不用说不懂你的真的你发呆她都当你瞪人
 
 不让自己纳闷是自我本分

在自思

Saturday, April 15, 2017

1 comments
其实是在生活不顺心的时候找到自己

生活魔心是锻炼

怨念不断的任性纠结吵闹转牛角只得感谢自己没有放弃自己

多少女人每天在家打从睡醒那一刻就像上了发条一样

 只是她们是有生命的娃娃

 发条也开始不受管制约束的时候

 她们可以自己上发条想办法的

 
 只为了自己想象的家庭业务

 家庭是终生事业可是成就感是尾随幸福感的

 当妈的哪有什么成就那么说这句话的时候幸福好像在垂头伤气


洗衣煮饭再洗衣再煮饭节省的秉持着碗筷不烂不换


 每天制服制的家庭生活

 我的上司就曾经那么调侃说

 看到她穿这件衣服我就知道今天星期几

 所以很多时候我挺认同制服的(可以省却很多麻烦)

 当然此话一出就惹怒了不少妇女同胞

 我也是其中一员不过我算是比较上进的

 注重打扮的服装装置其实也让自己心情好上不少

 骂我们照照镜子(我还很认真的照上千百回)

 很多所谓的表面对抗说要就是要做自己反正又不是跟他睡什么的

 (其实他应该也是同样想法吧)

 我比较犯贱无法成就自己只好跟着做

 打扮注重一点说话低调一点发狂就克制一点严重就看医生吃药

 花钱了事就是没事发脾气的这个印记

 狠狠的不是烙在我的身上而是烙在他人心底

 打击自己是打救自己(当然要击而不毁死了多可惜)

 没有所谓的看透毕竟人生这场较劲

不再说没事我很好(这句话听起来很有事)

 起码每次我这么说的时候得到的回应一定是

 有事要说出来我们会帮你的 


我会不断地提醒自己要记得对自己好


 然后理直气壮的跟大家说我对自己很好

 道德我懂只是你我的道德解析不同

 不用拿你的道德伦理指着我

 因为你的指控已经出卖你的修养

 我是冷漠还是沉默

酝养修养的一种格局

在反思是自思而不自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