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奈的贷款服务来电

Thursday, March 25, 2021

0 comments

 工作时间收到银行贷款服务来电 


以我平时的习惯是不接未知来电 可是近来因为疫情关系 


偶不有时会接 大多数都没有让我很失望的 不外是打错或是银行贷款服务


这个时间点接到电话 对方是个说话很柔弱的女生 不觉得是礼貌 


从语气中 感觉她比我还要无奈 而且她并不知道我是谁


简单来说就是随机随意为了 不知道她是为了要应付谁 而打了这通不知道对方是谁的电话


她连平时的客套全部省略 直接询问 你是打工的吗


我也直接省略 大家都勉强的维持彼此的风度


有事吗 我问她 她就开始解释了那倒背如流的贷款简介


语气中没有一丝的热情 甚至感觉到就是反正你也不会感兴趣的那种


底线开始亮红灯 因为你在因为自己无奈而迫使我浪费工作时间


很直接的说 不好意思 没有这个需要


开始不依不饶的询问 你是打工的吗 还是你是自己工作


第一 如果我是办公室打工的 大概就会因为你这个贷款电话而拖累工作进度


甚至被老板误会 是不是很常在办公室时候讲电话 


再来就是 打电话基本礼仪 是询问对方 是不是方便说话 也许对方正在开会呢?


