端午节快乐

Monday, June 14, 2021

0 comments

端午节的早晨少了点阳关 也许是这么多天以来都是看到粽子的绿色外衣


今天星期一不蓝 今天是绿色的 只不过是比较成熟的绿


孩子们有别以往的睡眼惺忪的 少了制服的约束 多了点撒娇却也自律的打点自己的早餐


唯一好处是无需把时间花在交通跟人群拥挤种 少了热闹却丰富了内心


其实这段时期是培养孩子自律最好的时候


本身也是相同领域的我 当两个身份同时进行 在家里的情况下都是选择工作为主


所以跟孩子提前说明 工作情况下所有事情必须她自己处理 除非是特殊情况比如说 网络失联或是打印上遇到问题 


当然很多时候她必须学着自己处理 因为我本来就是一个科技跟机器白痴 简单来说就是可以仰赖不得依赖的那种


其实我们不害怕面对挫败 让人觉得最无奈的是 在最危机的情况下 比如网上考试 孩子们要在作答后马上交卷 


这个时候就是被机会逮到机会 很多时候是无法很优雅的说 麻烦你等一下


而是后面大家都可以想像的妈妈抓头发 不断简讯老师说遇到的问题


其实很多时候简讯来往挺浪费时间 可是这是现代维持联系的唯一交流


大多时候孩子老师们都愿意理解 只是孩子的心急跟爸妈的无力感绝对是焦虑延续


她是个很独立的孩子 其实很多时候科技上的问题都是她帮我处理较多


记得有一次在我开重要会议的时候 电脑罢工 搞了好久都无法处理 情绪上头却又逼迫自己保持冷静的矛盾是很扎心的


冷静旁观的她 火速打电话给超人 两个人在那边商讨后 在开会前十分钟解决了我的难题


那孩子二话不说的把自己的电脑拿来 在我还想对她发火的同时


竟然没有想到可以用她的电脑 所以咯 


解决事情跟对待事情的看法 不是看年纪 而是取决于各人看法跟面对难题的果断


那天 我觉得很欣慰 总是神经很大条的我 虽然孩子也是很多糊涂时刻


可是在危急时刻挺身而出的冷静跟果断 这是疫情给了孩子必须成长的机会


机不可失 所有事情皆成两面 我们不能什么都要 而是接受所有事物带来的好坏


好的 坏的 都是成长 


没有什么是最好的开始 开始了 最好跟最坏都在等待着


幸运跟辛苦相伴 这才是生活最好的生命力 这才是养分


滋养了孩子面对生命的战斗力 人生除了分数以外 还有很多磨练


屈原说 今天应该上课了 打起精神来


该上课的 该上班的 该干嘛的干嘛去


吃了那么多粽子 有气有力 储蓄养分保留体力 不留余力为自己而活


端午节快乐 





开学快乐

Sunday, June 13, 2021

0 comments

十四天对很多人来说是FMCO


对很多孩子来说就是很普通的学校假期 只是这次的假期比较特别一点 


就是他们不被允许出街 开玩笑的跟孩子说你们现在出去是触犯法律


保障这回事孩子虽然似懂非懂 可是却都比大人们都懂事 


起码我身边的孩子都不会对不可以外出这回事有特别大的反感 


是习以为常 还是见怪不怪 也因为现在的科技资讯得以填补孩子的空闲


现在其实没有所谓的对错 就是自己对手机的时间运用 且不说孩子


大人们对手机的依赖不亚于孩子 让孩子学习自律并善加利用资讯是好事


对于孩子上网课偷偷的在一旁看卡通 想起来当年也是在上课时偷偷看小说


校园的美好时光 没有所谓的对错 就是对事情的看法跟处理


当然也试过很生气 一整天下来网课时间不短 精神跟视力真的是一大挑战


在这个时期 大家都不容易 除了相互鼓励 还真的是应该少点冷嘲热讽的指责


同理心这回事 很珍贵的 如果你遇上了这样的人 是应该感恩而不是理所当然


大家所处环境跟角色不同 现在都是提醒自己 大家处境都不容易 也不是刻意针对


做好就好 无需做满 该做的做 我们无法取悦所有人


孩子比我们简单多了 她们是应该取悦自己 再多的不如意 所有的选择她有份为自己负责发声


老神在在的不再像以往一样 不算期待也是一种对待


开学快乐 开工快乐 端午节快乐 那么多个快乐祝福 多好



周末碎碎念

Saturday, June 12, 2021

0 comments

 