说穿了 当我的电话号码出现在银行制度里 其实大概的资料范围是有的吧


很直白的回答到 不管我是打工还是自己工作都不需要 


继续询问 搞得好像打工的就一定要贷款那样 有点迫使 而且少了那股热情


而且最后还是我说不好意思 正在忙 谢谢 


对方竟然毫无预警的挂了电话 我笑了笑 她真的达到了自己的目的


你看!都说了这个女人是不会贷款的 


当我明确的感受了对方的不以为意 理所当然而且白目的没有留意是否方便说话


而自顾自的说话 之后再抱怨说工作不容易 以为做银行很容易吗


想说的是 所有工作都不容易 起码基本礼仪跟体谅也是需要的



我家人也是银行工作的 所以工作幸苦程度 还是一句所有的工作都不容易


加上我不是那种会直接挂掉电话的 还是会有始有终的简单拒绝 说谢谢


很多身边友人都会说 直接挂掉就好了


对我来说 那的确是很伤人 甚至会影响对方一天好心情 虽然说也许他们已经习惯了


可是不能因为你自己的沮丧而把这部分的失落转移到下一个也许是你的潜能客户呢


现在的人少了部分人情 感觉特别冷 而且总是带着那种明显感受到的厌恶


而打算成交业绩 那不是带着侥幸而不感恩的心态


千万不要因为你的时间是时间 而要求对方无预警的陪葬我们宝贵的时间


如果一直都是抱着如此侥幸而不幸的语调跟心情 


不要觉得世界对你不公平 那是因为你因为没有把自己打理好


没有把心情语术质量处理好 而被这个很现实的社会狠狠修理



突破关卡

Thursday, March 18, 2021

2 comments



 关卡年年有 今年特别多 这样说好吗


面对自己的躲不掉 再乱都得以厘清  


可是上天今年应该是觉得我应该可以考能量升级试了


所以让我面对了一波 不容易的考验


再担心难过都抵不上我还是健康自由之身


当然脑海里不断环绕的就是 想做什么就去做吧


时间不等人 时间就是那么理直气壮的闻风不动 抓紧时间跟手表牌子一点关系都没有


汽车再名贵 一旦驶入了医院 一视同仁 那是命运赐予的公平对待


唯有时间跟生命是真的 公平 每个人都是一样 不再你控制范围内


我因为疫情真的改变了很多 也愿意尝试了很多


心理或是外表 尤其愿意把头毛留长这回事 是铁齿而信誓旦旦的说


这辈子是与长发无缘的 一辈子绝对是短发


也许这句话粗怒了老天 想戳掉我的锐气吧


嘴巴再铁齿 性格再强硬 都抵不过上天安排 不是认命 而是学会了在有限的时间里


把握可以拥有的有限 并且选择接受生命的安排 


跟命运低头不见得会过的一塌糊涂 逆来顺受倒不如说随遇而安


虽然情绪上头 还是忍不住掉眼泪 还得骂自己 


人好好的 只是奔波了点 哭屁啊


眼泪啊 就套我孩子说的 我不是哭 只是流眼泪


很多时候人生智慧 别小看孩子 她们有时候比我们懂事多了


言语表达简单 不需要像我们那样 拐弯抹角还是把事情搞糊涂了


在我到处奔波忙碌着的时候 无法带着她 她会在家把衣服折叠好


回想当初大家都指责我对孩子太严厉了


并且对于我说的孝顺跟家务一样都是要交的 也许我的意愿在他人眼里是刻意


生活是各人的 也是个人的 不不加插手他人家里给意见是我觉得最基本的尊重


因为我们不是对方 我们不知道为什么他人会做出这样的选择 


是什么样的经历 我从来都是说 抱歉 我不是你 我实在无法说出 我懂


试过很多时候也是选择抱怨 可是对方好意说出我懂的时候 反而更空虚了些


心疼我的身边亲朋好友 说出一句心疼你 眼泪就忍不住了


眼泪让我更加清晰的知道 除了往前冲 担心难受都是绊脚石


该尽的责任与本分 全盘交出 不求他人感谢只求感恩 


我愿相信 突破这个关卡 会变得更强大 

能量普及是天赐 

失而复得的美好

Thursday, March 11, 2021

0 comments


 这是度蜜月时候买回来的 价钱的确比一般的日历来的高


中学时期的我 是非常非常讨厌历史课的 说真的 还是觉得老师很重要


不算是阴差阳错 在教育系的时候选择历史成为辅修是因为历史对我来说并不难


自己认真回想 中学时期是因为自己国文不好 加上没有心思上课


就是那种活在自己天花乱坠的天马行空 不交功课讨厌历史


 还真的离不开现在大家常说的 闷 加上我行我素在中学生时期是一个不可多得的性格


所以 这就是所谓的 不成熟迷茫 却也很快乐的一段时光


所以 也许我不需要过度分享教书时光 上课时光就够我分享了


虽然很多时候说起来不好意思 却是那么坦率又愿意侃侃而谈的随意


 我真的不是普通的脸皮厚 好听点就是自我感觉很良好吧 哈哈哈哈


不知道几时开始忽然间爱上历史 其实也觉得自己就是对于人性的惯性产生了兴趣


加上就是那种把前人的事迹再叙述一遍之后的惯性环绕


人类改变了历史 历史真的无法改变人类那深根柢固的顽劣


那时候在澳洲一个迷你市场看到这个的时候 爱不释手 


这是一个四十年的日历 人类的创意跟想像如果真的专注在人情方面 



那这世界上的和平就不是纸上谈兵而已


购买欲不算强的我 对于难得的小玩意 超人二话不说就买下了


结果孩子性格如我 带回来了之后就要给学生们好好的炫耀一番 哈哈哈哈


就是那种臭美性格 结果好了 


被上天看穿了我的不是认真分享 而是有意炫耀


结果 就真的那么活生生就那么样的消失在我生活里


虽然我知道它不会不见 可是好些年过去了 每次回想都觉得很后悔


因为这是一个我要传给孩子 并让孩子转动却无法改变时间的日历啊


就算我自己搬了家还是没有找着 没有放弃总是偶尔想起的跟自己说


一定会再见到的 只要时间到了 上天会让我再找着的


果不其然 今年2021大扫除的时候 因为居家网课 


跟孩子要处理分隔大家的上课空间 顺便清理那些空置了很久的文件夹


总是自信的相信里面应该都是空了 也许有些许不舍得 就打开来打算缅怀了就捐出去 


对 我是文件夹控 很喜欢买文件夹 这个还是迷彩的 很特别


就那么样 它就静静的躺着看着我


超级兴奋的跟孩子分享 也顺便回忆起一部分已经 自己都觉得忘记了的回忆


才发现没有跟孩子提起过在澳洲旅行的这一段美好 


无法形容当下的雀跃 比买名牌包还开心兴奋 这个快意让我觉得满足至今


上天也许觉得我有所改变 是时候让我知道时间宝贵 


其实我是对时间日期很敏感的 总是被调侃赶时间


其实 我只是想在时间有限里 把自己想要做的小事做好 


今天就是我的生命 上天把遗失已久的日历送回来


提醒我 时间要好好把握 不要把太多心思放在不对的人事物 


愿意改变 不是失去自己 而是发掘不一样的自己 


失而复得的美好 是今年最美好的礼物 


难得早餐时光

Wednesday, March 10, 2021

0 comments

 