果不其然 很多事情不是你假装看不到 就会忽然间哇的给你惊喜


很多时候的惊喜没有 惊吓比较多


不过经过这么一段时日的洗礼 大家是不能见怪不怪的强装镇定


愿意的声音开始怨声四起 没有尽头的努力跟实际的战争没有两样


一些恶言酸语也平息不了很多在为生活打拼而无所适从的小企业 小商家的无奈


感恩日子过得还算安稳 对一些生活的不满就留给自己就好


开学在即 网课继续 如果疫情真的好转 出去了会需要跨火盆 一扫疫气


虽然大程度上 我们是自由的 可是那种很多制止讯号已经实实在在的编入大脑


对比自由 更害怕不自在 现在出去大家的距离感是威胁感 带点不舒服的


是上天觉得我们太亲昵了是吗 


记得有段时间真的完美的履行了所谓的 MCO 第一次 


人生总有很多的第一次 当我跟小学生一样的照表操作的时候


发现只有少数人遵守 会觉得自己有点傻 可以出去啊 干嘛不


其实大家都是一副自己是“清白”的迷思 


甚至遇过 不下一次的很多次 那种看到我有点落荒而逃的转身离去


是可以理解 可是还是觉得不自在 为了躲避这个不自在 


很多时候都是让超人出去采购 毕竟他神经比较大条 没有那么敏感


这是好事 也是为什么我午夜梦回都有想掐他的冲动 哈哈哈哈


皮肤黝黑不代表是比较有“毒” 好吗 其实真的没有必要太介意


当下我也是会碎念下 可是想起来倒也给我生活添了不少笑话


只要愿意消化 其实都可以的 只是很多时候过度放大了某些不满


应该说乘机发泄自己本来已经有点不满 有点借酒行凶的嫌疑


那时候全副武装的出去 都有点冲动应该买有前院的屋子


那么可以顺便装了沐浴室 那么就可以洗了澡才进屋子


不用左闪右避的 氧气会很累的 其实很多时候都有缺氧的意识


啊不然就在家前面打造个消毒花洒 感觉应该从屋后进来 大多数人的洗衣机在后院的


那时候开玩笑跟我爸妈说 啊不然就顺便应允危机意识 顺便打造个逃生梯


只不过这个逃生梯子应该直通卫生间 隔离却不隔绝 治标不治本 


笑话本来就流传人间 不是幽默 而是在这个时候得以笑看人生才是王道


唉声叹气是对的 因为哀之前是需要大力吸气的 


家里老人家是林黛玉派别的 如果我们心里素质不强大些


搞不好疫情过后 或是疫情期间可以报考个心理学来读毕业看看


家有老小 除了要教育家里年纪小的 还要辅导家里老的


其实步入中年的我 一直远远对着老年的我说


拜托请振作  我可是有很多计划要执行的 如果真的走不动了


看来要多一手准备 购买很厉害时尚的手杖了 比基尼会留给你 


仿佛看到六十岁的我跟我说🆗 


很多人其实不是被疫情打倒 而是被自己不愿意改变而打倒


无情的是疫情 还是人情 除了应该消毒的 更应该消毒是内心一直说不的忧郁吧


碎碎念过周末 老人家如我就算打算穿比基尼到八十岁 


碎碎念 这也是打气的一种 是回事




一瞬间的想法

Friday, June 11, 2021

0 comments

很多人问我 这些日子感觉你变了很多


一直以来很依赖不改变的舒适 这样很好 不改变很好 


大环境的转变粗暴没得商量的逼着我们改变 是不得不变


一直抱着很快就会变好的正面想法 期待越多 应该是说没有内容准备的期待是空洞的


自我内心的准备很重要 在最初的时候被忽略了


以为不过是一场很快就会过去的风暴 殊不知暴躁适应了安逸暂时没有离开的打算


身边人一个一个中招 最糟糕的情况是 本应该听到的感谢都变成了埋怨


埋怨音调此起彼落 大家共同的话题跟骂着政府 几乎千遍一律


有的人骂的来劲了 脱下口罩 口沫横飞 大环境最可怕的就是把人心的镜子都收起来


看不到自己变成帮凶的那个模样 才是最可怕的


经历了身边一些难题 直到有一天 赶着给爸妈送餐


赶时间是很可怕的事 因为匆忙这回事是意外最期待的机会


到了某个路段 前面三辆车子发生意外所以我减低车速 


赶时间跟看手表这回事占据了危机思考 无法做出可能会危及到自己的判断


加上小雨 路面颜色偏暗 加上没有经验 


虽然看到有一辆车很奇怪的挂在交通圈里 那个方向怎样都不对 


说时迟 那时快 前面车辆忽然紧急刹车 下意识也跟着紧急刹车


车速一点儿没减 当下反应是刹车失灵 其实快撞上去前方车辆


还来得及看它后座没有人 拼劲全力踩着刹车 车身不断剧烈抖动 ABS发挥功用


自己先跟前面车说对不起 结果我就闭上眼睛 因为除了撞前面车辆 


接下来就是之前看到那辆车奇怪的挂在交通圈里


看来接着要挂的就是我的了 问我什么感觉


不断重复 很多事情还没有做 孩子 孩子 孩子 都交代好了吗


那么一瞬间 等着碰撞的声响 结果感觉车子降低速度


一瞬间的想法 真实得让我无法闪躲


张开眼 前方车辆已经过了交通圈 而我还稳稳的停着


把车子驶过交通圈 车子停靠在路边 脚还不听使唤的颤抖 危机能力应变好差


这点需要加强 这也是后来日子改变的原因之一


打了个电话给超人 安稳了情绪才把车子开回去


还有很多事情还没有做 还不想死 是那时候很清晰的感觉


回到家看了脸书地区报导 才知道是油渍 发生了好多车祸 我幸运躲过


跟自己说 还不是时候 余生很贵 没有过多的埋怨油渍 反而感恩并用心的对待自己


人很犯贱的 嘴巴虽然一直嚷嚷着 感觉得到疼痛 却感觉不到无痛


为了记着这个感觉 把这个疼好好的烙印在身上 必须记着 


过去是无法弥补的 唯有活在当下 做好应变提高危机能力 前方还有很多油渍等着我


不至于活得提心吊胆 起码活得无愧与良心 


常提醒孩子说 良心是一把原则尺度 刚好就好 生命这回事


不是说说而已 而是用力用心 善用生命时钟 


接下来就是摆好铺士 为某个时段的自己留下最美好的印记


也许没有最完美的pose 但完整的姿态 我有 


那时候的看向远方 2019的我 像跟2021的我说 

没事 一瞬间的念力 是支撑

保命最好的距离

Thursday, June 10, 2021

0 comments


曾经何时 真的很羡慕身边很多人

加上妈妈从小到大都要求我跟日子过得不好的人相比

犹记得在即将离家出门上大学前夕 也是因为不满妈妈对弟弟的偏爱

而抑制不住的宣泄出一直以来的不满 

为什么我只可以跟很差的人做对比 不愿意承认的自卑被强势的模样完美的包裹住了那么多年

后来才知道 原来不喜欢我自己的 是我

没有纠结感源自于某种可以掌控的感觉 加上本来就不喜欢麻烦感觉

是因为潜意识觉得自己是个麻烦人物 其实我拗起来的话 真的很讨人厌

对自己是很苛刻的 所以自我检讨这回事一直都在做 只是过了度而不自知 

灵魂得以被拯救 真的是多得自己当了妈妈

角度跟心态对待完全不同 让我愿意以不同的角度看世界

起码是通过孩子的视野 感受到孩子的感受 一直觉得自己很贴心

其实是因为从小刻意讨好而变得比较敏感

当然现在也变成我的优点之一 却也让我多方面顾虑 这些年兼顾了不同身份

稳定之前的风浪交集 到现在的话说以前 显得那么微不足道却又语重心长

疫情不打声招呼就那么硬窜入大家的生活 在全世界 

打乱了大家原本都不算太安稳的生活 大剌剌的一屁股坐下 庆祝了一周年还没有打算走

还不断的把生命带走 现在还笑看着我们 把人性也一步步的带出来了

病毒这个恶霸 如影随形的无处不在 却还是有顽固子弟跟它正面交锋 罔顾律法

你死我活 却往往落得 我死你活的连累了不少无辜的人 

很多人错把无知当无辜 那就无故的落得自己还来不及挥拳就倒下的不公平博弈

世界本不公平 该公平的上天已经赐予 我很感恩

除了时间二十四小时 什么牌子手表都一样 不会因为品牌就得以坚守时间

历史不断重演 不懂得吸取教训因为忽视历史 

人类改变了历史 历史从未改变人性 这不是悲观 这是事实

缺氧这个字眼不断环绕 还不大大力的深吸一口气

我们活在已经很多不幸逝去人的 明天 

什么能量都好 最重要还是有同心抗疫的自律 坚守距离感 一公尺 那才是保命最好的距离


在彩虹来临之前 照亮自己的心态 其实头上的彩虹一直都在

回看之前的照片给自己打气 深呼吸 这是多么珍贵的礼物啊 

愿大家安好 真的要好好的 疫情之后的彩虹在等着我们 

需要被定型

Wednesday, June 9, 2021

0 comments

 