虽然说疫情当下 不过倒是觉得因为疫情关系 虽然感觉上行动受到限制


也因为这样反而让我跟超人多了很多相处时光 偶尔要彼此互掐死的欲望是难以避免的


随着年纪 也随着环境 彼此之间感觉陌生了许多 不过也多了很多体谅跟包容


比如说也许很多人会下意识的别开身体为了避免碰撞


如果在之前也许玻璃心会开始高歌 可是现在对于这类型的举动 


有些人是过度了些 我也会自然读取为个人保护意识超敏锐


得益与否 因为上课时间稍微晚了点 其实真心希望上课时间可以挪后一些


这样就不用那么早爬起来 除了一连串的准备 还是可怜孩子因为我早到学校 而必须更早


说不担心是假的 不过时钟时间再早上 没有天亮到可以清晰看到彼此 都是黑暗


那种必须留下孩子待在学校的早 是身为妈妈老师心里的暗黑与些许不安



撇除早起 更多是心安与准备 


现在难得有时光 早起了 还可以跟超人一起享用早餐


这是我们多年来的难得早点约会 随着年纪跟环境


舒服自在的倚着老夫老妻的相处模式 是难得可贵的向往


当一切回到正常运作模式的时候 我知道


会铭记早餐时段的咖啡店 咖啡奶茶味道四溢 


还有的就是彼此互相问好 又保持距离的熟悉 


人情味 真的 比什么都好闻 值得收藏在记忆里


用了好多个难得 就知道是真难得啊 哈哈哈哈


难得元宵 大显身手

Tuesday, March 9, 2021

2 comments


在元宵节 难得的大显身手 在超人家煮了几道菜好好的在家婆面前表现一下

当然这些菜式也是经过自己内心打分了之后 堪称的上符合家人小孩口味的

这一块觉得自己是蛮贴心的 家里孩子都是喜欢所谓的西餐 

一直以来其实我们都是东西合并的 说不上是专业 可是却因为了解而刻意的迎合转换

所以在元宵节 喜欢用食物宠溺孩子的我 额外加了意大利面 

不然那几个小鬼 就是随便吃吃的应付我们幸苦准备的菜肴而忙着彼此应酬

有了意大利面 起码可以抓住他们的胃 得以留住他们的心 后来被扫精光的成就感

对 我就是那么肤浅的觉得当个好媳妇 好舅母是难得福气


对比超人家人 我家里那群嘴巴超级叼的娘家人 让我在厨艺方面没有什么成就感

因为我爸妈会很直接批评 让我不断改进 话说回来 我干嘛那么上心啊 

这就是我好友说的 过度认真 有时候也很讨厌自己的很较真

兴华炒米粉 是自己不断尝试之后觉得可以上桌的 

加上一整个新年都是大鱼大肉的 偶尔的清爽炒米粉 反而更得人心

 

绍兴炒虾子 加上冬粉铺底 吸满鲜虾汤汁 味蕾丰盛层层口感 


算是一组合作菜肴 超人姐姐一盘说明 我照着烹饪 


毕竟对我来说 菜肴解析说明还是比数学来的易懂多了



普通家常菜 吃的是个人用心准备 餐馆味道虽然很超越


千遍一律的美味再顶级都有着经济的味道 


唯有自家的虽然称不上台面   是粗糙却充满用心的精心准备 也不失为水准一说


 不是所有的用心都可以共享的 家人之情特别就在于前世修来 


感恩疫情 让我有了不一样的体会认知 


感恩真的不是随口说说而已 而是愿意付出行动 



除夕前正式解放 那种忐忑不安让一开始手足无措的我


开始适应时间原来慢下来是那么样的感觉


疫情再可怕 生活跟经济脚步也真的是停不下来


还是老话一句 有头发谁愿意做癞痢 无法取之平衡唯有小心翼翼的做好自身防护


虽然再小心 病毒毕竟不认人 该面对的还是遇到了 


正能量虽然耳边不停围绕 可是做好输的准备又何尝不是正能量


好过看到身边的人毫无预警的还是准备好好的跟自家人好好的过度华人新年


防不胜防应该就是这样的感觉 无奈 冤枉 难得怨气 却也得接受


擦身而过 就应该好好的面对并适应着这还没有完整的杜绝方案 


内心的建设再强壮都还是避免不了突如其来的大风 偶尔伤了屋瓦 修复是必然的


除夕年夜的解放让我对家人再一次更是打从心底的珍惜跟呵护


虽然我怎样都不会明白还是很多人没有认真去 体现疫情给了我们很微妙却很渗透的情感交流


除了珍惜当下 选择命运给我的福气 剩下的要用心呵护努力维持


人情本应该更加显现 想当然尔 还是有很多因为太常相处而无法相处的 无法容忍


我觉得自己是幸运的 却也更加坚信自己过去的努力坚持没有白费


起码跟超人家人的情感已经真的是融入成为一家人的侃侃而谈 自在不约束


婆媳关系是一门很沉重的课业 这就是那天我跟一个很重要的人说


也许在很多的人的眼里 我不完美 


身为女儿 姐姐 妻子 妈妈 媳妇 老师 朋友 给自己不差的分数却也一定不会是八十分


可是起码 我不完美 可是我很完整 起码我科科及格 


看在很多人眼里 我就是那么样 低调不显眼 可是我在人情 情怀这方面


说不上是如鱼得水 起码在每个人心中是存在的 存在很重要吗


存在是被看重 是因为我注重并认真对待属于我的亲朋好友


双重身份 面对网课

Monday, March 8, 2021

2 comments

 

每次看到网课不同的声音 大多数是选择不去看的


可是当我选择不去看的时候 却会很多人因为你的身份忍不住会跟你叨念几句


耳朵就是这样展开着的器官 所以就算我真的觉得自己不予理会


还是把很多不是那么上心的话 通过耳语收进心里


教育部不予置评 因为那不是通过理解和包容的领导世界


不管怎么说老师也的确是与打工族群无异 现在很多报告表跟好多年计划法真表 


所谓的表格 让老师跟学生的关系少了温馨友爱 而隔了很多毫无温度的A4纸张


很多学生不再给予适当的尊重 因为他们是教育部的客户 


也许很多人不知道 客户是需要被讨好 以便顺利完成业绩 


多说无谓 只是纯悴的抒发心情感受



这就是为什么我兼顾教师跟妈妈这个身份 总是很严厉的告诉孩子


不管你喜欢与否 我不会因为爱你而讨好你 教育本应带着适当的责备


爱的教育 是应该有原则并附带着底线的


毫无底线的说爱 本身就是避免争取跟放弃说教的权利


爱是需要责备的 因为人无完人 过度取悦 过度说爱 就是过度的放肆



对于那些肯直接点名孩子 缺席 功课不完整的老师 我是给予一定的尊重


在这个过度吹捧自由的国度 愿意正面面对父母并尝试沟通的


绝对是负责任的老师 语气跟交流过程就是另一个层面的探讨



那天当孩子被老师点名 马上监督孩子把课业补上 


告诉老师会给予完全的配合 那时候我看到你的眼里闪过一丝不满


后来我认真的设身处地的站在孩子的角度 才发现他们会觉得是老师告发


除了被告发还多少夹带着被妈妈发现的尴尬 还得立马补上本来就不是很想教的课业


种种情绪一锅在碗 孩子根本无法处理 而我当下就很严厉苛责更是激发了孩子内在的不满


这是站在老师的立场



也许本身就不是那种温柔性格 不是也许 其实就是臭脾气


在孩子被我罚站在反省角落的时候 眼泪大颗大颗的流下 给她冷静下


冲动是魔鬼 我真的很想给她藤条伺候 


冷静了之后 才好好的跟她谈谈 其实很多父母真的以为孩子说了就不会再犯错


其实不是的 我们成年人都会忍不住某种欲望 而失控 


所以陪伴孩子度过所有的犯过 并坚持机会教育是很重要的


这时候我会真的站在妈妈的立场解释着 老师愿意花时间并不顾父母开心与否


而并不是秉持着多一事不如少一事的面对学生不交课业的问题


就是愿意负责任的表现 这是很值得珍惜的


当然也许很多人并不知道很多父母在面对老师上前交涉而一股脑的帮着孩子说话


还有一大堆藉口 甚至挂掉老师电话 那种打压的无力感


让现在的孩子已经失去对老师的尊重了 


学校就是孩子的小型社会 如果现在的孩子都无法尊重老师


那么他日 自尊看跟自由看的比天还大 那么自重也就失去平衡了


跟孩子说 今年疫情虽然还是继续 可是不可多得的好老师都被遇上了


难得幸运眷顾 我们就应该珍惜并赋予认真学习的态度 


记得有本书是那样说的 大海那么大 海底很漂亮 除了很多奇特海底生物


当然也是难免会有很多污染环境的垃圾 


是好的老师就应该追随 不应该一竿子打翻一船人


这是难得抚慰我在身为妈妈老师这段时间的挫败感 


话说 不要求互相体谅 起码也不要是互相攻击 


起码也让孩子知道 为别人心情让路  给自己留下更舒服的空间



戴口罩 口沫不再横飞

Wednesday, January 13, 2021

0 comments

 