有时候想上传应景照片 可惜 我真的是很少拍照的人


相册里清一色都是孩子的 可是想想觉得自己也算是个自恋的人


很喜欢自拍却不常自拍 办公桌上的那面积不小的镜子 大家都已经定义我是个自恋的人


那面镜子是前上司对我的一个教训 之所以活得那么幸苦不自在是因为总是把他人无心的一句话

狠狠的记着 明知道也许只是一时兴起的气话或是无意调侃


当年年少气盛的我 其实不知道为什么火气就是莫名很大 


所以就算我不说话也会让对反感受到压迫感 这是很多人后来熟悉了跟我说的


所以这群后来了解我的人会很热心的帮忙当中间人为我的行为辩解


也因为自己是个直觉派的 对方第一印象对我很重要 因为大脑太顽固的当即理论 做主观判断


有一次面对不那么喜欢的工作伙伴 说你好像很抗拒我 我指着脑袋说 我会跟她说的


当下他被自己不以为然的玩笑 因为我的反应而不知道如何反应


后来就有人说 这个人怪怪的 其实客气了 疯子 有人说


也好 天才跟疯子都是一面之隔 不确定是不是安慰自己


起码我没有那么反感不喜欢我的人评论我为疯子 不怪他不喜欢我 因为我也不喜欢他 打平


工作后来遇到这个严格的上司 也庆幸当时的年少气盛 


如果是现在这种有点怂 甚至对于大环境总是带着“算了” 的自以为成熟 那还跟那时候的上司查不出相知相惜的火花


觉得那时候的上司就像驯兽师 而我总是横冲直撞的把直接当成效率


却不知道过度重视效率成果 却忽略应有的尊重 那是没有修养 说难听就是没有教养


哈哈哈 长那么大 在公众面前被他苛责 没有礼貌 mirror youself


连带把门关上 恼羞成怒了一秒 抓狂了要上前理论 被同事拉下 


火星撞地球 有时候不见得是坏事


想必他也是被我的气到 那时候我也觉得他没有礼貌 


脑袋瓜不断回想那句话 照镜子 我还真的狠狠的照了很久很久的镜子


原来我不可一世的表情真的很欠修养 怎么会


后来一段时间 还是无法拉下面子的 彼此僵持不下了好久 可是工作毕竟是工作


后来一年因为工作关系被他提拔了一个员工奖 


不知道大家有没有一种感觉 从那种很严厉的上司手上获得提拔 跟戴着虚伪面具无法成为榜样的上司提拔 


那是截然不同的认同跟肯定 后来我对他更是服从 是他让我知道什么是真的尊重


在他手下的那几年 虽然我经历过结婚 怀孕 跟带孩子的难处 


可是却一点都没有影响工作能力 虽然幸苦却是真材实料的回报 


也因为他 工作前后会照镜子 说是整理自己的仪容 倒不如说是整理自己的心态


话说 工作旁的书架 很宽敞的站立着 发型定型喷雾 后来加入了消毒液 洗手液 面罩


所以在我家厕所看到发型定型喷雾 是平常事 


对我很重要的东西被供奉着 这也是隔壁同事说 


没有看到她用餐 可是一直喷头发跟消毒 所以喷这个动作对我来说很自然


定型了头发 是仪态也是心态


其实我着重定型是对自己工作要求 有模有样 有型也要是真的专业


修养 耐力 良心 是需要被定型的 



简单 蛮难的

Tuesday, June 8, 2021

4 comments


 断离舍 一直很喜好并希望自己真的可以全面实施简易生活


不觉得自己是洁癖 就是简洁的四周会让我觉得比较安心


对 杂乱会让我的心情也跟着杂乱起来


所以 如果心情不好去收拾屋子 对我来说是特别有效的


基本上 收拾分两个阶段的我 第一个阶段是丢 或是打包了捐给特别机构


之后才真的是进行抹洗的动作 


起初超人是无法接受丢弃的这个环节的 有严重的纠结跟不舍得 


全部都要保留 就无法达到断离舍 后来我们是怎样达成共识的呢


刚开始的时候 他会说 我不要看 你帮我丢了就好


那时候的他 完成无法理解 为什么我轻易的甚至没有一丝念想的就把东西都丢了


我不是没有一丝念想 而是心里有个概念 如果一个东西跟着我 


一年里 我竟然没有跟它接触到 孤独了一年的它 倒不如就放生它 


口头禅就是有人比我们更需要它 


送出去的东西需要良心支撑的 起码送出去的表面状况是好的 不是那种破烂的


而是真的可以使用的 不需要不是浪费 不需要而一直搁置占了空间又浪费


每次收拾东西的时候都会跟孩子一起进行


会让她拍照跟已经很久没有玩的玩具说再见


顺便也一直聊着那时候 那个玩具是谁买的 多久没有玩了


说真的 我是很少买玩具给孩子的 多数都是家人送的礼物 重复了的 都送出去了


我也有过纠结的时候 纪念性的衣物 可是摆着生尘也不关回忆的事


人就是一种很奇怪的生物 当你清楚这些物品就那么的在楼上房间摆着的时候


那种看起来很实际的心安对我来说很不切实际 


现在变成相册 兴致一到看回去 不舍之下还保留这分雅兴 


看过我衣橱的人几乎都是那种 好少衣服 没有所谓的八尺理想的更衣间


那也曾经是我的理想 后来自己打造不出来这个现实 


简单明了是我对生活的向往 只要有了买衣服这个动作 那么接下来的动作就是


收拾打包一些超过时日都没有想起的 就是感情没有那么深的


所以可想而知 我的衣物是有多少 其实很少购物的我


也会有疯狂购物的时候 鞋子吧 鞋子通常会保留比较久


可是凌乱跟过多拥挤真的会让我无所适从 不会为了搁置更多的鞋子而买鞋柜是我的坚持


所以舍弃就变成唯一的选择 可以选择很好 没有选择也很轻松


家里的锅碗瓢盆都是孤独的 当然筷子除外 很少有双打出现 都是妈妈看不过眼了带过来的


话说我也有觉得很闷的时候 可是还真的没有舍弃过碗筷


所以就没有添购的欲望 我的小厨房还是那么迷你 刚好就很好了


很多人说好小 应该这样打造 那样设计 我老爸也很爱碎念我


忍不住说我是太节省 眼眶一红却也理直气壮的说 不懂我 就算了


后来他好像明白了那么一点 妈妈说每次要给我买什么的时候


都是说 给她打个电话吧 不然她不会要的 会送给人的


所以他就很努力的给孩子买玩具 家里毛绒绒的玩具 几乎清一色都是别人送的礼物


我还真的没有把他们送出去 孩子的不舍得 我接受的


尤其现在孩子会跟我说 这个是外公送的 不知道为什么 真的。。。


昨天把一个全新的粉红书包 是超人给买的 可是隔着一年多加上有点小


跟孩子说 有孩子比她还需要这个书包 我们把没有用到的文具 小玩具都放在里面


我们不是丢弃 是变相的帮忙别人 也帮助自己 


不需要的东西 我们不买 文具收集了那么多 也用不着 


但是现在文具店不给开 会有孩子是需要的


她明白了 也乐意了 拍了照片跟它道别


空间瞬间变得宽敞 断离舍 不只是事物 而是视觉上的实际慰藉


断离舍 舍弃了事物 代谢了也从实物开始往大脑回忆区块里占据了个小地方


舍弃了 剩下的轻松跟从容 生活还是一样继续 


简单 蛮难的 却难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