没有最坏只有更坏 可是我坚信再坏更坏 


时间还是会一副老神在在的把我们带往下一步


现在脑海里的那个画面就更加明确了 那个时间先生对于我们小题大做的窃笑


去年我以为是最坏的 可是已经过去了 那时候的自己也撑过来了 


考试再升级 就代表我们要继续努力 不是努力不够 只是有时候我们必须接受辛劳当道的年代


所以我要把它(时间先生)想像得帅气一点 再讨厌还是要有脸蛋支持


有人问我说 为什么觉得它是男生不是女生 我接受不了被很漂亮的女生牵着走


异性相吸 同性相克 这是大家都不愿意承认的内心小调 好啦 就是喜欢帅哥 🆗


所以觉得(都说是想像了)就像电影里的吸血鬼都是白皙大帅哥 让人又恨又爱的 


也许我们过度放大了内心不舒服 (不爽)的快感 而忽略了身边很多需要感恩的幸运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兼顾老师跟父母这个角色


因为是老师的孩子 态度跟课业都会被无限放大而引发孩子更多的不满


在我发现出门在外有人喊我汉娜妈咪时候 脑袋从刚开始的无所适从


到意识到彼此不知道对方的名字 而我们是因为孩子而结交的朋友 不算是朋友


直到有一天孩子跟我说她反应不过来 当人家叫她 Dayana的孩子 


(那时候我很希望自己戴着口罩)


我就会告诉孩子在安全的范围里 可以大方表明自己的孩子


甚至我们很多时候都忘了强调自己的名字 因为被身份标签了


有问题吗 没有问题 这全属个人接受程度 所以千万不要以为对方是因为高冷还是没有礼貌


我也是花了很多时间才接受自己另一个身份的名字


当然也是有那种生人勿近的啦 尤其是我赶时间的时候另当别论


所以每当我询问学生家长名字的时候 有些会很自然的说我是某某妈 


甚至有遇到过几个说 很少人会叫我名字 当然如果对方介意的话就不勉强


毕竟提醒自己是谁 跟身份是不冲突的 只是我还是喜欢自己的名字 


(而且巧合的是 遇上了一个夫姓一样的超人)


孩子也是那样说的 


所以就让孩子是孩子 父母是父母 你是你 我是我 不清不楚就不如花点时间搞清楚


其实很多人不知道 我也不希望是老师妈妈 因为人家也是会把我放很大


大家只知道老师的孩子多么可怜 其实有老师的孩子也有难处欸


比如下课之后 你的行为举止会被无限放大 某某的妈妈是老师可是你看她


啊不然就是好像被政府委任做人类行为学调查那样问孩子 你确定你妈妈是老师吗


(那时候 她很希望戴着口罩)


后来我才发现某些领域的老师被视为爱玩 他们是不会承认你时尚 只会否定你


如果确认了你的确是教育界委任的老师 好啦 就会开始后面一连串的


做莫你妈妈那样的 老师可以这样穿? 老师可以这样那样 


端庄得体在工作时段是一个老师对自己最大的专业负责 


不需要物化但是个人喜好实在是无法讨好所有人


这一点 我非常清楚 也确信自己给了孩子足够的价值认知 无法改变的是身份


老师是我暂时还没有要改变的身份 所以想法配合尊重很重要


对于他人调侃 孩子从小就被训练 毕竟我无法时刻陪伴左右


所以有刻意提前跟她讨论有可能会因为妈妈被质疑而感受到的不安或是难堪


人言可畏 人云亦云 所以防范并应该强化的是我们的内心 


偶尔玻璃心 被扎了几次记得那时候的痛 那时候的不舒服 就应该要强大自己的想法


因为闪避不了 才要积极加强自身防范 命运这回事虽说谁也躲不了


起码日后可以踏实的告诉自己我们已经尽力了


而不是在事情发生之后 悔意绵延不只是生理上的痛 更是精神上的自我苛责


选择放过自己 把目标放在更需要我的地方 而不是放眼去不断跟着数据起落


你有考虑到你心脏的感受吗 它足够强大吗


与其不断埋怨到不住专注自己之前可能误以为自己很专注的部分 


不是假装不以为意而是那么多前线专业都抵挡不了 


戴口罩可以预防 但可惜戴口罩制止不了很多急于发表的口沫横飞


(这时候 你应该戴着口罩)


戴着口罩的确大大的抑制了我想不断说话的欲望 因为对方很多时候也听不清 


在一秒考虑拿下口罩 那索性就不说话 如果不说话会保命 也顺便消毒了很多恶言相向


公共意识跟责任提醒我们 大家都不要不觉得自己很普通 自由诚可贵 生命价无限啊


起码在愿意付诸关爱我的人 我很特别


在有效的时间里 在无法避免的疫情里 做好自己的本分 守住自己的小家庭


剩下的就交给应该负责的 我们负责我们应该负责的


之前是我任性我负责 现在是不任性 我还是负责 



公民意识再不够严谨 那么接下来就需要戴面罩了吧